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真不想穿越》正文 012 杀意
    陈牧的睡得很浅,介于半睡半醒之间突然,脖子上传来了一阵刺痛,他一下子惊醒过来,睁眼一看,一把剑正贴在他的脖子上,剑刃上传递过来的寒意,让他僵在那里

    剑正握在怀中的女人手里,她已经醒了过来,眼眸中映着两团火焰,目光却是冰寒刺骨

    陈牧只觉得寒意透体,喉咙有些发紧,“你,你这是干什么?”

    女子的声音从牙齿里挤出来,“你对我做了什么?”

    他心下一沉,解释道,“你别误会,我见你伤得这么重,帮你清理一下伤口,脱掉湿的衣服,除此之外,我什么都没……”

    啪——

    说到一半,他的脸上就遭受到一记重击,耳朵里嗡的一声,脸上火辣辣的痛心中腾地冒出一团火,他冷冷地说道,“原来,你就是这样对待救命恩人的”

    “哼,不安好心”女子眼中的寒意越来越重

    陈牧看得出,她已经动了杀心,也豁出去了,冷笑道,“你自我感觉未免太良好了吧,就你这姿色,你求我我都不要”

    女子脸上大变,怒道,“你找死”

    “要杀就杀,啰嗦什么?”

    陈牧自知这次多半在劫难逃,干脆闭上了眼睛只是心中多少有些不甘,好不容易从黄坚手中逃脱,结果却死在了这个一同经历过生死的女人手上

    如果没救她的话,也许就不会有这一劫了

    当然,这也是想想而已,当时那种情况,两人也算是过命的交情,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将她一个人丢在那里

    出来社会好几年了,也经历过不少事情,他却没办法让心真正狠起来

    以她的力量,一剑下去,说不定将他连头砍下来,那样就真的死翘翘

    他的脑中闪过各种念头,过了好几秒,预想中的死亡并没有到来原本贴在脖子上的剑反而移走了

    “现在杀你,你心中一定不服你的命暂且留着,等出了山谷后,我给你一年时间,一年后,我会去杀你”女子的声音冰冷彻骨

    陈牧心下一松,这也算是死里逃生吧他没有说话,也不想理会这个喜怒无常的女人

    “闭上眼睛”女子说道

    他将眼睛闭上,接着怀里一轻,她已经离开了他的怀抱,隐隐能听到悉悉嗦嗦的声音,应该在穿衣服

    过了一会,她又说,“把曾磊的包裹给我”

    他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从那个黑衣男子身上拿来的包裹,睁开眼睛,直接解下来,扔了过去

    女子打开包裹,从里面拿出两副镣铐,将它们接在一起,然后扔过一头,说,“扣到手腕上”

    陈牧盯着那个银色金属做成的圆环,语气不善地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女子自顾自将另一端往右手一扣,锁上后,说道,“此处是南楚七大凶地之一,叫幻神谷,进入谷内的人,就会在重重幻境中颠狂而死你若不想落得如此下场,就将它戴上”

    陈牧听她这么说,她本人也戴上了,也就不再犹豫,扣到手上这副镣铐做得很精巧,自动扣死,中间有个钥匙孔连接中间的锁链只有小指粗细,并不是很沉重一动之下,锁链发出叮当的脆响

    他心中有些疑惑,戴上这个,就能抵抗幻境了吗?

    可是,女子不愿多说,从那个包裹里取出一个瓷瓶,倒出一粒药丸吞了下去,就盘坐在地上不动

    陈牧跟她差不多算是撕破了脸,她不说,他也不问干脆靠在墙壁上,闭上眼睛继续睡觉两人之间的链子也就两米左右,她坐着不动,他也做不了什么

    现在,两人真的成了一根绳上的蚂蚱,在解开镣铐之前,谁也走不掉

    他倒是有点明白刚才她为什么没有杀他了,他要是死了,她一个人恐怕也无法离开这个幻神谷

    …………

    陈牧确实是累坏了,到了现在,才可以可以安心睡一觉这一觉,睡得特别沉

    不知过了多久,他醒了过来,一动之下,只觉得脖子又酸又痛,伸手揉着后颈,猛然发现不对

    这是哪?

    眼前是一座气象森严的大殿,四周雕龙画栋,地面是金黄的金砖铺成

    “怎么会这样?我明明是在山洞里睡着的……这是,幻境?”

    他想起睡着之前白衣女子的话,看向自己的左手,却发现原本戴着手铐的手腕上面空无一物心中不由一惊,伸手摸过去,什么也没摸到

    “连手铐也不见了”

    他完全蒙了,过了一会,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别慌,先捋一捋”

    “有可能是阁楼再次发生了变异,这里睡着之后,会进入的阁楼空间”

    很快,他就想到了一个可能

    “或者,她还是忍不住把我杀了,然后,我再次穿越了,到了另一个世界”

    这也能说得通

    他用力摸了一把脸,转头看向后面的大殿的大门,“不管是什么可能,先到外面看一看”

    他转身就走,走出几步,突然感觉不对,“怎么动不了?”

    回头一望,见左手悬在后面,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拉住了

    这诡异的一幕,让他头皮一阵发麻

    他完全没有任何感觉,就像那只手不是自己的他用力扯了几下,还是动弹不得,完全失去了控制

    就在这时,左手控制着他的身体往后,拽得他一个踉跄,整个人扑倒在地

    “这……那个镣铐”

    他吃痛之下,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可能重新站了起来,用尽全身的力量,一拉左手,很快,又动不了了

    他伸出右手,在前方一挥,在中间遇到了一股无形的阻碍,被拦在那里可是,手上一点知觉也没有

    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果然,面前的一切,都是幻镜他手上依然扣着镣铐,却看不见,也感觉不到,连触觉也受到了欺骗

    他忍不住再一次摸了一下左手手腕,不管是视觉还是触觉,都告诉他上面空无一物

    “太可怕了”

    几秒后,他长长吐出一口气

    这个幻境,能欺骗人的眼睛也就算了,连触觉都能瞒过

    也就是说,如果此时白衣女子一剑刺过来,他也感觉不到,会毫无知觉地死去

    光是想想,就让人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