第35章 泡沫
    这样的女子,是极有底蕴的

    她不知道,当年兰家姐妹两个,是京城出名的求娶的人不要太多

    而就算是雁家老夫人王氏,其实也是出自大族,只是她的族不在京城里

    所以,就算是兰氏早逝,雁南归家教也不会差

    原主也确实潜移默化了很多东西,可其实现在的雁南归,更多是的沉淀,来自于前世,以及那漂泊岁月

    “罗姐姐喝茶”雁南归笑着道

    正是落葵几个奉上热茶

    是刚煮好的枸杞红枣茶,冬天喝着最好了

    罗良媛刚喝了一口就笑道:“这可是好东西这枣子是从甘洛送来的吧?甘洛枣?”

    “罗姐姐这么厉害么?我都不知道”雁南归笑道

    “也不是厉害,我的家就在那里,就在甘洛府下面的县里你不知道,甘洛府的枣子好,可最好的,就是这种个头不算大,可味道极好的这样的枣子,一般都送进京城来了旁人也吃不到”罗良媛笑了笑

    “这倒是,这天底下的好东西,总是要往京城送的”雁南归没太在意这个明显就算是送进了京城里,也不是哪里都能分到的东西

    “也是,你我在这太子府上,也算是能品尝天下的好东西了”罗良媛又喝了一口

    “姐姐是有话说?瞧着,有心事的样子”雁南归问

    “妹妹想必知道,我去年流产了一次”罗良媛摇摇头:“我知道自己有孕后,百般小心,万般注意不足三月,不敢说出来可还是无缘无故小产了,依旧是前几日被赶走的那个府医,只说是坐胎不稳”

    她哼了一声:“就好像这后院女子怀孕流产就都是坐胎不稳最后查来查去,也没结果只是我自己疑惑,赶走了两个丫头”

    “我看今日,这丁昭训小产,也是不会有结果了”

    “是啊,谁在意她小产呢?”雁南归嘲讽一笑

    太子妃在乎的,是能不能借机打压叶良娣

    苏良娣也是一样的想法

    而太子如果在乎,丁昭训就不会这么轻易流产了

    皇后更是不会在乎,她大概只想叫叶良娣生下长子

    虽说嫡庶有别,可庶出也可以变成嫡出啊

    大家汲汲营营,不都是为了这些么?

    所以,这件事,要么随便揪出一个人背锅,要么就这么沉了

    而叶良娣被摆了一道,显然这件事不是她做的

    那么,不管是太子妃,还是苏良娣,都没法叫她背锅因为她背后有皇后,有叶家

    而能伸手做这件事的人……

    这便是罗良媛来的缘故吧

    果然,这府上,聪明人永远比傻子多啊

    “妹妹聪慧,我出身寒微,不及妹妹只是战战兢兢做了两年的良媛,也未见得就能坐稳了”罗良媛叹气

    “罗姐姐不要担心若是有什么事,你去求殿下就是了”雁南归笑道

    罗良媛不解:“殿下只怕……不会管”

    “罗姐姐,那我就爱莫能助了”雁南归笑着道

    罗良媛蹙眉,又松展,却忽然笑了:“妹妹果然聪慧”

    “姐姐客气了”

    两个打了一会机锋,罗良媛就走了

    雁南归送她到了门口,见她远走,才轻笑摇摇头

    几个丫头都是不解的

    不过,雁南归没必要解释清楚

    而另一头,罗良媛带着自己心腹丫头回到了停风苑里

    更衣上茶后,丫头织玉才问:“奴婢怎么就没听懂呢?您与雁良媛说什么呢?”

    织玉是跟着罗良媛来的,从小伺候的丫头,自然忠心

    也快人快语的

    “她是提醒我,有我爹,我就没事”罗良媛叹口气:“此番出事,叶良娣有人保护,自然不会被强压着承认苏良娣不能倒,余下能有能力做这件事的,无外乎就这么几个人从哪里看,都是我最弱势”

    她咬唇:“要是众人博弈到了我这里,我是撑不住的”

    “那您去雁良媛那,是觉得她也可能被构陷?那万一……万一就是她做的呢?”

    “不可能,她和我一样,都没必要做这事”

    “那……真要是有人污蔑您,您求殿下有用吗?”织玉担心道

    “应该有吧,你要知道,我进府之前,我爹只是个县丞,你能想到我进府就是良媛么?”

    织玉恍然大悟:“是啊,如今,老爷已经是费城太守了”

    这说明什么?说明太子殿下看上了的,是老爷的才干

    既然是这样,那么他就要保护罗良媛,至少不能叫她被随意构陷

    这头,主仆两个松口气

    而雁南归此时,闭目假寐,想着舒乘风这棋子落的好

    这位罗太守,绝不是唯一一个被太子看上的地方官员

    是啊,京城中,陛下围追堵截,太子想要拉拢人是不容易的

    可要从地方下手呢?

    他从几年前们就培植起罗太守这样的人小官员

    看似不起眼,可这样不起眼的卒子多了之后呢?

    等有那么一日,聚集的足够多呢?

    而且,小卒子,是能成长的这不是,县丞就成了太守

    那太守,又会成为什么?

    这样的卒子,还有多少个呢?

    正在琢磨的时候,外头人请安声音传来,是太子来了

    雁南归起身,太子已经进来了

    “怎么大白天的躺着?不舒服?”舒乘风笑着问

    “没有啊,只是无聊殿下这时候来,是刚下朝?”雁南归问

    “嗯,下朝回府,又处理了些琐事”舒乘风道

    这琐事,想必就是府中事

    “殿下辛苦”雁南归给他倒茶

    “怎么棠儿不问问我这是什么事?”舒乘风接了茶

    “殿下如何知道我不问,这不是还没来得及呢?”雁南归笑着坐下

    “那殿下处理了什么事?”

    舒乘风看她做戏没拆穿:“丁昭训叫人买药的药铺伙计招了,说自己放错了一颗药丸当时正在整理药丸,一时走神,就放错了”

    “那这伙计也真是该死,这药是什么东西,能轻易乱来么?”雁南归摇摇头

    也不拆穿这个泡沫一样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