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愿使徒》正文 第四十章:奶爸日记(10)
    家里出了家贼,安小泉也是没办法,只小小教训了他们一顿,便把碧莲绑在身上,骑着三轮车往街上去了

    今天二十四,正好赶集,人挺多的

    安小泉来的早,街道上只有些商家在布置,摆弄货物,看到安小泉,还习惯性的朝他吆喝两声:买点儿吧,买点儿吧!

    安小泉朝这些同行笑了笑,骑着三轮在街道上转了一圈,最后在接近十字路口的一块儿空地停下,旁边是个卖菜的大妈

    “大妈,这地儿没人占吧?”出于谨慎,他朝那大妈问了一句

    “啊?”

    大妈闻言扭头,看了看安小泉,又往他车上看了一眼,见不是来抢生意的,便笑着解释道:“没人占,你第一次出来做吧?这是公家的地,谁先来就是谁的,占也占不住”

    “这样啊,那就好,谢谢大妈”安小泉闻言稍微安心,道谢一声,随即也下车开始布置了起来

    需要布置的东西不多,甚至东西都不用往下卸,只需要把锅摆上,油倒上,把油弄热了再关火就行

    这样的话,等到客人一来,直接把肉串热一下,刷上酱就可以吃,非常方便

    肉串摆在旁边大盘子里,只用一块儿干净的白布盖着,安小泉没有条件买冰箱,但好在这些东西都过了油,不至于只放一夜就变质

    就这样等待着,偶尔哄哄被路人吵醒的小碧莲,街道上人渐渐多了起来

    “这青菜怎么卖?”

    “一块二”

    “便宜点吧?”

    “行,你先挑挑,一会儿我看着给你便宜”

    旁边卖菜的大妈生意不错,时常就有人上前问价,大多都带走一些,但安小泉这里却还是无人问津,他自己都感觉自己占着一个摊位好像有些多余了

    “小梦,怎么回事儿啊?”安小泉心里有点慌,抱着孩子偷偷问道:“不会真的要赔吧?这都半个多小时了,怎么都没人来问问?”

    “我也不知道啊”小梦这时也彷徨了,望望人群努努嘴建议道:“要不你像他们那样吆喝两声?你看,人家都拿着喇叭吆喝呢”

    “……”

    安小泉往旁边看了看,嘴角有些抽抽,撇嘴无语道:“人家那是自动喇叭,会自动吆喝,我哪儿比的过?”

    “你不需要比得过他们啊”小梦悠然摇晃着尾巴,循循善诱道:“他们又不是卖小吃的,不会抢你生意,你只需要吆喝让附近的人听见就行了”

    “这…算了算了”安小泉微微迟疑,还是摇头道:“再等等吧,等一会儿人多了,说不定就会有人买了,不需要吆喝”

    他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少爷脾气的,让他像真正的小贩一样去吆喝,感觉会有点丢脸

    小梦见状撇撇嘴,也不再多说什么,趴在安小泉肩膀上看着小碧莲,昏昏欲睡的模样

    又半个小时后…

    “肉串儿哎,好吃的肉串儿~”

    看着一个个客人从自己面前经过,丝毫不留恋的样子,安小泉终于忍不住弱弱的吆喝了起来

    什么面子?有挣钱重要吗?有养娃重要吗?

    你还别说,这一吆喝起来,还真是有点儿效果,不一会儿就有一个小媳妇儿,抱着孩子过来问了

    “你这肉串儿怎么卖的?”这小媳妇三十左右,拉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孩站在摊子前,毫不顾忌的掀了掀安小泉用来盖肉串的白布

    “两块钱一串儿,您要几串儿?”安小泉心中稍微激动,立刻拿起几个肉串儿准备下锅

    “两块钱一串儿啊?”这女人闻言顿时皱眉,也不理安小泉,直接低头拽着孩子就走,同时口中安抚道:“小虎,走,咱不吃了,你看那肉黑乎乎的,老板长的还丑,做出来的东西肯定不好吃,等回家妈妈给你做,走”

    “……”

    安小泉瞬间就懵逼了

    “什么人啊这是?嫌贵就嫌贵呗,还诋毁我”他瞪着那女的走出好远,才把肉串儿放下,朝小梦埋怨道:“喂,小梦,两块钱而已,很贵吗?”

    两块钱的价格是他自己定的,但也并不是胡乱定,考虑到这个小乡镇的经济能力,他已经把价格定的非常低了,要是在经济稍微好点儿的地方卖,凭他的手艺,价钱至少得翻一番

    “我也不知道”小梦习惯性的舔了舔爪子,想了一下道:“可能还是有点儿贵吧,我看他们买别的东西,都是买的非常便宜的,你这个两块钱一串,他们可能接受不了”

    “难道还得再降降价儿?”安小泉皱眉,有些不情愿道:“现在这个价钱都已经赚不了多少了,再降价可就更没赚头儿了”

    “不过是少赚一些而已”小梦想了想,劝解道:“你这个东西不需要多少本钱,两斤肉连二十块钱都到不了,哪怕只卖一块钱,也还是有的赚的”

    “……”安小泉有些无语,低头看看盘子里的二十串肉,撇嘴问道:“那照你这么说,我忙活这么长时间,就只能赚几块钱了?”

    被两个孩子偷吃了八串,现在只剩二十四串,要照小梦说的那样,安小泉这一趟只能赚八块钱怎么想怎么憋屈啊

    “这只是第一次嘛”小梦继续劝解,面色正经道:“以后咱们再慢慢改进,试着降低成本,同时摸清楚镇民的心思,肯定就能赚钱的”

    “这…唉,好吧”安小泉皱眉想了想,终于还是点头

    毕竟现在这个情况,总得要打开局面才行,要是第一次斗卖不出去,以后可能会更加艰难

    心中叹息着,他再次轻轻吆喝了起来,向路过的行人宣传自己的肉串

    “你这肉串儿怎么卖啊?”

    “一块半一串儿,来两串不?”

    “一块半啊,有点贵”

    为了能把东西卖出去,安小泉终于还是把肉串降价到了一块半,然而客人还是不多,一个小时过去,只有两个想要尝鲜的客人买了一些,两个人加起来也只买了六串,给安小泉贡献了九块钱

    小碧莲这时好像也知道了父亲的艰难,在怀中略微蠕动了一下,掀开嗓子便哇哇的哭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