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六百五十九章 你的媳妇,自己看着办!
    ps:感谢书友“soul醉难受”投的月票

    钱肃乐道:“这四年间,我的目光一直放在了拥立明室正朔和防备你谋反之上,竟疏忽了我们最大的敌人是建州人人哪,往往走到最后,却忘记了自己为何出发……毁家纾难四年有余,可到头来竟发现自己一事无成,反倒是你,被我一直防范着,却在四年之间收复了十二府之地,这着实令我汗颜哪说起来……还得是萱儿一语点醒了我可叹,年近半百,眼光仅不如肃典、翘恭和萱儿……”

    钱肃乐不胜唏嘘

    吴争信了,真信了

    面前这个老人,确实让吴争既爱又恨,敬他的气节、风骨,恨他的执拗和顽固

    好在,老头现在终于改变了

    “岳父大人不必难受,闻道不分先后……呃”

    看着钱肃乐“狰狞”起来的脸色,吴争赶紧住嘴,生生将“达者为师”四个字憋了回去

    钱肃乐问道:“杭州府可容得下我这老头?”

    吴争点点头道:“固所愿也,不敢请耳!只是……”

    “只是什么?”

    “在我看来,岳父大人更适合在京城”

    钱肃乐蹩眉,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沉声道:“你是想让我当细作?恕难从命!”

    吴争摇摇头道:“岳父大人误会了,我怎能让当朝太傅去做这等事?”

    “那你是何意?”

    吴争稍一犹豫,斟酌着说道:“天下如岳父这般的文人士子不少,我可以用四年等着岳父改变,却已经没有时间去等着这些人改变,他们虽然可恨,可终究是汉人”

    钱肃乐懂吴争的人意思了,他轻叹道:“你说的在理这些人,都是忠义之士,放在任何朝代,都值当世人向他们竖起大拇指”

    “是啊——!”吴争苦笑道,“忠义之人,执拗地选错了努力的方向,朝着错误的目标,最后只会离正确越来越远而正是因为这些人,造成的危害甚至远远超过了如洪承畴这样的叛逆和象马士英这样的奸臣、贪官,后者让世人惊醒,而前者,就是这些口中高喊着大义之人,让追随他们的人在蚀骨的悲壮中,莫名其妙地死去”

    “你想让我去说服他们?”

    “是!他们对我有着天生的戒意,令我无法靠近,我也不想靠近在他们眼中,我就是一个窃国篡位的权臣所以,只能仰仗岳父大人了”

    钱肃乐默默地看着吴争,他懂了

    可他还是问出了一个他怀疑了四年多的问题,虽然明知答案,可依旧在问,执拗如厮!

    “那个位置,对你就这么重要吗?”

    吴争想了想,答道:“岳父大人说对了一半那个位置确实很重要,它可以引领我族走向辉煌,也能走向没落甚至亡族可它对我不那么重要,我说过的,如果有人能比我更胜任,我绝不恋栈这位置但如果要将它交到一个无法胜任的人手中,我也绝不答应!”

    钱肃乐又听懂了,他点点头道:“能听你这么说,吾心甚慰好吧,如你所愿但我希望,你能记住今日的话,记住肃典的死,记住所有在你的命令下赴死的人,他们不是为你而死,他们为得是这天下我,也不是为了吴姓天下而助你,为得是天下姓汉”

    吴争肃容,整衣,然后长揖倒地,“吴争谨记岳父大人教诲!”

    之后,吴争与钱肃乐谈了很久

    关于此次清军南下的应对,关于义兴朝的合力对外,关于拉拢最大范围的人心等等

    这是一次转变,不仅仅是钱肃乐的转变,也是吴争自身的蜕变

    直到黄昏到来,宋安在门外催促,该吃饭了

    吴争才起身道:“岳父大人,请饭后再继续”

    不想,钱肃乐拒绝了

    “走了”钱肃乐一拂衣袖道,“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够了”

    吴争一愣,“岳父大人不休息一晚再走,吃顿饭,也好见见家父?”

    “不了如果真有你说的那一天,有得是时候与令尊畅饮……原本想着回去鄞县看看肃典,可清军不日就会南下,而朝廷至此还不知道你杀了多铎,我得赶回去,让朝廷有所准备”

    说着,大步出门而去

    吴争是有些不理解这快半百的老头,怎么还是如此雷厉风行

    “岳父大人,那瑾萱……随你回京吗?”吴争追着大喊道

    “不,她就留在杭州府了”

    “那……那该如何安置?”

    “她是你媳妇,你自己看着办!”

    自己看着办?

    吴争无语

    ……

    吴争带着宋安去了江南学堂

    吴老爹和吴小妹已经搬出大将军府,在江南学堂里建了座一亩小院,倒也雅静

    吴争赶到时,因等得久了,吴伯昌虎着脸,已经有些不高兴了

    吴小妹、周思敏还有钱瑾萱六目齐齐看向吴争

    吴争赶紧上前陪礼道:“爹,等久了吧?”

    “还知道回来啊?”吴伯昌没好气的怼道,然后对钱瑾萱、周思敏招呼道,“人已经来了,这下可以开饭了吧?”

    吴争讪笑着坐上了桌,宋安更是胆颤心惊地敬陪末座,坐在了吴伯昌的对面

    “爹近来身体可安康?”

    “托你的福,还没被你气死!”

    吴争赶紧转换话题:“爹这些日子教书育人还顺利吧?”

    “还没被那些顽童气死!”

    吴争奇怪地看了父亲一眼,吴伯昌没搭理他

    吴争只好看向吴小妹

    吴小妹掩嘴笑道:“爹说反话呢,那些孩童很聪明,就是没读过书,尚不明礼”

    吴争大概明白了,确实,只有富贵人家的孩子,才办私塾贫苦人家的孩子,小小年纪,没人教哪懂礼?

    想来是惹恼了父亲

    吴争大声道:“但凡不服管教,爹放手揍就是,就象小时候揍儿子一般”

    吴伯昌闷声道:“你是我儿子,老子打儿子,天经地义可那些都是别人家的孩子,爹怎能下得去手揍?”

    吴争笑道:“那您就把他们当成自己儿子,然后再揍他们”

    这话意味深长,让吴伯昌品味了不少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