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真不想穿越》正文 009 雨
    “仙人醉是神朝宫庭的不传之秘,没想到落到了你的手中”女子的气息有些不稳了

    “秦小姐见闻广博,黄某佩服”黄坚的声音也有些虚弱,“如果你想要拖延时间的话,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中了仙人醉,几天之内,别想动用真元”

    女子冷笑道,“你中了我一记真元剑气,不尽快找人驱除,就是修为尽毁的下场”

    “不劳秦小姐担心,半日之后,我黄家的增援就会赶到”

    黄坚说着,突然叹了口气,“听闻秦小姐年不过双十,就已经是真元中境,真是天纵奇才可惜,自当年秋雨剑圣叛出神武阁后,神武阁对于叛出的弟子,都是奉行杀无赦的原则姑娘这次回去,多半是凶多吉少,从此人间少了一个武道奇才”

    “你不过真气八重,中了我一记剑气,还能说这么多话,所练的武功不简单为何会屈居于小小的扶风郡?”

    黄坚一笑,“能得到秦小姐的夸奖,不胜荣幸如果你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可以告诉黄某,黄某会尽力帮你——咳……”

    他说到一半,又咳了起来,这一咳,就停不下来,一直咳得撕心裂肺,最后仿佛气都喘不过来

    这时,陈牧原本有些眩晕的头脑,慢慢恢复了过来,也明白了为什么她要一直跟黄坚说话,原来是为了引动对方的伤势

    他心中浮起一丝希望,要是黄坚就这样死了,那样他才有一线生机

    过了一会,咳嗽声停了下来

    女子再次说道,“不错,你的基础稳固,不出十年,就能踏足真元境”

    陈牧听她这么说,就知道黄坚并没有死,心中不由急了可是他现在根本动弹不得

    刚才倒地的时候,他多半就中了暗器,就是他们口中说的“仙人醉”,连白衣女子都样的强者都没办法,更何况是他呢

    现在的情况是,其余人都死光了只剩下他们三个倒在地上,两个中了毒,一个受了内伤,大家都动不了,陷入了一个僵局

    可是,黄坚刚才说,黄家的增援半日后就会到来到时候,等待他的,将是万劫不复的下场

    他不知道黄坚有没有认出自己,但他不敢赌

    从昨天进入道观后,经历了这么多的意外与变故,连死亡都经历了一次,可以说是倒霉透顶但是他并没有泄气,在他前三十年的人生经历中,也经历过人生的低谷,一样挺了过来

    哪怕现在几乎陷入了绝境,他也没有放弃希望

    他浑身没有了知觉,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像是打了全麻一样,连转一下头都做不到只能盯着天空

    从早上到现在,天上就笼罩着一层阴云,这个时候,估计接近中午了,却一点天晴的迹像都没有,反而越来越阴沉了

    四周只有呼呼的风声,黄坚和白衣女子都没再说话,也不知道他们是死是活

    他将注意力集中在双手,尝试感应手的存在,却什么都感觉不到那种感觉,就像是遭遇了鬼压床一样,明明有意识,却怎么也醒不过来,也动不了

    真是让人绝望的无力感

    时间一点点过去,他的心里一点点往下沉,却不肯放弃努力

    “他是不是死了?”

    突然,白衣女子再次开口了

    接着,黄坚说,“没有,普通人中了仙人醉,只会睡死过去,没有几天都醒不过来”他说得很慢,声音也不大,看来刚才伤势发作,受创不轻

    “能不能不杀他”

    陈牧听到这里,心中一怔,没想到,她会为自己求情

    “真是没想到,堂堂神武阁的真传弟子,在这种时候,居然会为一个不通武功的普通人求情”

    女子说,“他救过我”

    “如果是别的事情,黄某可以答应你,但此事不行,此人跟黄某有些未了的恩怨”

    陈牧一听,就知道他果然认出了自己,却一直没有表露出来,心机真是深沉得可怕

    他心中念转间,就听到女子冷冷地说道,“你若是伤了他的性命,日后只要我不死,必杀你”

    他心头一震

    黄坚的沉默了一会,沉声道,“你就不怕我现在就杀了你?”

    “你不敢”

    陈牧仿佛能够看见她说这句话时,眼中那淡淡的不屑

    是啊,如果黄坚要杀她的话,就不会大费周章,用“神仙醉”来对付她了直接用见血封喉的毒药,此时她多半已经成了尸体

    到了这里,再没有说话声传来

    陈牧听着耳边呼呼的风声,看着天空中浓郁的阴云,视线中有毛发一般细微的东西出现,随即,他感觉脸上一凉,才明白过来,下雨了

    凉?

    突然,他心中一喜,尝试着动了一下手指,有一些感觉,但还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

    视线中的雨很快从毛发连成了丝线,落在脸上,一股寒意从后脑勺升起,向四处蔓延,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他惊喜地发现,自己能动了有些吃力地抬起手,一动之下,手部肌肉又酸又麻,就像是无数蚂蚁在咬

    他咬牙强忍着这种酸麻,用尽一切力量撑着地,坐了起来

    “咦?”女子发出一声惊咦,声音有了些起伏,“你能动了?”

    陈牧艰难地转过身,没有说话,而是看向邓黄坚他此时盘腿坐在十米开外,路边的杂草丛中,身上脸上沾满了草屑,看起来异常狼狈

    黄坚正用惊疑的目光看着他,脸上泛着一股青气,看起来像是在疗伤

    他没有贸然上前,昨晚在阁楼中,他已经领教过了,自己跟黄坚的实力天差地别就算对方有内伤在身,他现在这样子,肯定也敌不过,上去就是送死

    他在积蓄力量,等肌肉的酸麻劲过去,体力恢复一些后再动手

    “你……能动的话,就过来”

    他听到女子的话,看了过去,她在另一个方向,五六米外,趴在路边一块石头上,一身白衣在沾满了污泥,正看着他

    他从她的声音听出了一种紧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