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真不想穿越》正文 027 刁难
    接下来几天,陈牧早晨都在河边练功,练完功回到蔡勇家,就在房间看书,那几本买来的启蒙书籍看完,就看《赵氏拳谱》和《太昊炼神》到了下午,又去河边练功

    很快,就到了跟那名卖书的少年约定的时间,陈牧跟蔡勇一起去的,谈好了价格,一套青云书局出的辞典二十两纹银,先付十两订金,五天后交货,再付尾款

    二十两纹银不是小钱,陈牧这几天稍微了解了一下,当前一斤米的价格是十枚铜钱,一两纹银大概能换两千文,看银子的成色,有可能多点或少点,大致是这个数

    也就是说一两纹银能买两百斤米,二十两就能买四千斤

    这个世界的一斤,跟地球那边不太一样,但是相差不远如果按一人一天吃一斤米来计算,一个三口之家可以吃好几年了

    不过,这里的情况跟地球古代还是有差别的,农作物的产量特别高如今农田里的作物快要成熟了,他见植株上结的谷穗数量多得不正常,比以前他见过的水稻还多,问过蔡勇,知道这是正常情况,真的很吃惊

    所以,这里的粮食价格并不是很高

    不管怎么说,在知识被垄断在上层的世界,书籍昂贵一点是可以接受的

    希望这本辞典可以帮他读懂那本《太昊炼神》这本书的内容艰涩难懂,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一本修行典籍

    …………

    傍晚,陈牧来到了河边练功的地方,热身后,练起了第三套拳法

    经过几天的苦练,他已经掌握了炮劲开始尝试第三种劲力

    他现在练的这套拳,叫游龙缠丝手,跟伏虎拳和崩拳走的是完全不同的路子,这是一门轻灵柔韧的拳法,总共有三十六式,每一式有好几个变化,套路繁复,比前两门拳法要复杂得多

    在《赵氏拳谱》里,记载崩拳的内容只有不到两页,而游龙缠丝手足足有二十页将每个动作分解开来

    光是记这些招式,就要花不少时间,想像之前练伏虎拳那样,一天就掌握要领,根本就不可能

    “不对”

    练到第三式,他就停了下来,从怀里拿出拳谱,翻开看了一会,右手做了一个向前探的动作,自言自语地说,“应该是这样”

    他将拳谱收好,将这一招练了几遍,记下后,重新开始

    就这样,他练练停停,足足一个小时后,他勉强能将三十六式打完,可是距离掌握,还差得远

    这个没有捷径,只能一遍遍地练,直到练熟为止

    “你怕不是个傻子吧”

    突然,一个略带嘲讽的声音传了过来

    陈牧不用转头,都知道肯定是上两次碰到的那位少女,忍不住皱起眉头,这人怎么阴魂不散?

    少女好笑地说道,“伏虎拳练到一半不练,跑去练崩拳,崩拳练没几天,又练起了缠丝手像你这样,再怎么练也是不成的”

    他转过身,见少女穿着一件粉色的衣裙,手里提着一个木制的笼子,里面有一只彩色羽毛的鸟儿,正在扑棱着翅膀,看起来像是鹦鹉

    他说,“多谢姑娘指点”就要走人

    少女走了几步,挡住了他的去路,不高兴地说道,“你说是谢我,却一点诚意都没有,还有,上次你竟然敢骗我我还没找你算账呢”说到最后,她瞪起了眼睛

    “找你算账,找你算账”笼子里的鹦鹉跟着叫了起来,声音清晰

    少女有些惊喜地看着笼子里的鹦鹉,赞道,“好鹦鹉,真乖,一会赏你瓜子吃”

    陈牧有些无奈地说道,“姑娘,我们素不相识,为何要两次三番拦住我的去路呢?”

    少女一边用树枝逗着鹦鹉,一边哼了一声,说,“你偷偷跑到我后山,我当然得问清楚啦说吧,你是不是做贼心虚,才会躲着我?”

    碰到这么个刁钻的少女,他有点头痛,说道,“抱歉,我确实不知道那是你家后山,还请见谅只是,我师傅有令,所学拳法绝不可外传,倒不是存心躲着姑娘”

    少女语气有些嫌弃,“就你这三脚猫工夫,练得错漏百出,谁稀罕偷学?”

    “姑娘武艺高深,自然看不入眼,只是师命难违,望姑娘不要见怪”

    “行,这事就算了”

    陈牧拱拱手,说,“告辞”

    “等等,谁说你可以走了?”少女再一次拦住了他

    陈牧看着她,问,“姑娘还有什么事?”

    “我说的是,你闯我家后山的事,可以算了可没让你走”少女将手上的树枝扔掉,上下打量着他,说,“你这人说话不尽不实,看着就不像好人,说吧,你是什么人,到象山城来做什么?”

    陈牧有些不悦地问,“姑娘这是什么意思?”

    少女说道,“扶风城前一阵出了一件大事,赵家被灭门凶手还没抓到,如今,到处都在严查来历不明之人,我觉得你就很有嫌疑”

    陈牧心中一懔,来历不明,正是他最大的软肋,沉声道,“姑娘未免太看得起我了,我这三脚猫功夫,能做下这等事情?”

    少女理所当然地说道,“你自然不可能是凶手,但有可能是帮凶你还是老实交待吧”

    陈牧知道要是不说,她还会纠缠不清,便说道,“我叫赵平,来自东陵郡,是来探亲的,如今住在蔡勇家”

    说完之后,他见到少女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突然明白过来,她多半只是少女心性,想要出一口气,倒不是真的要找他的麻烦

    果然,她点了点头,说道,“你不是帮凶最好,我会一直盯着你的”

    此时天已经快黑了,陈牧直接离开,她没再阻拦,等他走远后,自言自语地说道,“东陵郡?好像没有哪个大族是姓赵的啊……”

    “找你算账,找你算账”这时,笼子里的鹦鹉再次扑棱着翅膀,叫了起来

    她开心地将鸟笼提高一些,看着里面的鹦鹉,说道,“还是我家鹦鹉比较乖,回去吧,我给你吃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