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真不想穿越》正文 016 破妄珠
    陈牧愕然转头,见到白衣女子就坐在旁边,几乎跟他挨着,那把剑正横放在她的膝盖上,火光照耀下,她脸上冰冷如霜

    这个人脑袋有毛病吧?

    他原本惊喜的心情,瞬间破灭了,眉头皱起,心中想道

    好不容易能见面了,开口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个?

    他语气不善地说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却见她没有任何反应,一直看着前方他才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不一会,她再度开口,“你本身资质并不差,心思却不放在练功上,到处网罗手下,本末倒置你现在的实力,连我一剑都接不下,真是废物”

    陈牧见她一直目视着前方,明显不是在跟他说话可是,这里并没有其他人,她这些话是对谁说的?

    他的脑海里瞬间闪过了一个念头,是幻境她此时正处在幻境中,见到的是幻化出来的人

    他下意识地摸了一下挂在脖子上的那颗破妄珠,有些惊喜,“是它发挥作用了?”

    之前,他身在幻境里,是见不到她的,此时能见到她,自然是破除了幻境

    这时,女子继续道,“四年前周师兄遇害,两年前的汪师兄失踪,至今都找不到凶手那个时候起,我母亲就让我提防着你本来,我可以再隐忍两年,可你竟敢向我提亲,要不是顾忌着你爷爷,当时那一剑,就能取你狗命”

    陈牧听到这里,才知道她叛出神武阁的理由,原来是为了逃婚,这可真够狗血的

    怪不得给她脱个衣服,就几乎要杀了他,看来她对贞|洁极为重视

    随后,他又觉得有点奇怪,为什么她对着敌人会说这么多话?

    印象中,她一直是干脆利落,从不废话,对敌的时候更是如此,能动手绝不逼逼

    难道,她在拖延时间,就像当时面对黄坚时那样

    感觉又不像

    她每说完一段话,就会有一段停顿,明显就是在跟幻化出来的人对话突然,她的声音一沉,“我自然是非杀他不可不过,他毕竟救过我,就这样杀了他,他心里必定不服现在饶他一命,一年后,我会全力追杀他,能不能逃掉,就看他的命了”

    陈牧听她突然提起自己,还说得杀气凛然,心头一跳,突然醒悟了过来,“坏了,这个幻境正在挑拨离间,诱使她杀我”

    就在这时,她突然大喝道,“闭嘴”声音中惊怒交加,“我怎么可能……你找死!”

    陈牧反应很快,用尽全力一扯连在两人手上的铁链,链子顿时绷直了,却是纹丝不动

    她的手已经握在了剑柄上,突然顿住了,过了几秒,慢慢松开手,自言自语地说道,“竟然在无声无息间,影响了我的意念,好可怕的幻境”

    陈牧见她已经清醒过来,心头一松,她要是出剑,自己就死定了那个幻象只要往他这边一躲,第二剑肯定就刺在他的身上

    接下来,她就坐在那里,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

    陈牧被这么一折腾,也没了睡意见她安静下来,就开始打量起四周,跟白天的时候,没有什么变化

    过了一会,旁边的女人突然发出一声幽幽的叹息

    他转头看去,见她手摸着剑柄,怔怔地看着她面前的火堆,不知在想些什么

    “她也只是个女孩,换作在地球,估计在上大学……”

    他心里浮现出这样的想法,随后又摇摇头,暗骂自己同情心太泛滥,“她杀你跟杀只鸡没什么两样,轮得着你同情人家吗”

    他将种种念头都压了下去,闭上眼睛,开始休息

    …………

    第二天,陈牧醒过来的时候,发觉有点不对,怎么会有股淡淡的香味?睁眼一看,眼前全是白色的丝质衣物

    他头往后仰,才发现自己竟然靠在她身旁睡着了,刚才脸挨着的,是她的腿

    他忙挪到一边,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心中庆幸,还好她看不见,也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不然,自己就惨了

    “不过,她这么久没换衣服,身上居然还有香味,难道随身带着香水?”

    他莫名地冒出了这样的念头

    这时,天已经差不多亮了

    不一会,身旁的女人吐出一口浊气,他亲眼见到她的嘴里吐出一道白色的气柱,足足有二十厘米,气柱凝聚不散这奇异的一幕,看得他目瞪口呆

    几秒过后,气柱散去,她睁开眼睛,反手将剑握在手里,站了起来

    陈牧这次更吃惊了,“她不是双腿都断了吗?”

    她扯过铁链,拉着他的手抬了起来,手在他肩膀的位置一按,就跳到了他的背上

    这时,陈牧还处在发蒙的状态,下意识地往外走去,脑子还在想着她的脚,“难道,她一直在装受伤?”

    “没理由啊,在道观中的时候,她一个人的话,肯定跑得更快,根本没必要挟持我”

    “难道说,她的腿已经长好了?”

    他想到这个可能,有些震惊

    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不是开玩笑的他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曾经摔断过腿骨,足足躺了两个多月才敢下地膝盖都僵硬了,过了半年,那只腿才敢用力

    而她断腿到现在,才七八天工夫,就能站起来了这种恢复能力,简直太可怕了

    这时,他已经走到湖边,背上的女人跳了下来,敛着衣角蹲下,捧起水喝了一口,又洗了一下脸,便站了起来,抬头看着四周的山峰,并没有打鱼的意思

    陈牧也从刚才的震惊中恢复了过来,其实想想也没什么,她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已经够夸张了,恢复能力比常人强大也不是难以想像的事情

    他捡起一块石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湖面

    现在该考虑的,是食物的问题

    站了十分钟,终于看见一尾鱼慢悠悠地游到岸边,他凝神屏息,将手里的石头砸了下去,哗的一下,水花溅起,几秒后,一条鱼翻着肚子浮了上来

    他脸上浮起喜悦的笑容,总算又有了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