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真不想穿越》正文 003 黄坚
    第二天,陈铁的父亲下葬了,陈牧将整个过程看在眼里,这个世界的丧葬,跟古代很相似,实行的也是土葬,相信人死后有灵,最后回归冥君的怀抱

    下葬后,整个村庄又恢复了平静

    陈牧便在陈铁家住下了,陈铁介绍他时,只说是来自郡城的贵客至于私底下是怎么说的,他就不清楚了

    傍晚,陈牧站在村口附近的一个山坡上,此时太阳快要落下了,夕阳将他的脸映得红彤彤的

    他凝望着对面那座山,神情落寞

    这几天,他过得有点生不如死,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网络,这些也就算了,最多就是不习惯的问题

    连纸巾都没有,上完厕所居然要用竹片,还是共用的这真的是不能忍

    吃的更糟,主食是一种黑黄色的糊糊,白水煮出来的野菜叶子,一点调味料都没有,肉是不知放了多久的腊肉,从外面到里面,全都黑了,而且有一股异味

    晚上睡觉,连张被子都没有,山风从窗户的缝隙吹进来,呜呜作响,听着有点碜人

    生存环境极为恶劣

    他无比怀念地球上的生活,特别是他睡的床垫,空调,还有老妈做的菜

    有时候他心里想,还不如就这样直接死了算了

    这个念头在他心中一闪而逝,就被他压了下去

    他的生活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至少,作为一名完成了九年义务教育,三年高中,四年大学的学习,加上六年工作经验的现代人在这个生产力水低下的世界,有自信能活得很好

    再加上,他还有一个穿越福利,虽然到现在为止,他都没有发现那个阁楼的用途,好歹是一个金手指,总有一天能够发现它的奥秘

    所以,他必须好好活下去

    他将注意力重新放在对面那座山,隐隐的,能看见一座建筑

    这几天,他将村子四周都逛了一遍,思考着怎么改善生活,想到了几个法子,但都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见效

    【回去问问陈铁】

    他心中想道,这时,就听到一阵蹄声传来,转头看去

    通往村外的小路上,几匹马飞奔而来,骑在马上的是几名年轻男女,虽然隔着一段距离,看不清长相,光看衣着,就知道肯定是富家子弟

    【是那座园子的主人?】

    他心想道在村子里,有一座庄园,跟村子里的房子不是一个画风听陈铁说,属于一个姓黄的大户人家,平时只有管事和几名杂役在打理,主人家偶尔会过来游玩打猎

    没想到刚来才几天,就被他碰上了

    这时,最前面那个一身白衣的男子朝他这边看了过来,跟他隔空对视了几秒

    “是不是应该找个机会,跟他们接触一下?”

    等对方走远后,陈牧心中想道

    …………

    在天黑下来之前,陈牧回到陈铁家,客厅里,只有陈铁一个人在等他桌上点着一盏灯,灯光昏暗

    见到他进来,从厨房里端出饭菜,然后站到一边,那毕恭毕敬的样子,就像是仆人一样

    在人家里白吃白喝,还被当成了大爷就算陈牧脸皮再厚,也有点不自在

    记得第一天的时候,他一个人坐在桌上吃饭,陈铁一家人都躲在厨房里吃他差点绷不住

    从那之后,他都是每天过了饭点再回来

    “坐吧”他让陈铁坐下,说道,“刚才我看见几个人骑着马进了村子,他们是谁?”

    陈铁答,“听人说,是黄家的公子小姐,带着一位表小姐过来游玩”

    陈牧又问,“在村子西边的一座山上,好像有一座建筑,那是什么地方?”

    陈铁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哦,那是一座荒废的道观”

    “道观?”

    “对,已经荒了很多年了,我小时候去过,很破”

    陈牧又问了上去的道路,在听他说的时候,饭也吃完了

    在这里,夜晚没什么娱乐活动,都是很早就睡了

    陈牧这几天也习惯了早睡,睡着后,再次进入了那座阁楼空间,又是一翻摸索,依然徒劳无功

    …………

    第二天天没亮,陈牧就醒了过来,来到屋外,外面白蒙蒙的一片,又起雾了

    这几天,每天清晨都会起雾,等到太阳升起,很快就会散去

    这么大的雾,爬山不方便,他打算等到雾散掉之后再出发

    他不想在陈铁家里多待,简单吃过早饭,就到村子外面逛了起来,主要是观察本地人的耕种

    他外公家是农村的,小时候去外公家玩耍,也下过田插秧,收割过水稻对于农事有一点了解,不多,就是对于沤肥这些有基础的概念

    通过这几天的观察,这里的人耕作手段还很简陋他好好钻研一下,让粮食的产量提高一些,肯定不成问题

    可是,这个见效太慢了,至少要几个月,甚至一两年时间

    至于烧玻璃,蒸馏高度酒之类的手段,他没有考虑过,一来不懂,二来太引人注目,不适合当成赚第一桶金的手段

    他一边走一边想,不知不觉间,东边的太阳升起,村里的雾开始散了

    一抬头,他发现自己来到了黄家的那座庄园前,正要往回走,大门突然开了,一男一女走了出来,他们换了一身打扮,男的背着一张弓,女的手里牵着一条猎犬看样子是要去打猎

    既然照面了,自然不能当作没看到,陈牧微笑点头,算是打声招呼眼睛忍不住往那个女的身上看去整个村子里,就没有哪个女人称得上漂亮,营养不良加上终日劳作,大多又黑又瘦

    乍一看到一个肤白貌美的妹子,真的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那个男的主动开口了,态度颇为和善,“在下黄坚,不知阁下怎么称呼?”

    他说的是标准的官话而不是本地的方言

    “在下陈牧,游历到贵地,担心太过冒昧,所以没有上门拜访”陈牧客气地说道

    黄坚笑道,“客气了,我跟舍妹要上山打猎,少陪了”说完,带着身旁的女孩走了

    陈牧目送他们离开,对于这个黄坚的第一印象还不错,看起来斌斌有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