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真不想穿越》正文 020 破除
    陈牧从秦姑娘的反应中,猜得出这人应该是神武阁的人,而且实力比她强

    他心中念头一闪间,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大声说道,“醒醒,这是幻觉”

    谁知她完全充耳未闻,脸色变幻了几次后,转头看了他一眼,这一眼,充满了决然她松开他手,挡在他的身前

    他急了,“听到没有,这只是幻觉,不是真的——我操”他说话的时候,伸手想将她拉回来,一伸手,却摸了个空,手直接从她身上穿过,忍不住破口大骂

    刚才明明能接触到,现在却再次被隔离了

    “我不会跟你回去”秦姑娘的声音传了过来,声音不大,却能听出绝决之意

    接着,她突然噗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整个人委顿在地,脸色苍白,嘴角带着血迹,就像是受了重伤一样

    “怎么回事?”

    陈牧悚然一惊,这不是幻觉吗?她是怎么受伤的?她明明动都没动一下

    难道,这个幻境还会主动攻击?

    还是说,他现在看到的,同样也是一个幻境?

    他脑海里闪过各种念头,人已经蹲了下来,伸手过去,还是摸了个空让他心中的疑虑更深,无法确定自己看到的是不是真的

    “咳……”

    她伤得非常重,又咳出一口血,突然坐直了身体,将手里的剑横在颈前,一字一句地说,“你要是杀他,我就死在你面前”

    陈牧心头一震,脸色变幻了几次,伸手握住了挂在脖子上的破幻珠,用力一扯,将绳子扯断

    他能看破幻境,全靠这粒破幻珠如果说有什么办法能够确认眼前的女人是真的还是幻象,那就是它了只是,这是他最后的倚仗,一直不愿意动用

    可是这个时候,管不了这么多了

    他手里握紧破幻珠,向她摸去

    就在这时,她“哇”的一声,喷出一口血,身体向后飞来,结结实实地撞在他的怀里一股无法形容的巨大力量撞得他眼前一黑,甚至能听到身上骨头断裂的声音

    “是真的……”

    剧痛之下,他脑中闪过这个念头,人已经摔落在地,秦姑娘正躺在他怀中,却只能看见她乌黑的头发

    他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注意到四周的幻境正在一点点破裂,化为泡影

    这时,她的头动了一下,抬起头来,四目相对,她的眼眸中蕴含着极为复杂的东西,嘴唇动了一下,“我……叫……云……咳……”说到后果,只能听到咳血的声音,接着,她眼神黯淡了下来,头无力地垂落

    陈牧心脏微微一缩,想要抬起手,却根本做不到,意识也开始模糊起来,这种状态他经历过一次,知道自己快死了

    突然,有刺眼的光芒亮起,他强打精神,眯着眼睛看去,发现身处在一座大殿中,顶上有无数个光点

    不等他细看,就见到其中两道光点落下,其中一道,正落在他的眉心处,一片炽烈的白光后,他彻底失去了意识

    ………………

    迷迷糊糊间,陈牧感觉像是做了一个悠长的梦,在梦中,他变成了另外一个,经历了一个完整的人生

    梦里的主人公,名叫欧阳,小时候父母双亡,成了一名孤儿,沦为乞丐十五岁那年,救了一名重伤的老者,得到老者的指点,学得了武功,从此命运发生了改变

    可惜,老者一年后就死了,他没有将老者的本事学全,为了在武道之路上走得更远,他不择手段,偷蒙拐骗,还真的被他闯出了一些名堂

    他实力不错,逃命功夫一流,最厉害的,是他自己琢磨出来的易容术,拥有诸多化身,才能在屡次做案后,从容脱身

    不过,最后他还是翻车了,因为一件东西,遭到敌人的追杀,他一路逃到幻神谷,死在了这里……

    陈牧猛地睁开眼睛,看见的,却是湛蓝的天空

    “这是哪?”

    他怔了一秒,随后反应过来,一下子坐起身,转头向四周望去,这是一个山坡,身后是一片陡峭的山壁,前方是平缓的坡地

    “我怎么会在这?她人呢?”

    他爬起身,没有看到秦姑娘的身影,还有,他身上的伤也好了昏迷之前,他明明胸骨碎裂,重伤垂死现在却一点受伤的感觉都没有

    “先冷静一下”

    他深吸了一口气,捋了一下思绪

    如果眼前这一切不是幻境的话,那他应该已经离开了幻神谷

    想到幻境,他下意识地握紧右手,还好,破妄珠还在

    当时受了重伤,昏迷之后,他都死死握着不松手,没有丢失

    他第一时间将破妄珠挂回到脖子上,又检查了一下身上的东西,除了手上的剑丢了之外,其余的东西都在主要是怀里的两本秘籍,还有包袱里的金银

    “秦姑娘,秦姑娘……”

    他喊了几声,等了一会,都没有回应

    “看来,要么是她一个人先离开了,要么,就是被传送到了不同的地方”

    他心中猜测道,在失去意识的这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完全不清楚,只能靠猜

    当然,还有一个可能,她已经死了,永远留在了幻神谷内只有他一个人成功逃出来

    他想到昏迷之前所看到的一幕,更倾向前两种可能

    他转念一想,“这样也好,见了面说不定会尴尬”

    在幻神谷的时候,他们两个只能携手合作但他也没忘,她可是说过要杀他的,现在危机解除,她会不会就此放过他,还真的不好说

    想到这里,他不再停留,走下了山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