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真不想穿越》正文 017 收获
    陈牧将鱼杀了之后,挂到肩膀上,见女子还是站着不动,忍不住拉了一下铁链她往他这边看了过来,那个眼神,让他心里一突,好像能看到他似的

    她身形一闪,人已经跳到他的背上

    刚才震惊于她能够站起来的事实,忽略的其它这一次,他清晰地感觉到她软软的身子压在背上的触感

    “她力量这么强大,身子怎么会这么软?”

    他觉得很不可思议,简直太不科学了

    一路回到昨晚住的那座大殿,等她从背上下来,他开始生火烤鱼,鱼这种食材不耐放,必须尽快把它烤熟,不然很快就会臭掉

    而旁边的女子,坐下后,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白色的瓷瓶,倒出一粒药丸吃下,就闭上眼睛,似乎在运功除此之外,也不见她吃别的东西

    陈牧一边烤鱼,眼睛时不时往她身上瞟去,想到她看不见自己,心里总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就像是在偷|窥一样

    “说起来,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好像是姓秦吧”他想了一下,记得当时黄坚好像提过

    “秦小姐——总觉得怪怪的,嗯,还是喊秦姑娘吧”

    他自言自语地说道,看着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白衣女子,心神不知飘到了什么地方

    中学那会,他也曾迷过武侠小说,憧憬着手提三尺剑,行走江湖快意恩仇的浪漫

    这位秦姑娘白衣飘飘,清冷如霜,恩怨分明,杀伐果决,长得也算漂亮,满足了他对于女侠的所有幻想

    可惜,他已经过了那个年纪

    如果年轻十岁,他一定会为穿越到这个世界而欣喜若狂

    他想着自己逝去的青春,心中有些感慨

    吃过烤鱼后,休息了一会,他看见秦姑娘站了起来,也跟着起身,可是这一次,她却没有跳到他的背上,而是径直向外走去,铁链上传来的力道,让他身不由己地跟着走

    “咦?”他先是奇怪,随后想道,应该是她的腿伤已经完全好了

    离开了这里,旁边再次多出一座大殿

    他见只有一座,心想,“难道这是最后一座?”

    这样想着,他走进大门,眼前的光线似乎扭曲了一下,再看的时候,却已经恢复了正常心里一下子警惕了起来,仔细打量着这座大殿

    依然是一模一样的风格,面积又变大了,最扎眼的,是分布在各处的尸体,总共七具,形态各异

    秦姑娘走在前面,一直在观察着四周,看着墙壁,地面,偏偏对地上的尸体视若无睹

    “看来,她是真的看不见这些尸体”他跟在后面,将她的行为看在眼里,心中想道

    她在大殿内转了一圈,回到了门口的位置

    陈牧不等她坐下,就拉着她,向最近的一具尸体走去她感觉到铁链传来的力道,朝他望了过来,目光有些奇异不过还是配合地跟着他走起来

    她要是不愿配合,他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两人的力量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他根本拉不动她

    所谓一回生,两回熟摸尸这种事,做了几次后,心里就没什么负担了

    他穿越到这个世界,身上可以说是空无一物死人财就死人财吧,他不介意

    这些尸体腐烂的程度不一,死的时间应该相差挺远最严重的那两具,衣物都腐朽掉了,一碰就烂武器已经生锈,留下的东西也大多不能用了,他就没动

    最后,他从这些尸体身上,得到了不少东西,没有一一细看,用一个灰色的布包包起来,说道,“诸位前辈,我无意打扰你们,只是这些东西留在这里也是浪费,我取来用了,希望不要见怪”

    说完后,他就回到大殿门口的位置,坐下后,将手里的短剑拨了出来,见薄薄的剑身上,泛着一层寒光,心里颇为满意,总算有了一件武器

    他之所以挑这把剑,是因为长短和轻重都很合适就是剑鞘有点花哨,太显眼了点

    这把剑是从一个衣着最华丽的尸体身上得到的,它身上的东西也最多,其中还有他目前并不急需,却非常重要的东西,金银,数量还不少

    离开幻神谷后,不用担心沦为乞丐了

    除了剑,他还拿了一把匕首,以后杀鱼就方便多了

    …………

    一整天的时候,陈牧他们也不是什么事都没做,期间还出去拾了一些柴,晚上生火用的

    除此之外,他就拿着那本《赵氏拳谱》在看,今天的七具尸体身上,都没有发现类似武功秘籍的东西,那本《太昊炼神篇》他又看不懂,只能看这一本了

    想在这个世界立足,必须学会武功,他不得不重视

    不知不觉,天又黑了

    两人各自生起了一堆火,他看着火光,在脑海里想像着练武的场景,今天他又将拳谱通读了两遍,整本书,其实讲的就是一件事,那就是练劲力

    至于那些诡异的血煞炼体之法,只是辅助

    要先掌握躯干的力量,接着是四肢,除此之外,还要练手指,脚掌,头颅等等部位,全都有详细的练法

    说白了,就是在不损伤身体的情况下,发挥出最强大的力量

    这就是他看了一天的书后,对于这本书的理解

    不过,书里不止一次警告,锻体不到位的话,强练很容易受伤,像是躯干的练法,一不小心,就会造成脊椎错位,从而半身不遂

    他对自己的小命看得很重,可不敢随便尝试也就在大脑里练习一下

    夜渐渐深了

    “娘——”

    突然,原本已经闭上眼睛的秦姑娘惊声道,他心中一惊,一整天都没出事,他有点放松警惕了,没想到这时候出了问题

    他果断地一拉铁链,还是纹丝不动

    “娘,你这是怎么了?”她已经眼了眼睛,看向他这边,眼中闪动着泪光,里面满是惊喜与不解

    坏了

    他见她并没有清醒过来,心中叫糟,这次的幻境比昨晚的更可怕一急之下,用尽全身的力量,一拉之下,终于将她的手拉动

    她眼中的神色变了,语气焦急地说道,“不,不是那样——”

    过了一会,她咬着嘴唇,有些痛苦地说,“不,我没忘”

    陈牧见她情绪不断变化,知道她在幻境中越陷越深了,心中焦急万分,忍不住将手里的剑拨了出来,很快意识到没用,她看不见的东西,就感觉不到它的存在,就算刺她一剑,她也不会有痛觉

    “那是情势危急,迫不得已——那是,那是……”

    她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了,有些艰难地说,“现在还不能杀他——”

    陈牧听到她提到杀字,知道情势危急突然灵光一闪,走到她面前的火堆旁,用剑拨出一根着火的木柴,向她扔了过去

    “不要逼我……”她眼中闪过痛苦之色这时,那根火棍砸到她的手臂,滚落到她的腿上,最后翻落在地

    她整个人仿佛凝固了,一动不动,像是毫无所觉,只是看着前面的火堆,片刻后,眼泪滚滚而落

    陈牧松了一口气上前将那根火棍拨到一边,看着她这样子,叹了口气她的心中,看来有着一段惨事

    门外,有风吹过,沙沙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