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云诡波谲(新书求推荐票)
    小雨和钟小妹刚要重新就寝,突然.....整个钟府剧烈的晃颤了起来,且愈演愈烈,屋子东倒西斜,桌子也掀翻了,东西撒了一地......

    眼瞅就是地震的节奏,与此同时,一连串儿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传来......仿佛山体内部炸响了惊雷.....轰嗡的回音颤荡不绝!

    “娘子!这......?”小雨惊愕坐起,背靠着墙面

    “相公勿惊!”钟小妹用胳膊护住小雨,镇定自若道

    “轰隆隆......咣咣咣!”

    山谷内部,爆破声不断,接着.....就听见钟府内外,山呼海啸般的响起了喊杀声,纸窗外清晰可见鬼影凌乱,仿佛山谷地狱中的群鬼,造反了一样!而钟府内外,亦是骚动不已,各种听不懂的怪叫此起彼伏!

    “娘子,到底咋回事?”

    “相公,有妖魔杀来了,哥哥正带着阴兵们抵抗,看来.....不用等到明天晌午了,我现在就可以带你还阳!”

    ......

    说罢,钟小妹直接背起小雨跳下了床!

    “娘子!”

    “抱紧我,不要乱动!”

    “好!”

    .....

    说话间,钟小妹的盖头突然撩起变大,像是桌布一样,直接从后面蒙住了小雨,将他包裹其中!

    小雨.....也终于看见了钟小妹的后脑,虽然不是正面儿,但云鬓盘叠,乌发反绾,插着金玉凤钗,和古装剧里.....那些名门贵妇相仿,而且.....似乎更多了一番雍贵和华美,并非想象中那骸骨枯发的模样!

    钟小妹腾空一跃,背着小雨直接撞碎了屋顶,飞窜上天,急速的翱翔,小雨感觉.....一如她哥哥把自己抓来时那般,身子轻飘飘的,感受不到一丝的重量

    趴在“娘子”的后背上,被盖头挡住,小雨看不见周遭的情况,只有轰隆的雷鸣和鬼哭狼嚎声不绝于耳,还有兵刃交加的金铭铿锵!他低头往下瞅,却震惊的发现......这盖头下的景致,怎么有点儿不对劲儿呢?

    来的时候,小雨被钟馗背着,穿过层层云霭,到了一处险峻的大山之前,山上光秃秃的,除了锋利的砾石巨岩外,并无草木

    山脚下有一个石洞入口,骑上高头大马,小雨是一路被送到钟府门前的,沿途的景致,他都一览无余,什么血池,火场,凌迟台等等等等,行进了许久......才来到了洞穴底部的钟府大院前

    可以说.....整个钟馗的家,是位于一座被掏空的.....形如窝头状的山体内部的,里面“别有洞天”,是属于钟馗自己的小地府

    可是,现在低头往下看,郁郁葱葱的高树,平缓的山坡,满地堆积的落叶,这里.....也不像是钟府的外围啊?倒有点儿像......自己刚刚穿越来的林子!

    小雨越看越像,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儿,难道说.....钟小妹的飞行速度,和孙悟空的一样,可以一个跟头十万八千里,直接把自己从阴间送上来了?

    可她哥哥当初背自己来的时候,可没这么牛逼啊!那可是在阴间“平流层”里飞了老半天的!

    小雨继续低头观察,虽然说.....视野角度有限,但应该没有看错,这就是之前的山林,他甚至都瞅见了,那通往伏凤镇的官道小路了......

    这是要把自己往哪儿送呢?还是那个钟馗庙吗?

    正在胡思乱想间,突然.....一道强光袭来,穿透盖头,刺得人睁不开眼,但听耳畔钟小妹一声痛苦的吭哧,小雨身子直接落空.....像是从悬崖上掉入了深渊,无底线的下坠!

    “啊.....!”惊魂丧魄间,小雨失声大叫,然后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

    “哇!哇哇!哇哇哇!”

    一声声难听凄厉的乌鸦叫,唤醒了小雨,他睁开眼,但见周遭已是天光大亮,自己还是在那破庙之中,骑着钟馗像宽厚的肩膀,搂着人家的大脑袋.....

    清晨的空气,新鲜凉爽,夹杂着腐尸发酵后特殊的腥味,还有草木的清香,混在一起格外“提神”小雨的理智.....也像是海绵吸水一样迅速的回充大脑!

    原来.....是一场梦!自己昨夜居然没死?小雨唏嘘间阵阵恍惚怅然

    感觉手上有啥东西,定睛一看,吓一大跳!原来.....竟是那钟小妹送自己的“定情之物”,一根三尺多长的“上吊绳儿”!紧张的小雨手猛一哆嗦,直接把它扔了出去!

    妈的!晦气!小雨脑子嗡嗡作响!这.....真的是场梦吗?还是真的丢魂儿了?怎么这倒霉绳子,也跟着一起“回来”了?

    现在的小雨已经清醒,完全是正常人的思维,和梦境里自然不同,看见这吊死人的绳子,还是老尸的,恶心到了极点!

    哪知.....那绳子被甩出去后,自己又飞了回来,重新缠上了小雨的手腕,绳头乖乖的搭在手心儿里,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

    小雨的心猛一咯噔,紧张的咽了口吐沫,大脑陷入了急速的运转中!

    理智告诉他,不可马虎对待.....这东西还是个粘毛赖呢!万一自己强行抛弃,说不定会惹来祸端!

    真是直娘贼!自己怎么摊上了这买卖?难道说,这.....就是那黑猫口中,所谓的“好东西”?

    他陷入了冷静的思考中......

    抛开钟小妹什么“定情之物”的这层关系不提!单说这钟馗庙,十年前还是庇护一方的神祗道场,然而.....一场地震之后,就变得六亲不认了,到处害人许许多多的老百姓或在家中悬梁自尽,或吊死在拜谒钟馗天师的路上,跟这根儿上吊绳有没有关系呢?

    这根油黑油黑的上吊绳,会不会就是这一系列惨剧的祸根?他娘的能自己动?估摸已经成精了吧!

    小时候,小雨听老人们讲......说是一些上了年头的东西,是可以成精的!不局限于什么猫啊狗啊,黄鼠狼,狐狸之类,一些老的物件儿,比如乐器,笔砚,甚至桌椅,都有可能成精,是以为.....物化妖!

    这种非生命体的精怪,更加难缠邪性!

    这上吊绳儿在自己的手里,说明是“相中”自己了,可昨晚为啥不吊死自己呢?难道.....钟小妹所说,全是真的?

    现在小雨完全醒了,越想越觉得那场梦扯淡!甚至毫无逻辑!人海茫茫,为啥就偏偏找自己做相公呢?这院子内外吊死的老百姓,会不会都曾经是你的“相公”?

    可是里面.....也有不少老幼妇孺啊?

    前前后后的疑点太多,光怪陆离,实在是理不出个头绪来!

    不过还好,自己没有死,总算是把小命保住了,能过一天算一天!如果那钟小妹所言不虚,那这绳子......说不定真能帮自己抵挡“亲嘴狂魔”的追杀

    摩挲着这根儿油乎乎的上吊绳,大拇指粗细,坚韧无比,油光锃亮,像是灯芯儿一样,真不知道.....它是不是尸油泡出来的?就那么松松垮垮的缠着手臂,赖上自己了.....

    钟馗庙的八扇大门齐齐的开着,阵阵的清风不断涌入

    昨晚庙内发生的一切犹在眼前......当时,这些门都是关闭着的,钟馗的大脸突然出现,堵在门外,眼珠子还偷偷的往屋里偷窥,甚是吓人!然后,直接吹开了庙门将自己掳走......

    这些.....到底是虚幻呢?还是现实?会不会是自己在极度困倦的状态下产生的幻觉?小雨说不清!不过.....经过这一夜的“深度昏迷”,他感觉自己是睡够了,精力充沛,脑子好使多了,只是腹中饥饿,想找点儿吃的

    跳下了钟馗的雕像,小雨走出殿外,当他看见.....院子高树上,挂着的那两串儿“风铃”老吊爷时,不禁倒抽一口凉气,整个人愣住了!

    但见....在左边的那棵高树之上,又多了一具“老吊爷”!而且,是新尸体,并非那种烂尽的骸骨状!明明.....就是昨天晚上新挂上去的!一群乌鸦正站在它的身上,不停的啄食着

    小雨又回想起来......昨夜院外那神秘的脚步声,莫非.....是他?大半夜跑到钟馗庙来上吊?

    不对!小雨仔细观看那个“新吊爷”,发现.....这人儿虽然没有腐烂成骨,但也绝对不是新鲜的尸体,不像是只死了一晚上的!身上很多地方还有泥土......

    天呐!小雨一下子想明白了,原来.....是它!

    记得刚来到这个世界时,死人堆前,看见的那个踉跄忽至,脏兮兮,眼黑唇紫的死人老头,就差不多是这个德性!

    那老狗日的跑到诸多士兵尸体前,献上“初吻”后,一股死气就在死尸之间不停的“击鼓传花”......

    现在,竟又换了“新颜”!果然跑到这钟馗庙......来追杀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