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五百零二章 马士英遭遇暗杀
    正阳门值守禁军迅速包围各坊,而两个刺客想来早已有了必死之心,在禁军赶到时,双方割颈自尽

    陈子龙闻讯勃然大怒,勒令刑部尚书徐孚远限期破案

    由此,京城鸡飞狗跳,官员人人自危

    可马士英想得不一样,他敏锐地感觉不对劲,此事太古怪了

    马士英有自知之明,以他的才能和在庆泰朝的影响力,还不足以让清廷忌惮,而派死士暗杀

    而朝中清流,也不会、不敢对他下此狠手,毕竟他的身后站着吴争

    可问题是,刺杀真真切切地发生了,自己险些就死于两枝弩矢

    马士英立马猜测到,这必定与之前在荣来酒楼,撞见黑衣人有莫大的关系

    可如今吴争已经离开京城,马士英一时想不到这事该与谁说

    他不相信陈子龙,而钱肃乐与陈子龙走得太近,也不在他的思忖范围之内

    左思右想,马士英选择了张煌言

    ……

    “此话当真?”张煌言听了马士英的话,也不禁毛骨悚然起来,大战在际,朝堂重臣中有清廷奸细?

    马士英道:“马某怎敢以此事开玩笑?之前与镇国公说起过,只是镇国公认为,他眼下筹划之事,就算被清廷知道,清廷也做出改变,所以肃查奸细之事,留待战后,同时也可以此迷惑清廷可现在,马某认为朝中奸细竟可在正阳门外悍然行刺,且差点得手,如果今日不是马某,换作是其它重臣,后果不堪设想!”

    张煌言点点头道:“马相言之有理,这事必要彻查到底……黑衣人是谁,马相可有怀疑的人选?”

    马士英犹豫了一会道:“这事非同小可,马某没有证据,不敢妄指他人”

    张煌言急道,“都什么时候了,马相还这么婆婆妈妈的?如今镇国公不在,一旦应天府有个不测,如何面对镇国公?”

    马士英这才道:“之前马某就感觉黑衣人有种熟悉的感觉,可当时想不起来今日上朝时,马某突然发觉……有一人很象,无论是身材还是……呃,那种味道,无不与黑衣人相吻合”

    “谁?”

    “时任工部尚书宋征舆”

    张煌言傻眼了,宋征舆?

    这不是开玩笑吗?

    先不说宋征舆是工部尚书,当朝正二品大员

    就说他是首辅陈子龙的嫡系心腹,那也轻易动他不得

    张煌言声音有些颤抖地问道:“马相不会猜错吧?”

    马士英自然也知道这事干系重大,万一错了,那真将引起大乱

    宋征舆一人事小,可此事真要查,必牵连到陈子龙身上,朝堂必定因此分裂,到时清军还没攻进来,庆泰朝就已经散了

    马士英苦笑着摇摇头道:“马某当日并没有看清黑衣人长相,仅仅凭着自己的感觉,又怎敢保证一定是他?忧心难决之下,这不才来见张相讨个计吗?”

    张煌言也苦笑起来,这哪是讨计,这不是将个烫手山芋塞进自己手里吗?

    查不得!

    可不能不查!

    这就是知道和不知道的区别

    可张煌言毕竟不象马士英圆滑,他年轻,血气方刚,在绍兴府时就以刚正不阿出名,一个七品科道言官就敢当堂与监国朱以海力争,岂会真怕事?

    一咬牙,张煌言道:“马相,此事仅靠你我不够,还得再找帮手”

    “马某也是做如是想只是一时想不到何人合适?”

    “张太傅!”

    张国维如今可是大权在握,虽说没有入阁,但已经是当朝太傅(说来也可笑,庆泰朝连皇帝都没有,却有太傅,不知道是谁的太傅),而且眼下四万京军皆在他的掌控之中

    如果能得到他的支持,那就可以与陈子龙抗衡了

    马士英问道:“张公生性温和,他能站在你我这边,与首辅为敌?”

    张煌言道:“马相此话荒谬,你我只为追查黑衣人下落,缘何与首辅为敌?”

    马士英肚中腹诽,这真要查宋征舆,能不牵连陈子龙嘛?

    可想归想,马士英知道张煌言说得对,有些能做,却说不得,“马某失言了”

    ……

    张国维,已经不再是绍兴府的张国维

    他的心性,也因这一年多的游离而有所改变

    虽然依旧温和,但却不能再称之老好人

    特别是在决定辅佐吴争,开创一番大业之后,张国维已经有了锋芒

    听了马士英和张煌言话后,张国维稍作沉思,就应道:“此事首辅已经勒令刑部会同京兆尹限期彻查,我相信首辅不会牵涉其中……不过宋征舆终究是朝廷二品大员,仅靠怀疑、没有证据恐怕动他不得”

    张煌言道:“我与马相也是考虑到这点,这才来求助于张公!”

    张国维指着张煌言呵呵笑道:“张苍水啊张苍水,在吴争身边久了,没学好的,就学了他的油滑”

    张煌言脸一红,没错,他真就是这么想的

    自己解决不了,就交给能解决的去,这是吴争惯有的做法

    说好听点叫知难而退,说难听点就是不负责任

    马士英也跟着尴尬起来,这事始作俑者是他,推给张煌言的,也是他

    虽说张国维是指着张煌言,可这话听在马士英耳朵里,和指着他没有区别

    不过张国维终究不忍二人太过难堪,说道:“乱世当用重典!大战在际,内部须肃清……这样,你二人随我入宫,须先向监国殿下禀明此事,然后再作决断”

    张煌言喜道:“就按张公所言”

    马士英却皱眉道:“虽说我觉得是宋征舆,可毕竟没有证据,若是向监国禀明,这……怕是不妥吧?况且万一……另有其人,你我入宫岂不打草惊蛇?”

    张国维微微一笑,道:“宋征舆身居高位,就算有罪,也非你我能处置他的,自然须有监国殿下颁下谕令方可动作,至于打草惊蛇,马相是认为,横街行刺你的刺客自尽之后,指凶者还为没有警觉?这时再顾虑打草惊蛇,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马士英想想也对,遂同意了张国维的方案,三人联袂入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