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愿使徒》正文 第三十七章:奶爸日记(7)
    事实证明,安小泉低估了乡民们对金钱的看重程度

    那些只借一两百的还好,没有逼的太紧,那些借了五百一千的,在得知他要做生意后,立刻就找了过来

    “是啊,老三啊,北海说的对,就凭你那点本事,能做什么生意啊?”

    “完全是瞎胡闹嘛!要我说,你还是趁现在就把钱还给我们吧,省的以后赔了,想还都没法还”

    “我们也是为你好,钱拿来还账总比赔给人家要强,至少以后无债一身轻”

    一堆人围在安小泉身边不停的说,大致意思就是他不会做生意,别瞎搞,趁着手里有钱赶紧先还账,省的以后赔了钱,那账就再也还不上了

    安小泉皱着眉,低头静静的听他们讲话,等他们说了好一阵子,稍微安静下来,才终于抬起头

    “各位,各位,安静一下,听我说两句可好?”

    他声音有些疲惫的叫停众人,微微叹息道:“你们的担心我都明白,无非就是怕我做生意赔了,还不上你们的账,我知道,我要是说我做生意一定能行,你们肯定不会信,但就算不信,也顾怜一下我现在的情况好不好?”

    他又看了看众人,见他们都已经安静下来,“现在梅子不在了,我一个人带仨孩子,白水和青荷且不说,平常把他们扔学校,等到饭点儿回来给他们做做饭就行,但是那个小的不行啊,她才满月,必须得有人时时看着,我如果再去下地干活儿,怎么看着她?”

    “所以,我就想着用这点儿钱去做个轻松些的小生意,看孩子挣钱两不误,你们要是现在把这钱拿走了,我以后还怎么养孩子?”

    “这…”

    面前众人闻言迟疑,刘北海的脸色还是有些不好看,想了想又反驳道:“可是你做生意赔了不也是一样的吗?到时候不但养不了孩子,连账也还不了了,要知道你欠我的可不是个小数”

    人要是穷到一定程度,金钱是比亲情重要的,刘北海现在显然已经忘了面前的人是他亲弟弟

    “大哥啊!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赔呢?”

    安小泉有些失望的看了看刘北海,却还是安抚着解释道:“既然我决定去做了,那肯定也是有一番准备的,就算不说能挣多少,至少也有把握保住本钱”

    他说到这里微微停顿一下,然后继续道:“再说了,就算真赔了又能咋地?我孩子在这儿,房子在这儿,连地也在这儿,你们难道还怕我跑了?大不了到时候我卖血卖肾给你们还钱行不行?”

    “……”

    这话说的就有点儿狠了,一时没人敢接茬儿,毕竟都是乡里乡亲的,怎么也不能把人逼到这种地步

    他们安静了片刻,最后还是一个年龄稍微大些的叔叔出来打圆场

    “哎呀,好了好了,我们也没那意思,只是担心你乱来被人家坑了而已”他上前安抚了一下安小泉,然后又望向刘北海等人,咂了咂嘴劝说道:“要我说啊,北河说的也对,他虽然欠了咱们点儿钱,但人又不会跑了不是?再说了,现在也就才借了一个月而已,大家都给点时间缓缓,不要那么急”

    “嗯,是可以缓缓”

    其他人有一两个心软点头,余者也都犹豫了起来

    刘北海这时也意识到自己有些过分了,微微犹豫一下,也站出来说和道:“那就缓缓吧,老三,你做事记得小心些,就算暂时不用还账,也得想着孩子们点儿,要真是把钱赔了个精光,这仨孩子也得跟你一块儿遭罪”

    “放心,我有准备的”安小泉朝他点点头,心中终于松了口气

    接下来气氛和悦了许多,来要债的人一个个都不谈钱的事儿了,只是旁敲侧击的问了一下安小泉的打算,便一个个的离去,家里总算彻底安静了下来

    “爸”

    等人都走了,卧室里出来俩小人悄悄往外看了看,然后怯生生的望着安小泉问道:“怎么样了?没事儿吧?”

    “没事儿”安小泉看了他们一眼,勉强笑了一下问道:“你妹妹怎么样了?还在睡?”

    “没有”刘白水摇摇头道:“刚才就醒了,但是没有闹,青荷给她唱歌来着”

    “嗯,青荷真乖”安小泉笑着揉了揉青荷的头,直接往屋里走去

    碧莲小魔王的确醒了,睁着大眼睛瞅瞅着,瞅瞅那儿,看到安小泉还咧嘴笑了笑,呀呀呓语了两声

    安小泉见状舒心,打开襁褓看了一眼,见尿布并没有湿,也就没换,不过却还是抱着她在尿盆上尿了一下,省的一会儿再尿床

    一切做完,小丫头有些不情愿的哭了两声,但很快就被安小泉给哄好,又喂了点奶,便咂咂嘴睡了过去

    “好了,你们俩继续看着妹妹吧”将小魔王放到床上,安小泉回头看了看刘白水两人道:“我去给你们做饭,记得,别吵醒她,她要是自己醒了再叫我”

    “好”刘白水两人乖乖点头,今天来这么多要账的,有点儿吓着他们了,现在都老实的狠

    安小泉见状也不多说,转身就往厨房走去

    晚饭还是和昨天一样,饼加鸡蛋小青菜,额外还煮了一些汤,两个孩子吃的很香,刚才受到的惊吓也稍微缓和了一些

    吃过饭,又照看了一下碧莲小魔王,安小泉便坐在床上忙碌了起来

    现在天还没黑,正好可以做点额外的事情,比如…针线活儿

    emmm…

    没办法啊,家里没女人,就连针线活儿都得他自己来干

    他想给孩子缝一个宝宝背带,就是那种可以把孩子绑在胸前的东西要知道,天天抱着孩子到处跑很累的,时间稍微长一点儿,能把胳膊累断,要是直接把孩子绑在胸前那就好多了,能省下不少力气

    幸好小梦记录的有这种东西的设计图,安小泉就算不会,也只需要照猫画虎的缝就行了,唯一需要注意的是,必须得缝的结实点儿,别走到半路,孩子给掉地上了

    emmmm~

    背带简单,很快缝好,安小泉左右想想,没有什么遗漏的工作,便将院里追逐打闹的兄妹俩召回来,安抚他们睡觉

    然而小孩儿易睡,大人却睡不着,一安静下来,安小泉就想起了下午时别人要账的事儿,心中微微有些忧愁了起来

    哎~小梦啊”

    他望着屋顶沉默了一会儿,声音有些惆怅的问道:“你说我做生意要是真赔了咋弄呢?你看他们今天那架势,到时候要是真还不上钱,感觉分分钟就得被人家打死啊”

    “哎呀,应该不会赔的啦”小梦满不在乎的舔着爪子,摇晃着尾巴撩了撩安小泉的耳朵道:“你之前在那个变异人的世界不也做过生意吗?而且还是大生意,现在只是让你去摆个小摊而已,只要稍微用心些,应该就能应付的来的”

    “那要是应付不来怎么办呢?”安小泉还是有些忧愁,叹了口气道:“咱们现在地都包出去了,已经没有退路了,万一真的不小心赔了个精光,那这仨孩子可就没人管啦”

    “……”

    小梦没接话,只是满脸无语的看着安小泉,好半晌才开口道:“小泉,我感觉你是不是有病了,这么杞人忧天干嘛?你只需要做好现在需要做的,等以后出了问题再想办法解决不就行啦?”

    “咳…我只是怕万一”安小泉也感觉自己废话有点儿多了,尴尬的轻咳一声,解释道:“现在这仨孩子都这么小,万一我出事了,他们得多可怜啊”

    “哪有那么多万一?”小梦撇了撇嘴,伸出小爪儿拍了拍安小泉的脸,满脸嫌弃的道:“就算真有什么,这不还有我在呢吗?翻不了天,所以,你就快睡你的吧,别想那么多,等明天早早去做准备,摆个小摊而已,你一定能行的”

    “呃…好吧”安小泉见状也不好再说什么,苦笑了一声,盖着被子浅浅睡去,心中还有些淡淡的忧虑

    或许是心思太多,这天晚上,安小泉做梦了

    他梦见自己变成了一个卖火…呃,不多,卖肉肉串儿的大男孩儿,大雪夜还在到处跑着卖肉串儿

    偶尔路上过去一个人,他就弱弱的喊上一声:“买个肉串儿吧,好吃的肉串儿”

    然而路人行事匆匆,没一个愿意理他,连路上烤鹅的香气也不愿在他身边有太多徘徊

    风更冷了,卖肉串儿的大男孩儿缩在一个房子旁边避寒,他感觉自己手都要冻僵了,忍不住拿起一个肉串来取暖

    这是多么漂亮的肉串啊,亮晶晶,热乎乎的,一下子就把他身上的僵硬化解了,他忍不住咬了一口

    第一口,他仿佛看到了老爸,老爸正如往常那般坐在沙发上,满脸温和的对自己说着什么

    第二口,他仿佛看到了老妈,老妈正在厨房里忙碌,给自己准备美味佳肴

    第三口,他仿佛看到了安小珠,小猪对自己笑了一下,然后忽然变成了一个小婴儿,哇哇哭了起来

    嗯?变成小婴儿?

    安小泉愣了一下,随即立刻从梦中苏醒,往旁边看了一眼,哎呀妈,碧莲小魔王又尿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