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真不想穿越》正文 002 穿越福利
    一条清澈的小溪边,陈牧站在一块石头上,将手上的血污洗去,又洗了脸蹲在那里,等水面平静后,凝视着水中的倒影

    那是一张年轻的脸,看起来不到二十岁,跟他年少时的相貌有点相似,算不上帅,也说不上难看

    他看了一会,觉得有点不自在,每天看惯了镜子里的自己,突然换了一张脸,真是越看越别扭

    “生个火”他回头对正在往皮囊里装水的陈铁说道

    “是”陈铁动作很麻利,一会就生起了一堆火

    陈牧将换下来的旧衣服,连同鞋子,全都扔进火堆里,看着它们在火焰中迅速燃烧,冒起了不同颜色的焰火

    刚才他们走了很长的路,估算下来,起码两三个小时这个身体的底子真不错,走了这么久的山路,却不觉得疲累

    一路上,他整理了一下那些属于这个身体的记忆碎片,得出了一些关键的信息

    他目前的身份,出自一个富贵家庭,应该是近期,家庭出现了重大变故,遭人追杀,被杀后,他魂穿过来,占据了这具身体

    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记忆了,连原身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只知道应该是姓霍

    幸好,他完整地继承了语言这一块,不然的话,连交流都成问题,那才真是要命

    综合起来,他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很有限,只知道这是一个类似古代的社会而且,由于遭到追杀,加上没有原身记忆,他不能去继承这个身体原有的身份

    他想要融入这个世界,还得从陈铁这个年轻人身上入手

    一路上,陈牧已经大致摸清了陈铁家里的情况,父亲是猎户,下面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他十四岁,被父亲送到落枫城一个铁匠那里当学徒,后来铁匠死后,他将铁匠的骨灰送到郡城,进入了莫氏武馆

    陈铁并不是个擅长言辞的人,话不多,基本上问一句答一句陈牧也没有追根问底,尽管有着一肚子的问题想问

    他不知道陈铁为什么会这么畏惧他,却明白要端住架子的道理别看陈铁一副胆小懦弱的样子他却一点也不敢小看这个人

    按照陈铁的说法,从郡城到楼下村,有几百里的路程其中有不少山路,他敢孤身一人赶路,就不是什么普通人

    如果陈铁察觉他只是个空架子,恶向胆边生,动起手来,他多半不是对手

    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跟别人打过架更何况是一个从武馆出来的人?

    陈铁外表看起来挺憨厚,可是,他绝不会将自己的命运,寄托在别人的一念之仁上,不管怎么样,要将主动权掌握在手上

    陈牧看着衣物在火焰中烧为了灰烬,说道,“将火扑灭”

    陈铁依言行动,抓起旁边的沙子,将火扑灭了

    最后,陈牧让他衣物的灰烬连同烧剩的木炭,都扔到了溪水中,看着它们顺水漂走,才说道,“走吧,希望在天黑之前,能赶到你说的那个村子”

    两人继续赶路

    …………

    入夜前,两人赶到了陈铁说的村子——与其说是村,不如说是寨,四周全用木桩围着,留着一个大门进出,还有人在守着,见到他们,守门人显得很警惕

    陈牧看这阵仗,就知道这个世道恐怕不太平

    陈铁出面跟村民沟通,说的是一种本地的方言,陈牧一句都听不懂,最后,寨子里的人让他们进去了,住在了一户村民家中

    陈铁明显跟那户人家相熟,主人家拿出了肉菜招待

    肉是腊肉,吃起来又硬又咸陈牧吃的时候,更加想念地球的食物,要是有卤肉,烧鸭,哪怕是猪耳朵也好……

    他们晚上在这里住下了,屋子很简陋,床就更不用说了,躺在上面,能闻到一股潮湿的霉味

    他躺在上面,前面一片漆黑,四周寂静无声,偶尔响起一两声狗叫他想着地球上的父母和女友,久久不能入睡

    …………

    不知过了多久,陈牧迷迷糊糊睡着了,突然感觉到一阵强烈的坠落感,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眼前是一座阁楼样式的空间

    “这是什么地方?”

    他心里震动,冒出一个念头,“难道,我又穿越了?”

    很快,他就收摄住心神,打量起这个地方

    这座阁楼不大,四五十个平方,光线很暗,正前方有一个方桌,上面有一盏样式古朴的油灯在燃烧着,发出明黄的光芒

    除此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他走到墙边摸了摸,黑漆漆的墙壁触手坚硬冰冷,不像是木板他转了一圈,没有找到门之类的设置,有些疑惑,“一个独|立的空间?”

    最后,他的目光落在那盏灯上,走了过去,伸手想摸,距离二十公分时,就遇到了一层无形的阻碍

    “这是我的穿越福利吗?”他心中有了猜测

    “可是,它能做什么?也没个说明书”

    他摸索了半天,还是一无所得,正有些泄气,突然眼前一黑,一晃之间,人已经醒了过来

    他定了定神,发现回到了现实中,能看到窗户的缝隙透进来一些亮光,门外有了一些动静他起身出到外面,主人一家已经开始忙活,两个十来岁的儿子在挑水劈柴,小一点的女儿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蹲在灶前烧火,家里的老太太正坐在门前,用枯瘦的双手搓着一条粗大的麻绳

    这个场景,生动地展示出这个世界贫苦农民的生活

    陈铁也起来了,正在屋前指点那个半大少年劈柴的技巧,看见他,恭敬地喊道,“叔”

    “早”陈牧点点头

    为了方便隐藏身份,他原本打算让陈铁叫他大哥,谁知陈铁不肯,非要叫他叔他想以长辈的身份更好也就没反对

    陈铁才十七岁,他穿越前已经三十了,也不算占便宜他长得偏成熟,好几次在路上被大学生模样的人问路,都是被喊大叔都习惯了

    简单吃过早饭,两人继续赶路

    山路难行,不仅仅是路面崎岖,有时候根本看不出来有路,被各种蔓藤和蕨类植物掩盖了

    也不知道陈铁是怎么认路的,一路前行,几乎不用思考

    整整一天,两人都在赶路,经过落枫城的时候,终于有了一条平整一些的道路

    陈牧只是远远看了一眼那高大的城墙,没有进去的意思

    这个时代,城市里耳目比较多,不利于隐藏身份想要躲避可能的追杀,最好还是到广大的农村地区

    越是远离落枫城,四周越是偏僻,总算是比昨天好一些,有一条狭小的山路,显然经常有人走,肉眼能看见路的痕迹

    两人的速度快了不少,太阳落山前,他们终于赶到了目的地,楼下村

    这个村子建在两条山脉之间,一条狭长的山谷地带,村子没有围上木桩,看起来这边的治安环境要好一些

    进了村子后,陈铁突然飞奔起来,冲向了其中一座屋子

    陈牧在后面跟着,接着,就听到一声哭喊,“爹——”

    这声呼喊,勾起了他的心事,又想起了另一个世界的父母,停下脚步,站在那里,眼圈慢慢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