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族宗的执念
    “你看这”族宗对着自己眼睛指了指

    一边说着,只见族宗眼眸微闭,再度睁开,双眼变得血红,瞳孔中三颗勾玉呈逆时针转动

    典庆不明所以,下意识的望向族宗的双眼,两人双目对视

    “幻术——写轮眼”

    随着族宗幻术的施展,典庆脑海中多出了许多原本不属于他的记忆

    从魏庸利用女儿魏纤纤及他们孩子威胁玄翦替他除掉政敌,以及典庆师傅的死,到魏庸与掩日做交易等等事情经过,族宗根据他前世记忆一一传送给了典庆

    幻境中,典庆仿佛经历了几天几夜,而现实中却只过去了一秒

    “这是——”典庆惊呼出身,方才幻境中的一切实在是太骇人听闻了他没想到看似位高权重,忠心耿耿的魏国大司空,实则是个阴险狡诈的小人,因为玄翦爱上自己女儿魏纤纤的缘故命令玄翦替他除去朝中和自己意见相反的对手

    族宗嘴角咧出微笑,淡淡的说道:“是真是假,只能由你自己来评判了”

    与此同时,魏庸已经忍不住了虽然族宗这边只是交流了几句话,也没有暴露出他才是凶手,但从典庆的反应上来看,明显是知道了些什么

    魏庸咬牙切齿道:“给我放箭,射死这几个贼人”

    随着魏庸的一声令下,城楼上万箭齐发,化作箭雨激射向族宗、魏纤纤、玄翦三人

    魏纤纤第一时间挡在受伤的玄翦面前,族宗不由得感叹,真爱啊!

    族宗缓缓抬起了自己的右手,“蓝银皇——开”

    下一刻,深蓝色的光芒骤然涌动,一簇深蓝色的蓝银皇骤然从他掌心生长出来,每一根草叶看上去都有小孩手臂粗细,上面布满奇特纹路

    乳白色的光芒从族宗身上涌出,那深蓝色的蓝银皇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骤然放大,眨眼间已经变成了碗口粗细,宛如藤条一般的存在,上面还附有黑色鳞甲奇特的纹路闪烁着淡淡的光芒,灵动的如同数十条大蛇一般盘旋在族宗身体周围

    眨眼间便将族宗、玄翦、魏纤纤三人紧紧的包裹住,至于典庆,他有披甲门硬功,族宗懒得管他,万一对自己动手咋办

    箭雨激射在蓝银皇化作的屏障上,与蓝银皇上黑色鳞甲摩擦出烈烈火花,箭矢或断、或折、或弹飞,族宗三人毫发无损

    族宗看向玄翦与魏纤纤,“我送你们离开魏国吧!”

    “那就多谢恩公了”玄翦点了点头,族宗所展现出来的力量几乎超乎他的眼界之外

    魏纤纤倒是露出担忧的神色,看向玄翦,“可是我们的孩子”

    “这个简单,我好人做到底”话音刚落,族宗一个瞬身就移动到了魏庸面前,还不待他反应,一拳打中他的腹部将他制服,而后将他带到了魏纤纤面前

    至于周围的士兵们完全被族宗视若无物,一副看傻眼的模样

    魏庸双手捂住肚子,从口里吐出大口的酸水,跪在地上向魏纤纤恳求道:“女儿救我!”

    族宗瞥了一眼魏庸,还真是够无耻的,抬起四十码的脚丫子就往他屁股上狠狠的踹了一脚,“少废话,说,把她孩子抱哪去了”

    魏庸眼睛微眯,本来他还以为对方是要直接杀他感情是要他交出孩子,那这就好办多了,像他这种政客只要是有筹码,那什么事就都不是事

    魏庸道:“除非你们答应我一件事”

    族宗又是对他屁股踹了一脚,这个老头子可是坏的很,听他的准没好事再说族宗可没这么多时间与对方扯皮,一个小时时限都已经快过去三分之一了本来还想放过他的,既然如此,那就让他去死好了旋即将魏庸一把抓住,像拎小鸡一样将他提起,放到自己面前开启写轮眼与之对视,魏庸立马陷入幻术当中

    族宗淡淡的说道:“说,把孩子放哪了”

    只见魏庸双目呆滞,面无表情的回答道:“孩子在.........”

    然后,族宗看向一旁的典庆,“典庆兄弟,我带他们去救孩子了,至于你有什么问题自己去问这老杂毛吧!幻术半个时辰后会自动解开”

    典庆点了点头,双手抱拳道:“多谢——”

    一边说着,族宗脚下魂力汇聚,提着受伤的玄翦与魏纤纤赶往孩子的藏身之处至于魏庸,反正日后会被魏无忌给弄死,早死晚死都一样

    十余分钟后,原著中玄翦与魏纤纤相爱的那处湖泊旁

    看着魏纤纤、玄翦以及被救回来的孩子一家三口幸福团圆的样子,族宗面具后面的脸上露出会心的微笑,或许这也算是弥补了自己前世的一大遗憾吧!

    紧接着,族宗体内魂力运转,汇聚于掌心,一根蓝银皇藤蔓自族宗右手掌心窜出,深入湖底将黑剑捞了出来伸手虚空一抓,系统空间内的白剑也被取出

    看着手中的黑白双剑,随意的挥舞了几下,饶是一向淡定的族宗,也不得不感叹,确实是两柄好剑

    “你们之后有什么打算”族宗看向玄翦与魏纤纤

    玄翦看向魏纤纤,劫后余生,此时又是家人团聚,他没有什么奢望的了,“我想带着纤纤和孩子隐姓埋名,做一个普通人”

    魏纤纤也是附和道:“夫君去哪,我也去哪”

    “若是罗网追来,你们怎么办?”族宗摇了摇头,凭罗网的手段,很快就可以查出他们的行踪,那自己不是白救了吗?对这个组织的狠辣程度,族宗可是十分了解

    “这——”玄翦脸色一僵,对于这个组织他可是十分了解,他本人就是罗网的天字一号杀手若是被找到他或许不惧,可魏纤纤和孩子恐怕难逃一劫

    族宗眼眸一转,若说现在绝对安全的地方倒是有一个,那就是云梦山鬼谷子那里,顺带可以见见青年大叔二叔,现在他们应该还待在鬼谷学艺,只不过到时候估计得费一番口舌了

    族宗道:“我倒是有个好去处,可以带你们去”

    ps:也算是作者的执念吧!本书里面到了一些新世界,会弥补一些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