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你算计老子
    赵青菱看着就心疼得不行,“大师,您轻点,轻点,我家姑娘才六岁,还是个孩子呢,受不住啊”

    “她晓得疼是好事,说明她的筋脉还没堵严实丫头,想快点站起来就得忍得下这个疼”澄空拿出倒拔垂杨柳的气势,又在姜留的两条小胖胳膊上扎下十几根银针

    她想站起来……但她忍……不下姜留疼得眼泪哗哗直流,若不是舌头不利索,她现在定要骂娘了

    疼到后来,姜留的意识都模糊了不知过了多久,她清醒过来时觉察不到疼,却发现对面榻上的亲哥正盯着她看

    他人不大,眸子像寒潭,又像她坠江穿越之前见到的江面,看似平静却蕴藏着无限杀机,让姜留心生恐惧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动也不能动的姜留努力扯动嘴角,缓缓露出示好地笑脸

    在娘亲的鲜血和漫天的火光中清醒过来的任凌生,见对面榻上躺着已个胳膊上插满银针的刺猬娃娃被汗打湿的头发贴在她白胖的脸上,她应该很难受,却冲着自己笑,虽然很丑,但却那么努力地笑

    他也努力过,努力想挡住刺向娘亲的尖刀,努力想打倒闯入家里的坏人,努力想扑灭吞噬了爹爹灵位的火苗任凌生越想越难受,泪水顺着眼角哗哗地往下流

    前一刻还凶神恶煞的,怎么转眼就哭上了?努力笑着的姜留缓缓收了笑,想到他的身世,想到自己的由来,心中升起同病相怜的苦楚

    赵青菱推门进来见少爷和姑娘对着哭,欣喜不已,“少爷醒了,姑娘醒了!”

    澄空啪嗒啪嗒地跟进来,先看过任凌生的,再给姜留拔了银针,“今儿就这样吧”

    裘叔和赵青菱谢过澄空,各自抱起自家的小主子回寮房鸦隐想跟着裘叔和少爷,却被裘叔瞪了一眼,无奈接过泼妇怀里的小胖丫

    少将军清醒了,裘叔心中巨石落地,待回到寮房后细细给他讲眼前的局势

    “所以,少爷现在化名姜凌,暂住姜家方才那四肢瘫痪的小姑娘是姜二爷的嫡次女,行六,闺名姜留,现在算是您的胞妹”

    忽遭巨变,才八岁的任凌生正茫茫然无所依时,却听军师说自己又有了父亲和妹妹有了家,很是抵触他只想要他的爹爹和娘亲,想要他本来的家,可爹娘都被人杀死,再也回不来了,他没家了任凌生握紧小拳头,“军师,‘江’是江河湖海的江吗?”

    裘叔摇头,“是姜子牙的姜少爷,老奴现在是姜家的下人姜裘,您唤老奴一声‘裘叔’就好”

    不是娘亲的那个江呢,任凌生失望点头,撑着虚弱的小身板抱拳,颇有几分武将风范,“姜凌多谢裘叔救命之恩”

    见少爷一夕长大,裘叔的眼圈红了,握住他的小手道,“少爷这话折煞老奴了,救您的不是老奴是鸦隐他们拼死带您闯出肃州,是姜二爷将您送到程公面前,是程公妙手回春为您解毒少爷能醒过来,是苍天有眼,是老爷和夫人在天之灵保佑少爷要好好活下去,老爷和夫人在天之灵才能瞑目”

    听到裘叔提起父母,姜凌忍不住又哭了起来,裘叔默默陪着遭逢这样的大难,大人都承受不住,更何况是个八岁的孩子

    许久之后,姜凌才止住哭声哑着嗓子问,“裘叔,姜凌该怎么做才能为父母报仇?”

    “少爷,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咱们的仇家很强,所以您要比他们更强,才能报仇”

    “我会好好练刀马功夫,比他们更强!”姜凌握紧拳头

    “如今四海升平,是文官的天下,少爷若想报仇,除了习武还要习文只要您足够厉害足够聪明,老爷夫人的大仇何愁不报?”裘叔想给少爷个盼头,让他勤学文武艺至于报仇,那是后话,现在什么也没有少爷的身体重要

    裘叔的声音不大,却字字刻在姜凌的心里他要变强!

    姜凌要变强,姜留只想变成正常人第二日,她在寮房内泡黑漆漆的药澡有没有效果姜留暂时体会不出来,但是她鼻子被熏得除了药味,什么也闻不到了

    第三日,姜留被抱到悬崖小的小屋时,肝都是颤的虽然疼得钻心,但姜留咬牙撑着,只是她撑得甚是狼狈

    姜凌在她对面的榻上扎针排毒,也有点疼默默看着姜家“妹妹”疼得发抖、流汗、流眼泪,姜凌觉得她很快会哭闹着不肯再治,但她却坚持了下来

    五日,十日,半月,一月,两人就这样对躺在澄空的小破屋里当刺猬

    姜留初时觉得黑哥哥的眼神吓人,但被盯多了也就没感觉了只是眼见着黑哥哥的伤一日好过一日,自己却毫无起色,姜留有些灰心丧气

    姜凌盯着没精神气儿的妹妹看了足足有一个时辰,才干巴巴地跟她说了第一句话:“会好的”

    原来他不是哑巴啊姜留无力回话,只缓缓眨了眨眼

    这动作很傻,但姜凌却很满足现在还能有个人跟他患难与共,让他幼小的心得到了一丝慰藉

    待到两个月时,受尽苦楚的姜留终于能0.2倍速地使用她的胳膊了!第一次握住茶碗把一口水送入自己口中,姜留哭了,赵青菱和书秋比她哭得还厉害

    对面榻上的哥哥替妹妹高兴,于是他更加努力地看书

    待到三个月时,姜凌终于可以0.2倍速地使用自己的双腿了虽然找不准平衡总摔倒,但她很开心,整天咧着嘴傻笑

    在旁边练武的姜凌很是自然地给她擦汗,姜留仰着笑脸,操着0.5倍速的舌头说,“谢—谢—哥”

    踩着点爬上山来接闺女的姜二爷见着闺女的模样,跳脚了!

    “三个月了,我闺女就这样?”姜二爷吃惊不已这三月姜二爷虽没上山,但山上一直有消息送下去,说他的便宜儿子褪干净了毒,宝贝闺女也能下地行走了闺女这蹒跚如老妇的模样,怎能算能行走了!

    等着爹爹来分享喜悦的姜留受到严重打击,笑不出来了

    澄空一巴掌按扁姜二孝敬他的点心,“老子说她三个月就能站起来可没说她能完好如初,她站起来没有?”

    姜二爷瞪大凤眸,“你算计老子!”

    “老子算计你什么了?”

    “算计老子帮你养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