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愿使徒》正文 第三十三章:奶爸日记(3)
    “没啥,就是想托你开个证明。”

    安小泉笑了笑,举举手中孩子解释道:“这孩子都生下来一个月了,也该给她上个户口了,没户口总不是个事儿。”

    “这样啊。”刘志伟闻言点头,看了看孩子,随即让开身子道:“行,行,先进来吧,我去拿章。”

    “谢谢志伟哥了。”安小泉道谢,随即跟着他进了屋。

    刘志伟屋里比平常人家干净许多,铺了地板,家具也是,一边闲聊其他,一边书写,很快就把证明写好,并且盖上了章。

    “给,好了。”他略微检查了一遍,便将证明递过来吩咐道:“你拿着这个证明,加上户口本,身份证,去乡镇派出所登记一下,户口就可以上了,要是有医院开的出生证明也拿着,方便。”

    “嗯,我知道,谢谢了啊。”安小泉再次道谢,看着手中证明,心中安稳许多。

    【户籍证明】

    今,大刘庄,刘北河家,喜迎贵子,性别,女。

    大刘庄,村支部书记刘志伟证明,该女确为刘北河家生育,不存在违法情节,特请登入户籍。

    证明人:大刘庄,村支部书记刘志伟。(印章)

    “嗨,谢什么,应该的。”刘志伟摆摆手,很是不在意,然后不知又想起了什么,忽然追问道:“对了老三,没起的话我给她起一个,我算她表叔,起名应该还是可以的。”

    “那行啊,起一个呗。”安小泉笑了笑,自然不会拒绝,毕竟让村干部给这孩子起名,总会产生些感情,将来不至于让她受人家欺负。

    “我想想啊。”刘志伟看他同意,脸上更为满意,捏捏下巴思索道:“你们家老大叫白水,老二叫青荷,这个老三嘛…嗯,叫碧莲怎么样?或者翠莲?感觉都挺好听。”

    “叫碧莲吧,感觉更好听点儿。”安小泉想了想,觉得翠莲有点像村姑丫鬟的名字,就选了前一个。

    “那行。”刘志伟哈哈笑了笑,拍手道:“就用我起的名儿,给她登记别记错了,要不到时候找你麻烦。”

    “哈哈,不会。”安小泉笑了笑,然后告别道:“那我先走了,正好趁现在还有些时间,往镇上去一趟。”

    “行,去吧,路上慢点儿啊。”

    ……

    从刘志伟家出来,安小泉又回了趟家,主要是拿户口本,身份证,医院的出生证明他没有,因为孩子是在家里生的,要不然也不会出现大血崩。

    “来,白水。”把东西准备齐全,安小泉又来到院子里,冲两个小孩儿招手道:“我要去镇里一趟,很快回来,你和青荷乖乖在家啊。”

    “给我带个雪糕呗。”刘白水也知道老爹肯定不会让自己去了,抓着安小泉的手哀求道:“一个就行,我好久都没吃雪糕了。”

    “我也要,我也吃雪糕。”青荷也跟着嚷嚷。

    “没法带。”安小泉无奈,揉揉两个孩子的脑袋劝慰道:“家里现在没钱,买不了雪糕,等下回再给你们买啊。给,你们要是馋了,就先吃个橘子,分着吃。”

    他把刚才从刘志伟家拿的橘子递过去,俩孩子这才稍微满意,满脸喜色的跑到一边分橘子去了。

    安小泉见状微笑,把怀中熟睡的碧莲往上抱了抱,便转身往院外走去。

    到了大街上,几个邻居还在唠嗑,安小泉抱着孩子过去聊了两句,拜托他们帮忙照看一下院里两个孩子,便往镇上去了。

    大刘庄离镇上不远,但也不近,有五六里地,安小泉因为抱着小孩儿没法骑车,只能步行,沿着通往乡镇的柏油路往镇上走。

    乡间的柏油路是极为坎坷的,当年第一次修好后,就再也没人管过,如今再看,可以说入眼皆是坑洼,走起来比村子里的土路还要难受。

    如此,安小泉走了接近半个小时,才终于到了镇上。

    谭桥乡。

    算是一个小型的乡镇,各方面都说不上富裕,因为道路偏远,特产中庸,没有什么商人愿意来这边投资。

    偶尔农收时来这边收粮食的卡车,也是把钱赚了直接就走,对这里没有丝毫留恋,只留下被压的更糟糕的柏油路。

    安小泉一边打量着街上的情形,一边往派出所那边走,中间小碧莲还来了次突然袭击,又给她换了次尿布,两人才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由于是小镇,谭桥派出所里人并不多,只有两个身穿警服的人在值班,一个端着水杯喝茶,另一个则坐在电脑前玩小游戏。

    安小泉透过窗户看了一眼,然后上前敲门道:“你好,我来给孩子上下户口。”

    “哦,进来吧。”里面两个民警往外瞅了一眼,随即那端着水杯的人过来打开了门。

    “谢谢。”安小泉冲他点头致谢,却没得到回应,只在那儿喝自己的茶。

    “上户口是吧?”电脑前的民警此时回头看了一眼,态度挺温和的道:“你等一下,我把系统登上,马上就好。”

    “嗯。”安小泉点点头,站到那民警身后看他操作。

    派出所的网路还是很快的,那民警下了游戏,很快就登上了系统,向安小泉伸手道:“身份证,户口本,出生证明拿过来看一下。”

    “没有出生证明,有我们村支书开的一个户籍证明。”安小泉一边递东西,一边解释道:“孩子是在家里生的,没去医院。”

    “户籍证明啊?也行。”那警员看了眼户籍证明,又拿着身份证跟安小泉对了一下脸,便点点头,转身继续操作电脑。

    一边操作,一边询问各种信息:

    “孩子名字?”

    “刘碧莲。”

    “出生日期。”

    “七月十八。”

    “七月十八?”听到出生日期,警员微微疑惑,回头问道:“那怎么现在才来啊?都一个月了。”

    “孩子在家生的,生出事儿了,她娘没了。”安小泉叹了口气,解释道:“家里忙着办丧事,现在才有空过来。”

    “哦,例常询问,见谅。”那警员一听这话,立刻不再多问,毕竟问喜不问丧。

    “没事儿。”安小泉摇摇头,脸上并没有太多表情。

    接下来一切顺利,将小丫头的各项信息输入,又再次确认了一下刘北河(安小泉)的身份,那警员便将户口本打印了一下,印上刘碧莲的信息,一切便完成了。

    “好了。”那警员将身份证和户口本还给安小泉,然后又问道:“户口已经弄上了,还有其他问题吗?”

    这是下了逐客令了。

    “没有了,谢谢警官同志,谢谢。”安小泉自然明白,看了看户口本,点头道谢一番,然后便抱着孩子直接退出了派出所。

    派出所内。

    “哎,老赵。”看安小泉走了,那电脑前的警员回头跟喝茶的警员聊了起来:“这孩子都生了一个月了才来上户口,你说那孩子是他家的吗?”

    “应该是的。”喝茶警员老神在在的点头,解释道:“要不是的话,他大可以跟我们说孩子是这个月生的,你也没那么多怀疑了。”

    他往安小泉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继续道:“而且我媳妇就是大刘庄的,麦忙时候回去探亲,也的确听说了那事儿,说是有一家生孩子不舍得上医院,结果老婆大血崩死了,估计就是这家伙。”

    “啧啧,值得吗?”那电脑前的警员闻言不再怀疑,却摇头唏嘘道:“你说上医院生个孩子能花多少钱?就算真的花很多,也比死了人强啊,现在孩子倒是生了,媳妇却没了,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能咋想?穷呗。”那喝茶的老赵撇撇嘴,又爆料道:“而且我听说其实不怨这男的,是他老婆自己不愿意去,说自己都生了俩孩子了,有经验了,不用多花钱,结果一个没提防,就出事了。”

    “啧啧,没办法呀。”那电脑前的警员又唏嘘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