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真不想穿越》正文 022 功法选择
    蔡勇家住象山村,就在扶风城几里外,只有一山之隔

    天黑之前,两人就赶到象山村,说是村,规模却不小,比楼下村起码大了十倍有余,而且全是砖瓦屋,路上遇到的人也是衣着整齐,要富裕得多

    一路碰到的人都跟蔡勇打招呼,从这里看得出的,他跟邻里的关系不错

    不一会,蔡勇家到了

    这是一间砖瓦屋,看起来有一些年头了,不过还算结实进门后,有一个前院,有四五十平方,种了些菜,还养了一些鸡

    屋内地面铺着砖,里面有几样家具家境比陈铁家要好得多了

    “当家的,你怎么回来了?”

    一个体型粗壮的中年妇女走了出来,正是蔡勇的妻子刘氏,见丈夫两手空空,焦急地问,“货呢?”

    蔡勇懊恼地说道,“被黑风盗劫了”

    刘氏一听,突然瘫坐在地,嚎啕大哭起来

    陈牧见这情形,转身走到院子外,留蔡勇在屋里安慰他妻子

    他仰望着澄净的天空,此时天已经黑了,天上银月如钩,周边星光璀璨,看得他有些心驰神摇

    可惜,他对天文学没什么研究,不然,凭借一些星座的位置,就能判断出这里跟地球是不是在同一片星空下

    他在院子里站了好一会,蔡勇才带着妻子出来,这位粗壮的妇人扑通一声跪下了,呜咽道,“多谢恩公救了我当家的,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这样的姿态,让陈牧有点不自在,不过,他没有去扶起她,也没有说别的客套的话,而是问,“有吃的吗?”

    “有有有,我马上就做”妇人一抹眼睛,从地上站了起来,转身跑进了屋内

    蔡勇说,“恩公,别在外面站着了,进屋里吧”

    陈牧看着他那张平凡的脸,没有说什么,走进了屋内

    约半个小时后,他吃到了穿越以来最丰盛的一餐,白花花的大米饭,一盆鸡肉,一碟腊肉,还有青菜

    吃着这些食物,他心中涌起了一股难言的感动

    他以前从未想过,原来能吃上米饭,是这么幸福的事情

    …………

    陈牧就在蔡勇家住下了,蔡勇将最好的房间留给了他,这种盛情款待,让他心情有些复杂

    在现实中,帮了别人,很多时候也就得到口头上的一句感谢像蔡勇夫妻这样感恩戴德的,已经很少见了

    说是救命之恩,其实他也没做什么,刚好碰上了,也需要一个本地人了解情况,加上这人看起来没威胁,才解开对方身上的绳子

    是这个世界的人太纯朴了吗?

    他叹了口气,躺在铺着柔软的缎子的床上,盖着干净的新被子,这样的环境,比之前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他摸了一下怀里的匕首,闭上了眼睛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陈牧自然醒了过来,伸手往旁边摸去,摸到了包裹,心下一松,掀开被子坐了起来,打开包裹看了一眼,见东西没少,才重新包好,背到身后,下了床

    他将挡在门后的椅子搬回原位,开门走了出去

    此时天已经亮了,他听到后院有动静,出去一看,见到刘氏挑着一担水走到水缸前

    “恩公,您醒啦”她擦着汗,说道,“我现在就去给您做吃的”

    “不忙”陈牧摆摆手,问她,“蔡勇呢?”

    刘氏答,“他一大早就出门了”

    “嗯,那你忙吧”陈牧转身回了房间,关上门后,拿出《赵氏拳谱》,从头看了起来一边等蔡勇回来

    有了欧阳的武道经历后,重新看这本书,感觉完全不一样

    按照武道境界的划分,第一步是练体,接着是练气,然后才是凝练真元而这本拳谱,就是一本练体的秘籍

    练体,是打基础的阶段,可以说是非常重要

    拿欧阳的经历来说,他就是因为师父死得早,练体不够圆满,导致卡在练气境,再也无法突破他费尽心思,或抢或偷,弄到了不少练体的法门,也无法弥补

    以欧阳的见识来看,这本《赵氏拳谱》,也是一等一的练体之法其中记载的一些极限锻炼之法,连他都闻所未闻,很凶险不一小心,很可能受伤但是成功的话,就能打下无比坚实的基础

    他现在有了欧阳的武道经验,可以开始修练这本拳谱

    问题是,他没有后续的功法

    这个世界,武道的修练都是一脉相传的,从练体到练气,再到真元,是一整套的修练体系,中途想要换别的功法,往往事倍功半,吃力不讨好,甚至有可能陷入危险之中除非,能找到类型相近的功法可是,这谈何容易?

    而且,越是走极端的功法,越是难以与其他功法兼容

    欧阳就是吃了这方面的亏,由于练体功法不完整,难以再进一步当他转练其他功法的时候,却差点走火入魔

    《赵氏拳谱》就是一门很极端的功法,练了之后,很可能陷入跟欧阳一样的境地

    当然,他还有一个选择,就是练欧阳所练的功法

    欧阳所练的,是当初那个受伤老人教他的,到死,那名老人都没告诉他这门功法的名字可惜的是,老人不等他练体完成,就一命呜呼,只留了几本秘籍给他

    当时,他没什么见识,又不敢向别人请教,一个人瞎练,磕磕绊绊到练气七重的时候,就遇到瓶颈

    后来,他意识到自己犯下错误的时候,已经无法挽回了只能到处偷武功秘籍,借鉴各家之长,花了十几年,也堪堪达到练气九重,无法凝练出真元

    他将自己所练的功法起名为《无影功》这门功法,同样走极端,重身法,讲究的是收敛气息,隐藏身形,走的是刺客的道路

    “要怎么选呢?”

    陈牧思考着,有些犯难,不管选哪一个,都有缺陷涉及到未来的武道,他不得不谨慎一些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一些动静,似乎是蔡勇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