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真不想穿越》正文 018 十座大殿
    夜里,万籁俱寂,大殿内,两个火堆的火越来越暗,随时可能会熄灭

    陈牧突然睁开了眼睛,看向坐在旁边的秦姑娘,盯着她看了一会,慢慢抬起手,伸进了她怀里,摸索了一会,又抽回手,手上已经多了一把钥匙

    他用这把钥匙,将扣在手腕的枷锁解开然后又将钥匙放回到她怀中

    整个过程中,她的眼睛都没有睁开

    陈牧神色一松,将铁链握在手里,闭上了眼睛

    昨晚那一幕,让他心有余悸,幻境越来越厉害,她已经开始顶不住了,他怎么拉都拉不醒,幸好他灵机一动,用火将她烫醒可是下一次呢?

    他可不想将小命寄托到别人身上,所以,就算有些冒险,他还是选择偷钥匙,将手上的枷锁解开

    这个行动很顺利,解开了枷锁后,他总算掌握了一些主动权到时候,如果她无法摆脱幻境,他也只能抽身而退了,保住自己的命要紧

    …………

    第二天,两人醒来后,离开这里到了外面,看到旁边出现了第十座大殿,陈牧心中一沉

    昨天,他并没有看见这座大殿这意味着,这里的一些幻境,连破妄珠也无法破除

    他向里面看去,却怎么也看不清里面的情形,只能看见白蒙蒙的一片

    走到湖边,他没了捕鱼的心情,站在那里看着平静的湖面,思索着穿越过来之后发生的种种,自从那天在道观里被黄坚刺了一剑后,危险接连出现,意外一个接着一个,让他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

    一时间,他心里有些迷茫,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过了好一会,他手里的铁链被拉动,才收拾心情,跟在秦姑娘身后,往回走去

    回到第九座大殿,陈牧坐下后,拿出鱼干塞进嘴里,吃了快十天鱼干了,那特有的腥味有些难以下咽,他勉强吃了几口,实在吃不下,就拿出水囊喝了些水

    他坐了一会,忍不住拿出那本拳谱,翻看了起来,看了几页后,心情渐渐平静了起来

    片刻后,秦姑娘站起身,他将拳谱合上,包好后放回怀中,跟在她身后,向第十座大殿走去

    走到殿门前,她突然停下脚步,从衣领里取出一块玉佩握在手里

    陈牧向她看过去,分明听到她细微的声音,“娘,请保佑我们”

    她说完后,将玉佩放回衣领内,迈步向前走去

    他也跟着走了进去,进门的一瞬间,仿佛穿过一片白雾他感觉恍惚了一下,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身处在一座院子里

    地面铺着青砖,四周的房屋都是砖瓦结构,看起来很漂亮

    “这是哪?她人呢?”

    他心头一震,才发现她人已经不见了,原本捏在手上的铁链也不知何时松开

    “糟!”

    他知道自己已经陷入了幻境中,急忙往身上一摸,还好,脖子上的破妄珠还在手上的剑也还在,怀中的两本书,还有包袱也没有丢失,就连衣服,也还是一直穿着的那套

    吱吖一声,一间房屋的门推开了,一道人影跑了出来,正是一袭白衣的秦姑娘,只是此时她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

    他都看呆了,碰见她以来,她从来都是冷着脸,不管情势多么危急,表情也没有什么变化

    他甚至怀疑过,她是不是生理有缺陷,是个面瘫

    此时见到笑容灿烂的她,他第一反应就是,眼前看到的是幻象

    可是,她右手上戴着的镣铐,长长的铁链拖在地上,发出叮叮的声音还有衣服上几处焦痕,正是他昨晚为了叫醒她弄出来的

    他正惊疑间,门里又走出来一个人,看身形和服饰,是一个女人

    等他想看清对方的模样的时候,却是吃了一惊,只见她脸上一片模糊,就像是打上了马赛克,完全看不清

    “怎么会这样?”

    他心中疑惑,这时,就见秦姑娘回头喊道,“娘,来追我啊”笑声如同银铃一般,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

    这一幕,实在是太违和了他心里真是说不出的古怪

    接下来,那个看不清脸的女人似乎说了一句什么,却没有声音传出来,秦姑娘“哦”了一声,向她走了过去

    秦姑娘走到那个女人身前,小声说,“娘,好久没看到爹爹了……”

    这种说话方式,让陈牧心中一动,有了一个猜测

    那个女人又说话了,他依旧听不见秦姑娘却是慌了,着急地说道,“娘,你别生气,我下次不敢了……”

    接着,那个女人将她揽入怀里

    陈牧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心想,这还是一出家庭伦|理剧啊

    其实想想,一点也不奇怪,她年纪轻轻,却是这样偏激的性格,也不可能是正常的家庭培养出来的

    他现在看到的场景,显然就是她正经历的幻境,而且,应该是她小时候的亲身经历看样子,她已经完全沉浸其中

    他能保持清醒,多半还是破妄珠发挥了一些作用,只是这里的幻境太厉害,无法完全破除才会造成现在这样的情形

    “要怎么才能叫醒她?”

    他脑子快速转动起来,直接去拉她,多半没有效果他在这里站了这么久,她都没有看他一眼,显然在她的幻境中,并没有他的存在

    他正想故技重施,借鉴昨晚的经验,用她能看得见的东西来刺激她一下突然,眼前景象一变,场景已经转换了

    这是一个房间,从摆设的风格来看,应该是女人的闺房中间还隔着一道白色的帷幕,隐约能见里面的床

    “娘”一个焦急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转身一看,见到秦姑娘从外面冲进来,如同一阵风一样从他身旁掠人,他只觉得眼前一花,人已经穿过帷幕,进了内室

    “你怎么会病得这么重?”秦姑娘的声音里惊怒交加,“是不是她们……”

    陈牧这一次没有任何犹豫,走到墙边,伸手去拿正在燃烧的烛台

    一抓之下,却抓了个空他的手直接从烛台上穿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