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真不想穿越》正文 013 提线木偶
    陈牧正思索间,突然腰弯了下去,下意识地站直,双腿的肌肉感到了无形的压力随即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那位看不见,也感觉不到的白衣女子,跳到了他的背上

    此时,他的心里感觉像是日了狗、

    他真是恨不得将她给甩下去,最后还是克制住了

    现在这种时候,他们就是绑在一根绳上的蚱蚂,必须要通力合作,不然,肯定会一起死在这里

    她腿伤没好,走不了路,也只有用这种方式了

    “你这是想去哪?”

    他知道对方肯定听不见,还是忍不住说道果然,等了好几秒,一点回应也没有

    这个幻境,仿佛将他们隔在了两个维度,看不见,听不着,也感觉不到还好,相互之间能够接触得到,物理的存在,还无法抹掉

    这时,他的手自行抬了起来

    他看着手指的方向,正是大殿的门口,当即明白过来,不由叹了口气,真是形势比人强,此时,他就算再不情愿,也只能继续充当她的双脚

    他向大殿外走去,出了外面,雨已经停了,山谷还是那座山谷,一眼看去,似乎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地上多了两具尸骨

    到目前为止,他遇过的三具,都只剩下骨头,应该死了很久

    他没有多看,在左手的“指引”下,往山谷内走去,地上到处长着低矮的植物,一些杂草,还有不知名的野花,

    他走得很谨慎,每走一步,都要试探一下,免得不小心踢到什么看不见的障碍物,莫名其妙受伤

    一路来到湖边,他的左手终于垂了下来,显然这就是她要来的地方

    接着,他感觉双腿一轻,她从他背上下来了

    “她到这里来干什么?”

    他有些好奇,喝水?还是,洗澡?

    想到后面那个可能,他赶紧摘下腰间的水囊,将水装满这个水囊是从陈铁家带来的,水早已经喝光,一直没时间装水

    装完水,他将水囊绑回腰间,就见到一条鱼悠哉游哉地游了过来,停在他面前,嘴巴露出水面,一张一合的,居然一点也不怕人

    他心中一动,忙拿起脚下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对着那条鱼猛砸下去,啪的一下,水花四溅,那条鱼白白的肚子翻了过来,飘浮在水面上

    他上前将鱼抱了出来,好家伙,起码有七八斤重,看着像草鱼

    “总算能吃一顿新鲜的肉了”

    他的心中油然生出一丝喜悦,穿越过来后,伙食实在是太差了,在他看来,跟猪食没什么两样肉都是肉干,新鲜的肉别说吃了,连闻都没闻过

    他捡了一块比较边缘比较锋利的石头,费力地将鱼给破了肚,掏出内脏,放到水里洗干掉

    然后从旁边找了几根长一些的草,试了试,足够结实,穿过那鱼鳃,绑好后,将鱼挂在肩膀的位置

    不一会,他的左手再次抬起,脚下一沉看来,她那边也完事了

    回去的路上,他在左手的“指挥”下,来到湖边的一片小树林,走走停停

    他猜她是在捡一些木柴,顺便也捡了一些

    总算往回走了,他发现刚才那座大殿旁,多了一座建筑,大门是敞开的,目光不由一凝

    他记得很清楚,刚进山谷的时候,那里只有一个山洞

    也就是说,这座建筑,是幻境出现后,才出现的

    回到刚才的那座大殿,应该也是昨天的那个山洞他感觉到那股无形的压力消失的时候,也坐了下来,开始生火

    幸好昨天他生火的时候,顺手将打火石揣在身上了,不然这会只能吃鱼生了

    生了火后,他将鱼插在一根树枝上,放到火上烤一边烤,一边回头,见身后空无一物

    而实际上,她应该就坐在那里,同样生着一堆火

    这个幻境,将他们两个分隔在两个世界

    很快,烤鱼的香味弥漫开来

    陈牧一阵狼吞虎咽,将半条鱼吃下肚,穿越过来后,第一次吃了顿饱饭,即使没放盐,也没有其它调味料,他也吃得异常满足

    剩下的半条,他又烤了一会,直到烤得干一些,放凉了,就放进怀里

    放在别的地方他不放心,就像那张弓和箭,睡之前就放在手边,醒来后就不见了

    至于干不干净,这个时候,也顾不上了

    他也不知道要在这个山谷内待多长时间,食物是相当宝贵的

    然后,他看着火堆,想了想,将火给灭了,免得那个女人不小心踩在上面,莫名其妙受了伤

    以前上班的时候,他对一个团队里面,因为私人恩怨,故意拖后腿的人可以说是深恶痛绝他跟她是有恩怨,可是现在他们面临着共同的困境,需要合作来应对

    这个时候,有什么恩怨也要先放到一边,不是耍小聪明的时候

    他灭掉火后,开始观察起这座大殿,殿内空无一物,墙壁上是一些寓意吉祥的纹饰和神兽画像也看不出来什么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他的左手再次动了起来,他不由得皱眉,“又要去哪?”

    想归想,他还是站了起来继续充当她的交通工具

    他对这个山谷一无所知,想要出去,还得靠她才行

    他走出了门外,看见左手指向了隔壁那座建筑的大门,心中一动,这正合他意,他也想去里面看一下

    走进这座新建筑的大门,里面是一座更大的大殿,同样是空无一物,四周的壁画也是一个风格,画着类似的东西

    他打量了一番,没有什么发现,心里多少有些失望就是不知道她有没有发现

    正想着,他脚下一轻,左手也垂了下来

    这个意思,是打算在这里落脚吗?

    他心里有些烦燥,一点情报也没有,也没办法跟她沟通,全都靠猜,就像个提线木偶一样,被她提一下才能动一下

    穿越到现在,他事事被动,一步步被逼到现在,没有被逼疯,已经算是神经坚韧了

    他心里发誓,以后绝不能跟这个女人打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