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七十五章 软的不是脊梁
    三百精壮的气势恢宏,他们都憋了一口气。

    他们此时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让我痛快地去死吧。

    始宁街上死得人太多了。

    只是他们坐视了太久。

    用一句通俗的话说,他们的心里都等得长毛了。

    这个时候,活着就是种耻辱。

    没错,活着就是耻辱。

    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们敢死。

    敢死者无畏。

    无畏,所以强大。

    他们敢在鞑子的刀砍中自己的那一刻挥刀,他们不觉得痛楚。

    他们能在鞑子的刀捅穿自己的胸腹时挤身而进,同样捅穿鞑子的胸腹,他们感觉不到死亡。

    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

    胜利的天平彻底向明军倾斜,这时哪怕是神仙也改变不了这场战斗的结局。

    往往也就是这种时候,在你背水一战的时候,你才发觉,胜利原来并不难,你的收获,比你预计的还要多得多。

    鞑子崩溃了。

    崩溃。

    意味着投降。

    意味着战斗结束。

    意味着原本准备去死的人,不用再死。

    当欢呼声响起,事实上,没有人还能记起第一声欢呼从哪面响起。

    但当欢呼声连成一片时,每个人的眼中都有泪。

    泪为什么而流,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自己还活着。

    不,更重要的是,自己赢了。

    赢了,很重要。

    在这个时候,对每一个人来说,赢,比他们的生命更重要。

    重要一万倍。

    因为这是他们对已逝者的敬意,也是一种对已逝者的祭奠。

    他们可以正视那些未远英魂,而不用低着头躲避。

    他们可以大声地祭告那些英魂,我战了!我战胜了!

    吴争没有受伤。

    但他已经力竭,他在欢呼声响起的那一刻,就倒下了。

    累得软倒在地。

    软的是身体,不是脊梁。

    一个时辰的肉搏战,胜利到来,在场没有人还能站着。

    当吴争平躺着,迷瞪着望着天空时,他心里有一种惊喜。

    我做到了!

    一支拼凑出来的杂兵,干翻了千人鞑子骑兵。

    这足够自己在晚年时,向自己的后辈们炫耀了。

    当然,前提是,自己能活到那个时候。

    但现在,谁都无法去阻止吴争的yy。

    不管你的心中对胜利有多么渴望,当胜利真正来临时,你无法去感受那一种欣喜,特别是对一个领导者来说。

    他能感受到的是累和痛。

    累是心累。

    痛是心痛。

    承担、背负的太多,故而心累。

    目睹着部下的死亡,却无能为力,或者明明可以去阻止,却因为全局而不得不熟视无睹,焉能不心痛。

    只有在经历过,才能真正明白慈不掌兵这四个字。

    千万别认为这四个字是一种情怀,这四个字,更多的是一种无奈,心痛的无奈。

    ……。

    绍兴府乱了。

    乱成了一团。

    没有人会压注吴争。

    这不是他们看不起吴争。

    在听到千人鞑子骑兵进攻始宁镇的消息时,只有傻子会压注吴争胜。

    骑兵在冷兵器时代就是战场之王。

    就象热兵器时代,火炮是战场之王一样。

    稍有军事常识的人都明白。

    一千骑兵,足以对抗数倍的步兵,最后还能将步兵击溃、歼灭。

    吴争,他凭什么胜?

    始宁镇离绍兴府七、八十里地。

    一旦陷落,骑兵可以在半个时辰,不,根本不用半个时辰,就能抵达绍兴府。

    到时,还走得了吗?

    兴、越两位国公的援兵迟迟未到,二千鞑子骑兵一路南下,一路北上。

    谁知道会不会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绍兴府?

    这个问题,不仅在朱以海和朝廷重臣的心里想,还问出了口。

    一旦问出口,就代表着分歧,代表着决裂。

    所以,绍兴府乱了。

    但就象这世上有坏人,也有好人一样。

    区别在于,有时是好人多,有时是坏人多。

    任何时候,都有好人。

    国之将亡,不乏忠臣义士。

    有人宁愿当傻子,他们选择相信吴争,哪怕不信,也当成信。

    譬如张煌言。

    譬如钱肃乐。

    譬如张国维。

    又譬如是朱媺娖。

    张煌言自认与吴争相交莫逆,虽然不能与吴争并肩作战,但不妨碍陪吴争一起死。

    钱肃乐认为,战争总得有人死,可如果人的脊梁断了,那就不如死。与其在逃跑的途中丧命,不如死在大明的土地上,至少绍兴府眼下还是大明之地。

    张国维的心思很复杂,违抗监国之命,去为一个百户殉葬,不值得!

    哪怕自己很欣赏吴争。

    但钱肃乐、张煌言二人的留下,让张国维不能不留下。

    大明亡了,知己就是活在世上的唯一心灵寄托,如果连知己都没了,活着还不如死了。

    所以,这三人留下了,为得不仅仅吴争,更为他们心中的执念——那个曾经辉煌到不可一世的大明朝。

    哪怕已经亡了,但,不可取代。

    朱媺娖从离开吴庄,自暴身份时,就没有想过再离开绍兴府。

    正象她说的,朱家欠明人太多了,欠得太多,虽说债多不愁,但朱媺娖认为,这不妨碍她为朱家还明人一点利息。

    她不为吴争……当然、或许、可能也有那么一点。

    朱媺娖无法确定,不能确定,也不敢确定。

    所以,她必须留下。

    朱以海原本是要用强的。

    没有这些人,傻子都知道自己就成了一个光杆司令。

    可朱以海发觉,他做不到。

    因为他手下,除了王府数百侍卫外,唯一可以依仗的会稽卫所,也指挥不动了。

    廖仲平其实是个忠臣。

    他从来没有想过要违抗监国殿下的命令。

    但这不代表着他认同朱以海的“转进”。

    如果张国维、钱肃乐、张煌言等人不留下,他自然是服从朱以海的。

    可现在,他觉得自己该留下。

    因为张国维、钱肃乐、张煌言等人需要他的保护,长平公主需要他的保护。

    廖仲平想通了一点,他的效忠对象不是朱以海,而是大明。

    在朱以海与朱媺娖和张国维、钱肃乐、张煌言等人之间,他选择站在朱媺娖和张国维、钱肃乐、张煌言等人一边。

    失去了廖仲平的支持,朱以海就无法用强带朱媺娖和张国维、钱肃乐、张煌言等人离开。

    他只能带着十几个朝廷重臣赶往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