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真不想穿越》正文 011 山谷
    “我们到了”

    陈牧看着前面那座造型奇特的山,木然地说了一句

    随后,胸膛里有一股狂喜炸开,他的神情一下子变得生动起来,激动地大喊道,“我们到了”

    他低头往怀中的女子看去,见她眼睛依旧紧闭着,人事不知不由深吸了一口气,意识到现在还没有真正脱险,迈起步伐,往前方走去

    心中燃起了希望后,原本疲惫不堪的身体,又生出了新的力量,速度又加快了许多

    雨逐渐变小了,眼前的那座山也变得清晰起来

    不一会,他就发现那座山的山脚下,有一个位置雾气特别浓重,猜测那里很可能就是白衣女子所说的那个山谷

    都说望山跑死马,看着不远,走起来却不近

    他花了近半个小时,才走到那片浓雾前眼前的一切都被浓雾遮盖,里面什么都看不见里面是不是山谷,他也不确定

    可是,他此时体力真的快耗尽了,双腿像是灌了铅一样,每迈出一步都需要极大的毅力都到这里了,也只能硬着头皮往里走了

    走进浓雾后,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他只能试探性地往里走脚下传来的感觉,像是草地

    走了近百步,眼前突然豁然开朗这是一个面积很大的山谷,光是他能看到的,就有好几个足球场大,地面绿草如茵,远处能看到一片湖,被雨水带着阵阵细微的涟漪

    他没有细看,很快发现不远处有一个山洞,赶紧向那边走过去现在怀中的女子生死不知,需要一个避雨的地方帮她检查一下伤势

    他刚走出两步,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低头一看,是一副白森森的尸骨,把他吓了一跳

    绕过这具尸骨,他走到山洞前,并没有直接进去,先是观察了一会

    山洞里面的空间很大,从洞口往里,只能看见一部分,地面干燥,也没有什么异味应该没有猛兽在里面

    他这才踏进了洞口,也不深入,就在洞口的位置,找个块干燥的地方,就这样抱着怀中的女子坐下

    从早上到现在,他一直都在亡命奔逃,大部分时候,都抱着一个约一百斤的妹子,真的是筋疲力尽现在终于到了一个安全的地带,也淋不着雨,哪怕凹凸不平的地面有些硌人,他都不愿意再动一下

    他记着白衣女子昏迷前的话,没有将她放到地上她当时那么郑重其事地交待,必然有她的道理,他也不敢自作聪明

    当初刚出来工作的时候,他就犯过这样的错误,不把上司交待的事情放在心上,按照自己的理解去做,结果出了问题,挨了不少骂

    接着,他看着怀里的女人,犯起了愁

    他隔着湿透的衣服,还能感觉到她的体温,证明她还活着可是她受了伤,伤口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浑身衣服湿透,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至少,得生个火

    “对了……”

    他想起身上的包裹,就是从那个被女子杀掉的男子身上得到的那个忙将包裹解下来,打开

    里面东西不少,而且还是干的,这个包裹不知是什么材质,居然是防水的

    他一眼看到里面的两块打火石,心中一喜,忙将它拿了出来,这打火石他见陈铁用过,知道怎么生火

    接着,他又拿起一个用油纸包着的东西,上面食物的香味在引诱着他,打开油纸,里面是一大块油饼,还有肉干

    那肉香,勾得他口水都出来了

    他早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拿起饼子就往嘴里塞,狼吞虎咽一般,将饼和肉干都吃了个精光,因为没有水,差点被噎死

    吃完后,他看向另一个包着的油纸,打开看了一眼,同样是一张饼和肉干,他强忍着吃掉的冲动,将它重新包好,放回到包裹内

    吃了东西后,他也恢复了些力量,将包裹重新背到身后,抱着女子站起身,向山洞内走去

    他很小心,特别注意脚下有没有毒虫之类的出现

    山洞内颇为宽敞,借着昏暗的光线,他一眼看见洞口旁,有一堆没有烧尽的木柴,很显然,之前有人在这里待过

    他心中一喜,走过去,用打火石将那堆柴火点燃,这些木柴很易燃,火光也很明亮,借着火光,他打量了一下这个山洞

    角落处,还剩一些木柴,不是很多,暂时够用了

    他在火堆旁坐下,将弓和箭都放到一边看向怀里的女子,见她眼睛紧闭,小声说,“冒犯了”

    他说着,解开了她的上衣,只见左边肩膀下面一点的位置,有一道伤口,血肉外翻,正不停渗出血水

    “嘶——”

    他看得有些抽冷气,赶紧将背后的包裹解了下来,从里面取出一件干净的衣服,拿起剑,割下一片衣角,帮她将伤口擦拭干净

    整个过程,她一点反应都没有

    陈牧更加担心了,看来,她伤得比想像中更严重他迟疑了一下,最后一咬牙,将她身上的湿透的衣服脱下来

    在火光的照耀下,她的肌肤泛着让人眩目的光泽

    陈牧看得呼吸有些急促,他以前常常看到小说里描述肤若凝脂、吹弹可破,现实中却从来没有见过,现在才理解这两个形容词是多么恰当

    他没敢全部脱掉,从包裹里拿出一件干的衣服,裹在她身上

    他能做的,也就这些了,包裹里有几个小瓷瓶,也不知道是疗伤的药还是毒药,他也不敢乱用

    他坐着胡思乱想了一会,旁边的火堆很快驱走了他身上的寒意,暖洋洋的,他觉得眼皮越来越重,虽然不断地提醒自己要保持清醒可是实在是熬不住那股深沉的困意

    就在半睡半醒间,他听到怀中女人动了一下,睁眼一看,只见她身体微微颤抖着,眉头紧皱,嘴巴翕动着,不知道在说什么

    “你说什么?”

    他问了一句,见她没反应,将耳朵凑了过去,隐隐听到她喊的是“妈妈”

    原来是在说梦话

    他看着她眼角滑落的泪水,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他亲眼见到她如何大杀四方,终结了六个男人的生命此时此刻,却是如此柔弱

    “没事了”他小声说着,轻轻拍着她的肩膀

    过了一会,她渐渐平静下来,再次陷入了沉睡

    陈牧也有点熬不住,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