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五百八十六章 北伐军
    镇江府光复了,从两倍以上于明军的清军手中光复了,可他们却几乎死光了

    如果不是之后吴争与王之仁合谋,在丹徒牵制清军主力,以水师登岸闪击仪真,怕是连钱肃典及那幸存的数百将士,也会灰飞烟灭

    那时朝廷做了什么?

    什么都没做!

    朝廷正在与清廷所派使团和谈

    就是身为兄长、父亲的钱肃乐都认为,为这些幸存之人舍弃朝廷到手的利益,不值!

    这是值与不值的事吗?

    这关乎朝廷麾下七万多将士的士气和为国而战的信心

    吴争,不能容忍

    不能容忍,就得……改变!

    ……

    次日一早,大将军府颁布军令

    大将军府所辖四卫,改编为“北伐军”

    并以大将军令的形式,正式确定了北伐军将士的军饷数额、抚恤金标准、阵亡将士家人的安置方法及发放方式

    “妙!大将军此应对之策,堪称绝妙!”一大早就前来大将军府的莫执念,听闻这道大将军令,便击掌叫好,“如此一来,主公麾下军队虽然同为明军,就可与朝廷军队有了明确的区分,京城之乱的影响,就会在主公军队中降到最小北伐军三字,更是向天下展现了主公的抱负……妙哉!”

    一夜未眠的吴争脸上看不出一丝疲态,他淡淡道:“无奈之举而已此策也有个欠妥之处,只是事态紧急,需要赶在京城之乱的消息传到杭州前,做出应对,也就只能如此了”

    莫执念问道:“敢问主公,何处欠妥?”

    “此举,必会被有心之人,利用为弹劾我意图独立、谋反的罪状”

    莫执念点点头道:“主公所虑极是,确实如此不过好在他们没有证据,仅仅以三军改名,而定主公谋反罪,怕是莫须有了,宋有岳家军,嘉靖朝有戚家军,这不属违律况且以主公现在的权势,又有何惧哉?”

    吴争微笑道:“莫老说得是既然走出这一步,朝堂之上的风言风语,本公完全可以听不见”

    莫执念笑道:“不想听便可听不见,好一个听不见自此,我军将可与朝廷诸军完全分隔开……对了,老朽以为,何不改换我军军服,以示与朝廷诸军之别?”

    吴争眼睛一亮,道:“可三万多军队换装,怕不是一件易事吧?就算赶制新军服,所需时间怕没个半年也不够,还是……缓缓吧”

    莫执念笑道:“主公过虑了,江南多织造,每户皆有织机,主公只管下令……老朽不夸口,几万套军服,最多三个月”

    吴争大喜,道:“好,那就依莫老谏言,全军更换军服”

    “还请主公定下颜色、样式,不过,主公若要在军服上刺绣,怕是会慢些”

    吴争摇摇头道:“不军服嘛,何须花梢,耐磨、保暖即可,至于将士官阶姓名等,可刻制铭牌挂于胸口便是”

    莫执念微微蹩眉毛道:“主公的意思是官兵同颜色、样式?”

    “对”

    “老朽明白了”

    莫执念再次提及道:“那朝廷索要商税之事,敢问主公,有否改变应对之策?”

    吴争摇摇头道:“按昨天我说的,应下就是”

    莫执念一愣道:“既然主公已经决定与朝廷疏离,何不趁势拒绝?老朽说句不中听的,此时就算主公答应了朝廷的要求,怕朝廷也不会领情”

    吴争微笑道:“我知道不过这个恶人我不做,自然也会有别人来做我又何苦没吃到羊肉反惹一身骚?”

    莫执念不解道:“主公何意?”

    “商税又不是我独吞的”吴争呵呵笑道,“朝廷占了三成,那剩下就只有七成了,自然会有人比我还急”

    莫执念恍然道:“主公说得是兴国公?”

    吴争道:“没错之前朝廷收回六府赋税,已经剜了兴国公的肉了,如今朝廷再分商税一杯羹……嘿嘿他兴国公的日子怕是不好过喽”

    莫执念道:“妙,妙啊兴国公可不比得主公,主公至少还多占了一个绍兴府,杭州、松江四府之地,人口、商贸也远超过兴国公所辖三府,兴国公自然比主公更急”

    吴争颌首道:“这事就这么办吧”

    “喏”

    “我还有一事想求莫老?”

    “可不敢言求字,主公尽管吩咐,老朽必定从命”

    “莫家在京城可有人手?”

    “人手是有,莫家及各钱庄、商铺、酒楼、店栈中皆布有数量不等的人手,只是不知道主公意欲何为?”

    “我想帮帮那些受白条所困的阵亡将士家人”

    “不知道主公要如何帮?”

    “我在想,是否可以用莫家及各钱庄的名义,募集一笔钱款,然后以无息借贷的方式,去帮助那些贫苦家庭摆脱困境?”

    莫执念想了想,问道:“主公是想避人耳目?”

    “对,没错改编之事,必定会引起那娃儿的忌惮,若再以我的名义捐助,怕是会闹得一发不可收拾,强敌在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资助那些阵亡将士家人,必须去做,这是我……欠他们的”

    “可主公是否想过,募集所得,助一次也就一次,日后再有困难,难道继续资助吗?”

    “那你的意思是?”

    “老朽昨日回去,也想了不少办法,以老朽之见,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理是这么个理”吴争点点头问道,“你有什么具体办法?”

    “主公在松江府兴建军工坊、讲武堂、港口,皆需要大量人手,不如迁民南下,由老朽财政司免费提供安身之所、并安排活计,如此一来,两厢得利,也分解了这些家人的困境”

    吴争微微摇头道:“不成,京城百姓在天子脚下待惯了,故土难离,怕是不会轻易肯舍弃京城繁华”

    这话没错,首都百姓哪肯离开京城南下松江府的?

    莫执念道:“至少可以一试,老朽也想到这点,有自愿者当然最好,如果有不愿者,可由京城钱庄、酒楼等招为雇工,也可解燃眉之急毕竟二万多家不都是贫苦人家,真正贫苦者,民就数千之数,就算一家一人,也就几千人的事,应该可以妥善安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