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三百八十八章 清君侧,诛奸倿!
    难道真是吴争对自己的实力胸有成竹,根本不担心他们会串连反击?

    钱肃典想了想道:“天色已晚,城门皆已关闭,你我就算想调兵也不可能。我觉得翘恭所言有些道理,这种暴行不似吴争的心性……既然事不可为,与其盲目行事,不如静观其变,等局势明朗,你我再作决定也不迟。”

    夏完淳有些不甘心地道:“可到时就晚了。”

    钱翘恭道:“可眼下,你我还能做什么?你也听到看到了,此时将士们谁还会听从你我的号令?”

    夏完淳转头向前面望去,人群的喧嚣已经到了极致。

    无数地声音在呼喊道:“清君侧,诛奸倿!”

    吴争还在那大声煽动着,“……拥立明君,重组内阁,涤清整治,整饬军队,抵御外辱,驱逐鞑虏,复我河山……灵台无计逃神矢,风雨如磐暗故园,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

    所有人疯狂起来。

    “他是个疯子!”钱肃典无奈地摇摇头道,“应天府要血流成河了。”

    夏完淳张大了嘴巴,呐呐道,“老天知道,他究竟是忠是奸,是英雄还是妖孽?”

    钱翘恭更是震惊地自语自问道:“难道……他真想做个屠夫吗?”

    ……。

    满城大军的调动,无数参与今日洪武、正阳二门前聚集、煽动的文人名士被缉拿。

    整个应天府乱成一团,民众纷纷闭门关窗,躲在门后人人自危。

    都说历史很多时候是因一个无足轻重的人而书写或改变,今日的主角,却不是吴争和王之仁,也不是已经“身陷囵圄”的钱肃乐、陈子龙。

    更不是义愤填膺却无计可施的夏完淳、钱家叔侄。

    而是一个被世人唾弃的“奸倿”——马士英。

    马士英是万历进士、天启知府、崇祯右佥都御史、巡抚,弘光首辅。

    按理,进见长平公主,乃人臣该有之义。

    朱媺娖此时,暂落榻会同桥北的鸿胪寺。

    本来,她是可以入驻宫城的。

    但吴争细思之后,觉得在与钱、陈二人妥协前,朱媺娖还是先落榻在宫城外,不会刺激到钱、陈二人。

    而城中象兵马司、府前卫等地都已经驻囤大量军队。

    为了保险起见,远离这些“乱源”,就将朱媺娖一行,暂时安置于最靠近宫城的鸿胪寺内。

    城中的乱象,朱媺娖已经得闻。

    如果是没有任监国前,朱媺娖心中肯定只有害怕和担心,可是经历了这一年多的时间,她现在心中除了害怕和担心之外,更多的是看到了事情的本质。

    这是一场权利的瓜分和争夺。

    不管是以正义自居的钱肃乐、陈子龙等人,还是以抗清复明号令军民的吴争,他们所要达到的目的,是相同的,那就是主宰朝堂,掌握最大的话语权。

    如果朱媺娖没有经历淳安镇逼宫,她极有可能站在钱、陈二人一边,不是要与吴争为敌,而是她一直以朱氏血脉自居,以复兴宗庙为己任。

    如果任由吴争以军队扫平朝堂,那么不可阻止地,吴争将成为朝廷第一人。

    朱氏宗庙从此将变成吴争手中一杆号令天下的旗帜,随时可以丢弃。

    所以,朱媺娖必须站在钱、陈二人一边,去平衡吴争即将到手的大权。

    但,朱媺娖经历了淳安镇的逼宫,这一次的逼安,让她心灰意冷。

    这一次的逼安,让她明白,什么大义、忠诚,不过是争权夺利、肮脏斗争的一块遮羞布。

    大明亡了,从父皇自尽的那一刻就亡了。

    这个认识,让朱媺娖不再纠结于复兴朱家宗庙,而是从一个亡国者的立场去看待眼前所发生的事。

    既然都是权力、利益的争斗,那么就不必去分辨谁更正义些,谁更邪恶些。

    只要对天下有利、对汉人有利,对驱逐鞑虏有利,她就站在谁的一方。

    很显然,吴争就是她该站的一方,至少他实实在在地光复了九府,而且吴争麾下明军,军纪严谨、作战勇猛,已经有了复兴的气象。

    朱媺娖有了决定,但她却没有能力提供给吴争任何帮助。

    她现在没人没兵,只是一个空有封号的公主。

    但这一切,等到马士英到了之后,就改变了。

    历史,从这一夜开始,真正改变了。

    ……。

    天色亮起。

    应天府已经被洗涤一净。

    至少有千人被抓捕,上万人被牵连羁押。

    就是一场大清洗。

    吴争再次出现在钱肃乐、陈子龙面前。

    这时,已经不需要准备菜肴,也不需要王之仁陪伴。

    “两个选择,附从或者反抗。”

    吴争的语言没有往常的敬称,也没有胜利者的骄狂,而是平静地询问,如同问吃还是不吃。

    这一杯,不是敬酒,也称不上罚酒,但绝对是杯苦酒。

    对钱、陈二人是,对吴争自己也是。

    正如吴争之前让王之仁带的话一样,合则两利,分则两害,这场对决没有胜利者。

    但两害相权取其轻,与其不断将精力陷于内耗,不如快刀斩乱麻,一役毕其功。

    吴争做出了选择,现在轮钱肃乐、陈子龙做选择了。

    看着吴争带来的厚厚的一叠名单。

    钱肃乐、陈子龙哭了。

    不是屈服的眼泪,而是对被他们连累的同僚挚友的歉疚。

    吴争没有劝说,因为劝说在此刻,已经显得苍白。

    这其中没有对错,只有成败。

    “我与二位之间,没有仇怨,但我与二位之间,却有着共同的敌人,那就是北方建虏。本来,我认为我们可以求同存异,但显然,这已经不可能。既然如此,那就凭实力说话。你们败了,就得认。”吴争冷冷的话声响起,“看在钱肃典叔侄和夏完淳的份上,我不会杀你们,你们将被罢去官职,押解回原籍……好生教书育人吧,也算是为天下汉人留下读书种子。”

    钱肃乐睁着老眼问道:“你将如何处置这些人?”

    吴争道:“从者留,不从者流放,反抗者,杀!”

    陈子龙颈上有青筋暴起,他指着吴争骂道:“狗贼!屠夫!奸倿!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