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0、曼谷大街
    九零年代,地皮这东西,只要你有钱,想买一块地就像路过冷饮店买冰激凌一样简单

    很快就选好了厂址,初期的基础建设由宝特集团负责,随后,会有美帝来的建筑设计师加入

    新厂子盖着,车子卖着,秦著泽想出国走一遭

    是时候走一趟东南亚各国了

    根据前世对经济格局的掌握,东盟各国的汽车市场空间不小,特别是在80年到90年之间,亚洲四小虎经济快速发展

    人口购买力增速明显,但是制造工业相对滞后,恰是把汽车销售植入的最佳时机

    ……

    “卧槽,人yao漂亮到如此变态,难以置信”叶修大大咧咧地笑着,大声说道

    在他曾经看过的小黄书里面,有过人yao的描写,但是,看书和看人哪能一样呢?

    三个人yao经过身边时,叶修目光随着她们移动

    颀长的身材,大长腿,漂亮的脸蛋,浓重妆容,比女人还挺还大的**,要不是吊带彩色长裙下摆在走动时暴露出大脚丫子,真的以假乱真,会被以为是姑娘

    当然,叶修没长着火眼金睛,他是听翻译小声介绍时,才知道被他一直盯着看的三个姑娘原来是妖

    据说,来泰国,要是不敢上军事政.变,算是白跑一趟,因为泰国的军事政.变非常频繁

    当然,没有愿意赶上政.变,躲还来不及呢

    来泰国观光或者来办事顺便观光的人,一定要看看泰国的人yao表演

    就算因为日程紧,中介也会极力建议到剧场看一场

    现在,秦著泽有叶修和秘书陪着,正在保镖簇拥下走在曼谷大街上,朝蒂芬妮剧场走去

    “先生,嘘,您小点声音”翻译兼导游低声劝胖子

    他担心叶修会招来一顿暴揍? 泰国虽是旅游胜地? 但是乱的很,本来嘛? 凡是旅游城市和旅游景点? 有哪个不乱呢?搞不好,就会惹火烧身

    “没事儿? 这里又没有人懂我说的话,他们咪咪咪地像是蚊子哼哼? 我说的可是华语”叶修还是大大咧咧? 没拿翻译的话放在心上

    “可不是哟,先生,在泰国的华人非常多,懂华语的大有人在? 看着这些妹妹好看? 可以多说一些溢美之词夸夸她们”翻译言外之意就是叶修别在这里爆粗,你以为你站在你家房顶山往下撒尿尿路人一脑袋,然后,你提溜上裤子腰带一系不承认是你撒的就完事儿呀

    “本来就是变态嘛,我又没有说错”叶修认为翻译导游是在教训他? 他不爱听

    你个臭翻译是我们花钱雇来的,做好你的翻译当好向导就完了? 哪来那么多逼事

    叶修翻瞪大白眼瞅翻译

    这时,恰好有两个单掌竖在胸前的年轻和尚? 嘴里念念有词经过

    可是,随后? 两个和尚快步追上前面的三位人yao搭讪

    叶修嘿嘿乐了起来? “这个国家处处奇葩? 真能逗死人”

    “咳”秦著泽嗓子眼儿里使动静,沉声道,“二修,不得瞎搞,要懂得尊重”

    听到秦著泽发话,叶修立即像是泼猴见了如来佛祖,咽了口空气后,嘴巴老实了,眼睛依旧淫光闪烁

    越是走近大剧场,人yao数量越多,令叶修有些目不暇接,喉头乱动

    秦著泽来蒂芬妮剧场,可不是来看人yao表演的,他作为甲方过来谈判

    乙方首脑提出到蒂芬妮剧场见面,秦著泽客从主便

    按照乙方联络人的话来讲,把见面地点设在蒂芬妮大剧场,是乙方首脑礼遇秦著泽这位华国富豪

    在泰国人的接待概念里,请远方来的客人欣赏着顶级人yao表演谈事儿,算是比较高的礼遇

    同时,也说明乙方首脑出于大隐隐于市的考量,乙方首脑是军界人物

    牙子没有跟着秦著泽一起,而是约好了在大剧场门口等着秦著泽一行人

    秦著泽今天没有让六大保镖穿统一的标配西服,让他们穿了比较休闲随性的当地服装,武器藏于宽大的衣服中,别人不仔细分辨,会认为他们是一群来曼谷旅游的观光客

    秦著泽不想招摇过市,在这个没有把淫和色列入伦理道德的国度,繁华鲜艳的背后,一定是暗流涌动,黄.赌.毒在华国被严禁,在小乘佛教的泰国却可以被宽容,能不乱吗?

    低调一点好,越平常越安全

    咱是来卖车赚钱的,不是来冒险冲大个来了

    今天会面的乙方,也令秦著泽格外小心

    跟军方打交道,秦著泽知道其中凶险几何,可是,停放在宝特公司一百多亩停车场上的上万辆新皮卡卖给谁,军方往往是大卖家,在伊拉克两次订单卖出三万辆威龙皮卡便是佐证

    秦著泽愿意冒这个险

    在曼谷夜景大街上边走边逛了二十分钟后,有翻译带领着靠近了蒂芬妮人yao 表演大剧场

    抬头看去,剧场门脸的霓虹装饰灯非常夸张,五米多高的人yao海报冲击着过往游人的眼球

    “东家,就这个剧场,在旅游旺季一晚上的收入能达到二百万泰铢”翻译推了推近视眼镜,抬手指着剧场为秦著泽做着介绍

    从曼谷大酒店出来之前,秦著泽对翻译有过嘱咐,不要他在公共场合称呼他的名字,最好姓氏也不要说

    一路上,翻译要么不称呼,如果称呼就叫东家

    叶修马上翻动香肠嘴问道,“一晚上二百万,来钱好快呀!”嘿嘿一笑问道,“是不是不止表演”嘴上问着翻译,叶修肉眼泡子里闪烁着坏气

    刚被秦著泽说过没脑子,叶修这次哑着嗓子小声跟翻译说

    “先生,二百万泰铢,合成rmb,大概四十万左右”翻译解释,他认为叶修不懂汇率

    蒂芬妮剧场每晚的开支也是巨大的,当红人yao歌星和舞蹈明星,一次出产费价格不菲

    叶修转动玻璃球一样的眼珠子,想想晶悦在帝都车展上一天收入高达千万,鼻孔朝天,不再认为一晚四十万叫钱

    “沙姐在那里”来到剧场门口,翻译踮起脚,目光在人头攒动中逡巡后,指着一个方向道

    中介沙桂洁,和秦著泽同机来曼谷

    乙方靠她联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