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真不想穿越》正文 025 指点
    又是一个清晨,天刚蒙蒙亮,陈牧出了村子,再次上了象山,这一次,他选了另一个方向

    按照欧阳的看法,一天之计在于晨,练武最好的时机,就是在清晨,朝阳初升的时候最佳的场地是山上,植物茂盛的地方

    这周边,最合适的就是象山了

    从另一面上山,山腰上居然遇到了一片瀑布,水量不大,旁边有一块平地面向正东,此时太阳还没有出来,天边一抹红霞

    他当即决定将这里当作练功的场地热身过后,拉开架势,打起了伏虎拳

    一拳打出,只听得啪的一声脆响

    这声响,代表就是“冲劲”已成

    第一拳就打出劲来,他精神一振,毫不停留,展开第二式,又是啪的一声脆响

    啪啪啪……

    一连十八响后,他收招而立,站在那里,脸上一片赤红,一口气吐出,只觉得双手手臂肌肉发胀浑身都暖洋洋的

    “冲劲”一成,意味着他正式跨入武者的行列,一拳能打出超过人体极限的力道

    同样的,这种出拳方式,对身体的负荷也是巨大的,一般的初学者,最多能打出两三响,就会力竭

    他却能打出十八响,而且,还有余力这本身就不正常

    而且,即使有阁楼那样的神辅助,一夜之间练出劲来,也太惊人了要知道,欧阳当年在老人的指点下,也足足花了三个月,才打出第一道劲力

    他并不觉得自己是那种绝世天才真相应该是,他的原身就是武者,只是他附身后,发挥不出来现在从头开始练,唤醒了身体的记忆,所以很短时间就掌握了

    其实,之前他对自身超强的身体素质和耐力,就有所怀疑了

    他没有按《赵氏拳谱》上的法门来练,直接练起了伏虎拳,就是为了证实这个想法

    “也不知道我以前练的是什么功法”

    他心中既喜且忧喜的是能大大缩短入门的时间,很快就能拥有一定的实力,在这个危险的世界,能多一些自保之力

    忧的是,他的武道基础很可能已经定型了,就是不知道练体的法门是什么

    他心中想道,“看来,还是得打听一下前身的情况起码得知道练的是什么武功”

    如果有得选的话,他很想将前身的因果斩掉,免得卷入那巨大的麻烦中可是,他占了别人的身份,怎么可能断得掉?

    霍家

    他心中默念了一句

    不过,这种事绝不能急,不能刻意去打听,免得露了行藏

    “况且,也不是没有办法,就看自身能掌握几种劲力,一种种试过去就行了”他心中想道

    这是一个笨办法,武道之中,劲力有多种,但是在练体的阶段,不可能完全掌握就像走横练路子的“刚劲”,和走灵活路线的“柔劲”,对身体的要求完全相反也只有到了练气境,才有可能融汇一体

    在练体时,限于人体的局限,一般都是有所侧重往哪个方向发展,就能掌握相应的劲力

    反过来也是成立的,能练成什么劲力,就代表你的身体能承受那样的发力技巧

    他只要将各种基础拳法一一试过,看自身能掌握哪些劲力,就能知道练体法门倾向哪个方面

    这时,他感觉眼前一亮,见到一轮太阳从天边升起,感觉体力恢复得差不多了深吸了一口气,摆起另一个架势

    几秒的蓄势后,他吐气开声,“哈!”,声音炸开,跨步出拳,声势惊人

    这套拳法,叫做崩拳是《赵氏拳谱》里面记载的一门拳法,练的是“炮劲”,这门拳法的奥义就在于一往无前,打它个天崩地裂

    这是一种比“冲劲”更加猛烈的劲力

    崩拳只有八式,一步一拳,又叫八步崩拳

    陈牧打完八拳后,只觉得气血如沸,毛孔一闭一合间,汗水将衣服打湿了一片

    这门拳法,太耗费体力,比刚才连打十八道冲劲还要累

    “你连伏虎拳都没练会,就敢练崩拳,真是胆大包天”

    这时,旁边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陈牧认出这个声音,正是昨天那个少女的,有些无奈,这人怎么阴魂不散转头看去,果然,昨天那绿衣少女就站在瀑布边上,只是换了一身淡黄的衣裙

    她一脸惊奇地说,“难道你师傅没告诉过你,这样练是会死人的”

    “多谢姑娘提醒”陈牧一拱手,转身就走

    “你站住”身后女人一声娇喝,他只觉得眼前一花,她已经拦在前面

    他只得停下脚步,问,“不知姑娘为什么拦住我的去路?”

    少女有些不悦地看着他,“为何一见到我就跑?难道我很可怕吗?”

    她的语气中,不经意透露出些许娇横的姿态这样的神情语气,陈牧曾在一些漂亮女孩身上见过,不愿跟她纠缠,耐着性子说道,“姑娘别误会,我只是要赶回去挑水”

    少女有些怀疑,“真的?”

    “自然是真的,我先告辞了”陈牧说完,从她身旁绕过,很快消失在路的尽头

    少女犹豫了一下,没再拦他,直到他走远了,才突然一跺脚,“不对,他的双手连茧子都没有,哪里像是做粗活的人好啊,居然敢骗我……”

    …………

    陈牧下山的时候,决定以后不到这座象山来了,免得再碰见那少女,纠缠不清

    回到蔡勇家,他见蔡勇在,问道,“这象山上,可住有什么人?”

    那少女刚才展现出来的身法,起码也是练气境,看她年纪,最多也就十六七岁跟秦姑娘自然是没法比,但在一般人中,已经算得上了不起出身肯定不普通

    蔡勇有些紧张地问,“恩公,你可是在象山遇到什么人了?”

    “确实碰到了”

    “那是官家的产业,上面有一座别院,只是不常有人来住也没听说最近有官家的人过来啊”

    “官家?”

    “谢,王,官,是我们扶风郡最大的三个世家我们这些普通人家,可得罪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