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四百七十四章 劫富济贫之说
    陈子龙发愁道:“据洪承畴讲,清廷已经调集八万精锐从顺天府南下,此时已经到达徐州。”

    吴争一惊,遂请陈子龙派人取来地图,看到一半,突然哑然失笑。

    陈子龙一怔,问道:“镇国公缘何发笑?”

    “首辅可曾证实过徐州有八万清军进驻?”

    “证实过,确有大队清军进驻徐州。”

    吴争点点头道:“那应该是真事了。”

    陈子龙更不解,“那镇国公为何笑?”

    看着这个名声在外的大鸿儒,这个文人一飞冲天,成了当朝首辅,可履历不够啊,才能是有可经验不足,被洪承畴摆布于方寸之间。

    吴争只能解释道:“徐州至长江一线,最多三日的行军路程,若急行军,两日必至。且通道不下三条,为何清军不南下,而要派使团与我朝谈判停战?”

    陈子龙皱眉道:“这不难理解,清廷三个战场同时开战,就算再强悍,兵力也捉襟见肘,与其三面僵持,不如先搁置一方,集中力量平定福建、广东和西北。”

    “不错。”吴争点点头道,“可如果易地而处,换作是我,八万清军已经兵至徐州,何不直击应天府,仗打到这份上,我朝军力已经力竭,想来对清廷不是秘密吧?”

    陈子龙似有所悟,可依旧摇头道:“这倒未必,本相之前已经在应天府征召三万新军,应天府兵力比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虽说镇国公麾下为收复镇江也多有折损,但杭州方向主力还存,清军想以八万援兵南下,恐怕不易吧?”

    吴争苦笑,隔行如隔山,此言真不谬。

    战争如果真是比兵力多少,那就简单了。

    吴争只能解释道:“我在杭州、绍兴两府主力尚在,确实没错,可那是需要应对福建清军突然回击的,且江西、安徽清军对浙东虎视眈眈,不得不防,能抽调的最多不过一万人。而首辅所征新军,守城尚可,野战……说句不客气的,与身经百战的清军精锐交战,那就是枉顾人命。”

    陈子龙面色不虞,不过强忍下来,在他看来,毕竟吴争将来登基为帝,总得给他留点面子。

    吴争却不管不顾道:“清军之所以至徐州驻足,不是因为仁慈,而是因为他们打不动了,没力气打下去了。”

    陈子龙摇头道:“未必,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清廷再怎么兵力捉襟见肘,那也比我朝有实力。”

    吴争真的是有些惊愕了,这些文人一边慷慨激昂地誓言北伐,一边却视清廷为庞然大物不可击败,这截然相反的两种心思、情绪合二为一,让吴争说不出话来。

    吴争是真的不明白,这种矛盾的心理,实际上很正常。

    吴争不再劝说,也不再绕圈子,直截了当的说出了来意,“我想把仪真的明军换回来。”

    陈子龙慢慢收敛起脸上的情绪,默默地看着吴争。

    吴争也注视着他。

    好半晌,陈子龙开口道:“你可知道,换回仪真数百幸存者,那得用数万明军将士用生命换来的战果去换?洪承畴正等着我开口呢!”

    “我知道。”吴争平静地说道,“正因为如此,我才来与首辅商量此事。”

    陈子龙突然就暴发了,他激动道:“和我商量有什么用,你该去与洪承畴商量。”

    吴争依旧平静,“我和洪承畴商量不着,你是庆泰朝首辅,且主持此次谈判,我不找你,找谁?”

    陈子龙激愤道:“知道洪承畴想要什么吗?”

    “请首辅赐教。”

    “他给出了两条路,一是继续维持停战协议,恢复战前原状。”

    吴争嗤声道:“第二条呢?”

    “举朝……降。”

    吴争愣住了,这天下真有如此不要脸的,知道什么叫自知之明吗?

    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竟然想从谈判桌上得到。

    而吴争更惊讶的是,象陈子龙这般人物,竟会为了洪承畴不可理喻的要求而纠结。

    “首辅就没有想过,这些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吗?”

    “本相怎会不知,就算应天府战至仅剩陈某一个人,我也不会答应这种无理要求。”

    吴争更奇怪了,“既然首辅有如此决心,直接拒绝洪承畴不就成了,何须烦恼?”

    陈子龙怔怔地看着吴争,苦笑道:“你……你糊涂啊。”

    吴争是真的不解,自己糊涂啥了?

    陈子龙道:“从绍兴府失守,朝廷转进平岗山,再复归应天府,满朝文武百官已经有半年多没有领到俸禄,而应天府百姓重新南冠,正须安抚,之前新征三万新军,还是陈某腆着脸,求助于城中富商、巨贾才筹措了银子……。镇国公啊,不要再打了,再打……不要清军,朝堂就乱了。”

    吴争沉默了一会,突然道:“首辅所虑之事,吴争不是没有想过,可正值国难当头,我朝官员自当同心协力,共渡时艰才对。将道理与他们说清楚,想来没有人会因此而心生怨怼。”

    陈子龙喟叹道:“陈某之前也是这么想的,以为世人皆与陈某一样,一心以光复宗庙、收复河山为己任。可真坐上了这个位置,才明白……哎,举步维艰哪。”

    吴争蹩眉道:“朝廷真窘迫至此了?”

    陈子龙苦笑道:“马士英执掌户部,他是镇国公的人,镇国公不妨问问就是。”

    吴争信了,想了想道:“既然如此,首辅何不效仿吴争在杭州、苏州之举,向城中富户筹措资金?清廷占了两年应天府,想来投靠清廷的富户绝不会少。”

    陈子龙惊愕地张大了嘴巴,就象见了鬼似的,“这不是劫掠百姓吗?”

    “他们能算是百姓吗?……不过也是,毕竟是京城嘛,吃相不能太难看,这样,以户部名义出凭据,向富商、巨贾暂借银子,等国库有结余之时,再还给他们就是了。”

    陈子龙嘴巴张得怕是口水都快滴下来了,他突然发现,面前这个少年或许真不适合登基为帝。

    自己一时冲动,在朝堂之上的拥立,怕是有失斟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