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真不想穿越》正文 006 功能
    陈牧再次进入了这个神秘的阁楼,意识到有救了,脱离了之前那种什么都无法控制的状态,就有更多办法可想

    “咦?”

    马上,他就发现不对,阁楼的空间变大了,原本只有四五十平方,现在往外延伸出去一截,足足扩大了一倍

    一时间,他又惊又喜

    这几天,他想了很多办法,阁楼都没有什么反应没想到这个时候出现了变化

    这座阁楼,是在他穿越之后才出现的,很可能跟他的穿越有关,只要将它的秘密弄清楚,说不定有机会穿越回地球

    “怎么变暗了?”

    随即,他发现阁楼的光线变暗了许多,回头一看,见到那盏灯灯芯处火光摇曳,有些暗淡,看起来随时会熄灭

    不知为何,他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产生了一种预感,如果这盏灯熄灭的话,会有非常可怕的后果

    他盯着那盏灯看了一会,见火光虽然微弱,却慢慢稳定下来,一时半会应该不会灭掉才稍微放下心来

    接着,他看向了那块增加的区域,原本,阁楼呈正方形,现在多出一间,变成了长方形他忍不住好奇,走了过去

    刚踏入那片区域,眼前景像突然一变,又回到了那间道观内

    “怎么回事?”

    他正惊疑间,黄坚再一次出现在面前,脸上带着冷笑,他心中大震,来不及反应,一抹寒光在眼底闪过,胸口就是一凉

    “我又死了?”

    他心都凉了半截,过了一会,眼前的一切消失,又回到了那个光线昏暗的阁楼

    他发现自己没死,摸了摸胸前,见上面没有伤口,才反应过来,“原来刚才只是幻象”

    所以说,这个阁楼的功能,是重现自己死亡时的场景?

    如果真是这样,那也太鸡肋了吧

    他站在原地思索了一会,再一次踏进了那块区域,果然,眼前景象一变,又变成了那座道观,黄坚也出现了,还是一脸冷笑

    这一次,他有了准备,以最快的速度往后退,一步还没跨出,胸前再次一凉眼前的一切再次消散

    “果然!”

    他下意识地摸向中剑的胸口,虽然知道只是幻象,是假的,但是那种被死亡笼罩的感觉,实在是不好受

    “这个功能真正的意义,是让我增加对敌经验”

    他终于开发出了这个阁楼的功能,心中喜悦

    不过,刚才他提前有了准备,还是没能躲过那一剑,虽说有环境限制的因素当时他身处在神像后,只有不到半米的空间,不能向两边躲避,只能往后退

    但也证明黄坚出剑速度非常快,快得他反应不过来

    他深吸了一口气,再次走了过去,“再来”

    一秒后,眼前的幻象消失,他捂着胸口退了出来,眉头紧皱着黄坚的剑太快了,他刚才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黄坚的动作,却完全看不清,只感觉到一抹寒光闪过,就中剑了

    普通人跟练武之人的差距这么大吗?

    他有些难以置信

    他不死心,第四次尝试……

    …………

    十次过后,陈牧认清了自己跟黄坚的实力差距,不论是向后退,还是往下躲,都避不开那一剑

    “再来”

    他一咬牙,再一次踏进了那片区域,这一次,场景却有了变化,眼前出现的不再是黄坚,而是一男一女

    这样的变化,出乎他的意料

    女的背对着他,看不清脸,一袭白衣,身材修长,手里握着一把剑,站在那里,就有一股出众的气质

    男的一身黑衣,身材矮壮,空着手,眉骨突出,脸上没有表情,目光凶悍

    四周的场景还是那座道观,陈牧猜测,这一男一女肯定是神武阁的叛徒和追杀者

    这时,他眼前一花,两人已经撞到了一起,一股气流向四面八方爆开,白衣女子飞了出去,撞在后面的墙上,将墙撞出一个洞

    这种破坏力,看得陈牧眼睛一抽这已经超出武功的范畴了吧

    思绪转动间,一道白影又飞了进来,跟黑衣男子斗在一起两人的速度太快,他完全看不清

    几秒后,两人再次分开,分别倒在地上

    白衣女子坐着,左肩上插着一柄剑,用右手撑着地,嘴里咳出血来,喃喃说了一句话,将剑拨了出来,就倒了下去血流了一地,多半活不成

    另一边,黑衣男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眼中有一个血洞更是死得不能再死

    双方两败俱伤

    这一翻打斗,只有短短几秒钟,陈牧看得是心惊肉跳,同时也是一脸的懵,刚才黑衣男子已经将女子的剑打飞,插到她自己身上明明胜券在握,怎么突然间胜负翻转,被反杀了呢?

    这时,眼前的景象消失,恢复到阁楼内的样子

    他向前走了几步,见不再出现幻象,便退回到那盏灯前,躺到地板上,闭上了眼前

    经过这些天的摸索,他已经知道了两种离开这座阁楼的方式

    一是待到时间结束,自动离开,他估算过,大概是两个小时的样子

    第二个办法是在这里入睡,等睡着后,就会离开

    他躺在硬硬的地板上,虽是闭着眼睛,却是心烦意乱,短短的一天里,发生了那么多事,他的心情很难平静下来

    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不知道一觉醒来后,会是什么样子是像往常那样醒来,还是又回到刚才那个状态

    “冷静”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去想这些东西,躺了很久,才渐渐进入梦乡

    …………

    啾啾——

    陈牧睁开了眼睛,看见了一片血红,闻到的是浓重的血腥味,一个激零,从地上坐了起来

    接着,他想到了什么,转头四顾,发现是在道观里,心头一阵狂喜,“真的活过来了”

    他手忙脚乱地拉开衣服,见胸口的剑伤已经愈合,只留下一个疤痕

    谢天谢地

    这一次死里逃生,他的心情难以形容的兴奋

    “不对,现在还不是庆祝的时候”

    他反应过来,意识到还没有脱离危险,如果黄坚回头看见他没死,那他就真的死定了

    他往道观外面看去,见天已经亮了,从地上爬起来,可能是站得有点猛,头脑有些眩晕,他不敢乱动,在原地站了一会,才缓过来

    “应该是失血过多,有点贫血”

    他轻轻摇了摇头,走出两步,赫然见到地上的一具尸体,正是在阁楼的幻象内见到的那个黑衣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