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真不想穿越》正文 015 赵氏子弟
    另外那具尸体倚在另外一根柱子上,两者距离二十多米

    陈牧走近一些,见尸体的面容已经腐朽干枯,显出骷髅的形状,不由松了一口气,仔细打量了起来

    尸体上穿着一件宽大的灰色长袍,一手捂在胸前,保持着坐姿,另一只手里抓着一块布,上面有暗红色的字看材质跟身上的长袍一样,从边缘的形状来看,应该是从长袍上面撕下来的

    山谷里的这些大殿有一些古怪的地方,其中一项就是没有灰尘省去了他清扫的工夫

    陈牧用手里的木棍将尸体手上的布片挑了起来,放到地上,展开来,只见上面写着:“南楚赵少华,击杀苏铁衣于此,可惜伤势太重,被困在幻神谷内,自知时日无多,留此遗言若日后有人到此,请将布包中的遗物交予赵氏后人,不胜感激有破妄珠与《太昊炼神篇》相赠,破妄珠可助人看破幻境,《太昊炼神篇》乃是上古修道秘法,颇具神妙”

    他看到最后面两句,心中大喜,不管是能看破幻境的破妄珠,还是修道秘法,都是他目前最需要的东西

    他用木棍挑开尸体上的长袍,看见腿上放着一个黑色的布包,还有一个册子和一颗小指指肚大小的珠子

    将这三样东西拨到地上,距离尸体一段距离后,他才将它们捡起来,顺手将那块写着字的布收起

    “如果这颗破妄珠能助我离开这个山谷,我一定将遗物送回”

    他对着尸体说道,转身离开了走到大殿门口的位置,很熟悉地抓起那根“无形”的链子,晃动了几下,很快,他觉得脚下一轻,背上的人已经下来了

    坐下后,他先将那颗破妄珠拿起来,材质像是白玉,上面还串着一根细小的红绳,应该是个吊坠

    他握在手里,朝白衣女子的方向看去,还是什么都没看到

    “难道需要真气之类的才能催动?”

    他很失望,又试了几次,还是一无所获正要放到一边,突然想到这小一颗,万一弄丢了怎么办,于是将它挂在脖子上

    接着,他拿出了那个册子,封面上写着《太昊炼神篇》上册的字样册子像是用一种绢制成的,比纸要薄要软

    他翻开第一页,看了几行,忍不住想翻白眼,上面的字他都认识,可是组合到一起,就看不明白了,真的是晦涩难懂,就像是汉语中的文言文

    他往后翻,粗略看了一下,全都是类似的写法,彻底失望了,将它放进怀里

    最后,只剩下那个布包,也是赵少华遗言中要交给赵氏后人的东西

    他小心翼翼地将布包拆开,见里面就放着一本厚厚的书,厚度是那本《太昊炼神篇》的十倍

    只见封面上写着《赵氏拳谱》,右下角有一行小字,“此乃赵氏存身之根本,凡赵氏子孙,不得外传,违者赵氏共杀之”

    “我又不姓赵”

    陈牧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直接翻了开来他现在最想的,就是拥有力量,一本拳谱摆在面前,怎么可能不翻来看看

    他只是答应将东西送给赵氏后人,却没说不能翻开来看

    他虽然有原则,但也不是不会灵活做事的人

    他看了一会,真的是欣喜若狂,上面的文字很直白,浅显易懂,而且,还生怕看的人看不懂,在旁边画了简略的图上面的内容,正是教导初学者如何进行武道修行

    这正是他最需要的东西

    他如饥似渴地阅读了起来

    按照看书的习惯,先快速读一遍,这本书总共有几百页,不到一个小时,他就翻到了最后一页,将书本合上后,他的眉头却皱了起来

    这本书上的内容涵盖两部分,一是锻体,一是练劲两者相辅相承,只有锻体到了一定的阶段,才能练相应阶段的劲,否则,很容易练出内伤

    这也还算正常,问题是其中一些锻体之法,要利用所谓的血煞之力,怎么看都不像是正派的法子

    比如说,在最初的时候,要找一处血煞凝聚之地,比如乱葬岗,在子夜的时候,将身体埋进去,只露出鼻孔呼吸,每天一个时辰,持续一个月

    光是看这个描述,给人的感觉就阴气森森的

    陈牧心中产生了疑虑,他确实有点难以接受这样的练法,但作为实用主义者,这样练能增强实力,捏着鼻子也认了问题是,万一日后因此留下隐患呢?

    他一时半会也下不定这个决心

    “现在这种情况,也没有安心修习的条件,先不要纠结这些”

    他想到当前的困境,将这个顾虑抛开,重新翻开第一页,这一次,他读得很慢,看完一页,还要停下来回忆一下

    当他看完最后一页,外面天都快黑了,看了整整一天

    他合上书,揉了揉额头,吐出一口气,将书本合上,闭上眼睛,默默想了一下书中的主要内容

    他没有过目不忘的能力,也就概括一下中心思想

    最后,他第三次翻开书本,以很快的速度将书翻了一遍,恐固了一下记忆,就将书重新包好,放进怀里

    看了这本书,他对于练武有了最基本的了解

    按照书上所说,练武最好的时机,是在十岁到十二岁开始太小的话承受不住血煞之力的侵袭,大一点也行,但最好不要超过十五岁,否则的话,日后无法达到武道巅峰

    陈牧现在的这个身体,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年龄,但肯定超十五了

    他也不气馁,上面也没有说不能练

    书上说了,如果是成|年以后开始练武,可以加量,因为成|年人的体质更好,可以承受更高强度的训练

    他一边在脑海里整理着书上的知识,期间,拿出鱼干吃了几口,喝了些水不知不觉,大殿内已经完全黑了

    他起身生了火,望着火堆,有些困乏,不一会,就进入了梦乡

    睡梦中,他隐约听到有声音,猛然惊醒过来,握紧了怀中的那根棍子,睁眼一看,见到前方有两堆火

    “两堆火?”

    他心中有些惊疑,就听到身旁响起一个冷冷的声音,“凭你也想娶我?”

    正是那个白衣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