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你表哥说的对
    陆惊宴沉默了好一会儿,“哦”了声,把空酒杯递到陈楷面前

    陈楷连忙拿起桌上的酒瓶,给她倒满

    陆惊宴碰了下陈楷的杯子,昂起头吞了一大口酒

    辛辣的液体顺着喉咙一点一点的滑入腹中,咽到一半的时候,她像是被一只手无形的扼住喉咙一样,酒卡在嗓子眼处,怎么都咽不下去了

    她忽然很难过

    这些年来,她都是一个人,她太懂那种被全世界抛下的孤独感了,懂到她早就习以为常,早就忘了难过是什么样的感受

    可是在此时此刻,她就是很难过,一种强烈的酸涩铺天盖地的从她心底一路冲到她的眼睛和鼻子

    她垂下眼皮,静静地盯着手里捏着的酒杯,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若无其事点

    过了半晌,恢复淡定的她转头看了眼旁边跟人正扯皮的陈楷,然后抬起手轻轻地戳了戳陈楷的肩膀

    陈楷飞速的转头:“怎么了,宝贝”

    陆惊宴面无表情的看着陈楷:“我发现你这人挺会过河拆桥的”

    陈楷:“?”

    陆惊宴忽略掉陈楷满脸挂满的懵,慢吞吞的喝了几口酒,斜了他一眼:“就你表哥,对你也挺不错的,你上次带你那个小网友去找人给你打官司,人二话不说就帮你了,结果跨年夜,你倒好,出来浪得飞起,连杯酒都不叫你表哥来喝”

    陈楷:“……”

    眼看着陈楷满脸的懵变成了日了狗的表情,陆惊宴不紧不慢道:“陈楷,你可真让我失望,过河拆桥就算了,还没一点眼力见”

    陈楷深吸了一口气:“陆惊宴,你把话给小爷我说清楚,我怎么没眼力见了”

    “你有吗?”陆惊宴瞥了眼陈楷:“我都提醒的你这么明显了,也没见你现在请人来喝杯酒”

    “……”陈楷很不爽:“陆小宴,我早就叫了,我表哥嫌无聊,不来”

    陆惊宴哦了声,还挺平静的:“你表哥说的对”

    “……”

    “是挺无聊的”

    “……”

    “所以我决定走了”

    “……”

    …

    从ktv出来,陆惊宴站在路边吹了会儿冷风,她本来就没喝多少酒,这一吹身上的酒味彻底散了

    她经常跟陈楷晚上泡在这片区域,对这里很熟,她拉了拉衣服的领子,沿着马路往前走了大概一百米,右转进了光线没那么亮的小胡同,然后停在了一家门口挂着灯笼的居酒屋前

    这家居酒屋老板很任性,每天晚上开张,就接几桌客人,食材用完就打烊

    陆惊宴跟这家居酒屋的老板很熟,她推门进去的时候,里面静悄悄的,只有老板一个人,正在研究新菜

    老板听见动静,抬头看来:“一个人?”

    “嗯”陆惊宴找了个位置坐下:“打烊了?”

    “打烊了,不过有新菜,要不要试试?”

    陆惊宴摇了摇头

    老板给陆惊宴倒了一杯温水,顺势坐在了她对面

    陆惊宴掏出手机,解锁屏幕,翻出盛羡的电话号码,然后把手机推到老板面前:“帮个忙”

    老板还挺上道,听完陆惊宴的话,立刻入了戏

    盛羡电话接的还挺快,老板没等他说话,就出了声:“您好,请问是盛先生吗?”

    “您认识这位手机的主人吗?”

    “她在我店里喝多了,基本上已经不省人事了,你是她的紧急联系电话,所以能不能麻烦你过来把人给领走?”

    电话那头的盛羡,沉默了片刻:“地址”

    老板把地址报了过去

    他话音刚落,电话被盛羡啪嗒挂了

    …

    盛羡来得很快,十分钟不到,居酒屋的门吱的一声被推开

    光线昏黄的房间里有点吵

    盛羡蹙了下眉,顺着声音看去

    只见喝的有点多、醉的不省人事的某人正和一个穿着白色围裙的中年男子在掷骰子

    店里明明就两个人,偏偏这两个人玩出了二十个人的气势

    盛羡:“……”

    盛羡沉默的盯着两个人看了好一会儿

    玩到浑然不觉的两个人,压根没发现店里多了个人

    盛羡清了清嗓音

    两个人没理他,某位不省人事的主跟个野丫头一样,踩在椅子上晃骰子

    盛羡叹了口气,走过去

    随着啪的一声响,骰子被一个茶杯扣在了桌上,陆惊宴道:“2个4”

    老板:“3个4”

    盛羡:“8个4”

    陆惊宴:“总共他妈的就六个骰子,哪来的8个4”

    盛羡:“……”

    老板:“……”

    陆惊宴:“……”

    居酒屋里安静了三秒钟,陆惊宴清了清嗓子,把踩着椅子的脚落在了地上,然后坐正在椅子上,慢慢的抬起头,伸出手撩了撩头发,笑眯眯的撑着下巴冲着盛羡喊了声:“哥哥,你来了”

    盛羡垂着眼皮看着陆惊宴不说话

    老板识相的收起桌上的骰子和茶杯走了

    陆惊宴点了下放在桌上的手机,屏幕亮起,她看了眼时间:“哥哥,来的还挺快,十分钟就到了”

    说着,陆惊宴把脑袋往前凑了凑,正好凑到盛羡腹部的位置,她仰着头对上盛羡垂着的眼睛:“哥哥,你刚刚是不是很担心我?”

    盛羡闭了下眼睛,往后退了一步,和她拉开了一些距离:“走不走?”

    陆惊宴:“啊?不在待会儿吗?”

    盛羡没说话

    陆惊宴往里挪了个位置,拍了拍让出来的空位:“哥哥,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碗拉面?”

    盛羡没坐下

    陆惊宴揉了揉肚子,看起来可怜巴巴的:“可是我饿了,我想吃拉面”

    站在收银台那边正在算账的老板抬了下头:“打烊了”

    “……”

    陆惊宴抬起头瞪了眼多嘴的老板

    盛羡等她瞪完老板,抬起手敲了敲桌子,看着还挺不耐烦的:“走了”

    陆惊宴站起身,跟着老板挥着手说了句再见,然后随着盛羡走出居酒屋

    小胡同里很安静,就他和她两个人

    两个人安静的往前走了几步,陆惊宴说:“哥哥,你不问问我,我为什么要骗你过来吗?”

    盛羡跟没听到似的,没反应

    陆惊宴停下脚步不肯走了

    盛羡站在原地等了会儿,看她大有倔强到底的意思,又退了回来:“为什么?”

    陆惊宴笑了:“因为要陪哥哥跨年啊”

    ps:晚安~这两章字数多哈~补之前少更的~明天继续补~今天的我是为码字闪耀的一天!想抽奖,发现没开通功能,等我睡醒了去找编辑开哈~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