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真不想穿越》正文 019 幻境
    陈牧不死心,又去搬动旁边的花瓶,双手同样是一穿而过再将室内大件的物品都试了一遍,全都无法触碰

    这一下,他没辙了

    另一边,秦姑娘压抑着怒愤的声音传来,“这事绝不能就这样算了,我这就去告诉爹爹……”

    “娘——”

    “可是,可是……”

    “没有,我没忘……”到最后,她的声音不甘地低落了下来

    陈牧脑子飞快转动着,也没有细听接着,眼前突然一黑,场景再次转换

    不对,还是在这间屋子里,只是光线变暗了他的眼睛一时间有点不太适应,将眼睛瞪大,盯着光源的位置

    “娘”

    又是秦姑娘的声音,应该是从里间传来的,“我已经凝练出真元,再过几年,等我到了真元上境,我就带您离开这里……”

    陈牧的眼睛也适应了四周的光线,屋内,只有里屋床前的柜子上点着一根蜡烛,隔着一层帷幕,光线显得很昏暗

    恢复了视觉后,他毫不犹豫地向她冲了过去,三两步就穿过了帷幕,突然,他感觉眼前一花,定睛一看,前方又出现一面帷幕

    “怎么回事?”

    他心中一惊,回头看去,后面是墙壁,他居然回来了刚刚的位置,脸色变了一下,看着帷幕后的那点烛火,一咬牙,再次迈步走了过去

    走到帷幕前,他向前伸出手,手臂直接穿了过去,接着,眼前再次一花,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坏了,这一下彻底被阻隔开来,接触不到了”

    他心中有些懊恼,闪过一个念头,要是镣铐没解开的话……

    接着,他摇摇头,这个时候想这个,没有任何意义

    就在这时,场景再次变化,出现在了野外他抬头看去,一片光秃秃的山脊上,立着一座新坟,一道修长的身影跪在坟前

    天空有雨落下,将她淋了一身,她一动不动地跪着,脑袋低垂,整个人如同一个塑雕

    两人隔着十米左右,隔着雨幕,他看不清她的脸,不用猜,这座坟墓里埋着的,就是她的母亲,她最终还是没能带着母亲离开

    不过,这个时候,他没有时间去同情她的遭遇,第一反应就是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朝她扔了过去

    那样东西扔出去后,就消失了

    他又摸向怀中,取出一块鱼干,再次扔了出去,这一次,他眼睛眨都不眨,只见那样东西脱手后,就凭空消失在雨幕中

    “这样都不行?”

    他目光一缩,没有再做无用功,刚才扔出去的,都是鱼干,现在只剩下最后一块,可舍不得再扔了

    能想的办法都想了,接下来,只能静观其变

    过了片刻,眼前的场景再次变化,出现在了一座院子里,秦姑娘面前站着一个衣着华丽的男人

    “我是不会嫁给你的”她的语气变成了他熟悉的那种冷冰冰的风格

    接着,那个看不清样子的男人说了几句话,转身离开了

    她站在那里没动,只是眼神越发冰冷

    场景一转,出现在一条山道上,她戴着黑色的面纱,骑在一匹黑色的马上前方,有两人同样骑在马上,拦住了她的道路

    “不要在我面前提他”秦姑娘一开口,声音冷寒刺骨,人已经拨剑出鞘,只见人影闪过,几个交错间,她重新坐回到坐骑上另外两人,连人带马倒在地上

    她看都没看他们一眼,骑着马消失在道路的尽头

    很显然,这正是她叛出神武阁的过程

    当场景再次变化时,陈牧很意外,居然是那个跟她相遇的那个破旧道观

    那个黑衣人出场了,同样看不清长相两人一场大战,她付出重伤的代价,将黑衣人杀死,最后自身也陷入了昏迷

    接着,场景再次一变,一个人从神像后面走了出来,虽然看不清脸,但他知道,那肯定就是自己

    从旁观者的角度,看到以前发生过的事,这种感觉有些奇特

    他看着脸上打着马赛克的自己摸完黑衣人的尸后,又到秦姑娘的身上摸索起来,接着她醒过来,挟持着他离开道观

    随后,场景变化,来到了那个山道中,黄坚带着几人出现了

    他也终于见识到她是如何在双腿断掉的情况下杀掉那几人的,只见她用剑在地上一点,整个人就飞了出去,几剑就将那几名手下杀死

    黄坚却格外奸滑,躲在后面,用一个筒状物,射出一大蓬暗器偷袭

    避无可避间,她隔空一剑,只见一道白色的剑芒一闪而过,斩得黄坚吐血而倒她也坚持不住,跌落在地上

    最后,他看到自己挣扎着爬起来,依靠着她度过来的一口真元,吓跑了黄坚,抱上她往北边而去

    下一个场景,就到了幻神谷内

    她醒了过来,发现身上的衣服不见了,神情大变,拿起剑就要杀他

    陈牧看到这里,却有一种浓浓的违和感具体是哪里有问题,他却没空多想,脑子里一直在飞速转动着,思考如何破局

    思索间,场景再度变化,是这几天在谷内的生活片段,到湖边取水,生火等等

    他觉得很古怪,她的这些幻境,明显是她人生中非常重要的经历,怎么到了后面,全是生活中的琐事?

    就在这时,他眼前一黑,手中突然多了一样东西,触手柔软细腻,不由吃了一惊,下意识要甩开,反被紧紧握着

    “终于逃出来了”

    耳边突然传来秦姑娘的声音,他愣住了,眼前有光芒出现,他赫然发现已经身处山谷之外转头看去,见到她就站在身旁,自己手里握着的,正是她的手此时,她脸上都是逃出生天的喜悦

    【就这样逃出来了?】

    他还有惊疑不定,就见她脸色一变,喝道,“谁?”

    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前方的道路上,他穿着一身紫色的锦袍,行走间,龙行虎步,给人带来巨大的压迫力

    陈牧心下却是一沉,那个人的脸同样是一片模糊

    这意味着,他依旧处于幻境中

    “是你?”

    旁边的秦姑娘声音都变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