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仙自走棋》正文 第一章 密室与僵尸
    痛!

    筋脉抽搐仿佛要将身体撕裂般的痛楚在身上肆虐,令方唐痛苦不已,冷汗直冒

    血!

    猩红的血色不断闪动,眼前的世界仿佛完全被一片血幕覆盖

    惨叫!鲜血!死亡!

    一段段破碎的画面浮现

    一贯沉默,满面沧桑,佝偻着背的中年男人

    挂着柔和笑意,不是很美但动作神态永远都是那么温柔的中年女人

    高大壮硕,笑容敦实淳朴,总是站在自己身前替自己遮风挡雨的青年

    灵动乖巧,仿佛初生小鹿般纯真可爱的少女

    “他们……是谁?”

    简单、美好,陌生中透着熟悉的画面闪过,方唐只觉自己的脑子疼痛欲裂,几乎要再度失去意识

    噗!

    突然画面一转,刺目、鲜红的血色喷涌而出

    方才依次浮现的中年男女,青年,少女此刻尽数倒在了血泊之中

    站在他们面前两名气质阴冷的道袍男子神情冷漠,高高在上

    其中一人以手掐诀,施舍般看着自己:

    “既要修行,当断尘缘……有一家血亲血祭,又是血脉相通,你成就的本命尸魁威力必然不小,这才有资格为我等招收回宗……能成为我阴尸宗弟子是你的福分……这般好事其他人想要都得不到呢……”

    莫名、强烈的恨意涌上心头,冲击着方唐的意识,他挣扎得越发剧烈,想要睁开眼睛

    报仇!报仇!报仇!

    断断续续的话语响起,画面中血泊中身体紫黑的青年突地站起,海绵般将浸染在身上的鲜血吸收,并在这短短几个呼吸里变得青面獠牙,面目狰狞,浑身皮肤肌肉收缩枯萎,生出黑毛,双目血红

    眼看着已经化作活尸的青年面上浮现片刻茫然,而后就变得满是嗜血,朝着脚边的中年夫妇和少女猛地扑下

    乌黑发紫的手爪撕裂他们的躯体,尖锐的獠牙咬下大块血肉,三具尸体迅速残破,血肉横飞,白骨森森

    恐怖的画面还在继续,撕心裂肺的痛苦从心底涌出,方唐意识的挣扎变得前所未有的强烈

    醒过来!必须醒过来!

    “啊啊啊啊啊啊!”

    砰地一声,摊到在地的身影猛地坐起,险些撞到近在眼前的墙壁

    哈呼……哈呼……哈呼……

    惊魂未定的方唐大口喘息着,冷汗止不住地淌出,很快就将沾着血迹的粗布衣服后背胸口等位置的布料沾湿

    “这是哪……我……是谁?”

    一边喘着气,他下意识打量着自己所在之地,脑袋止不住地抽痛,两份截然不同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出,令他混乱不堪

    半响,方唐抬起头来,挣扎、痛苦之色淡去,苦大仇深不见踪影,转露出一副哭笑不得模样

    “我?就只是想去金拱门买个双层黑椒牛堡而已,堡都没吃到就送了张穿越单程票这就过分了吧……”

    伸出手摸了摸脑门,方唐下意识吐槽着还舔了舔嘴唇,话没说完眼神就是一亮

    “诶!也不见得就是单程票啊!”

    生活在一个科技发达的太平盛世有什么不好,已经初步消化这具身体残留记忆的方唐表示,就算这个世界存在修行者,存在移山倒海的大神通,但只要能回老家的话他绝对半刻不带犹豫就会选择回去

    宁做太平犬不做乱离人,方唐没什么野心,安安心心,苟活到老死就挺好

    想到此处,他也顾不上一旁不知何时会引爆的威胁,就沉下心去细细呼唤感应一阵,试图找到那让他穿回去的“返程票”

    结果,自然是没有半点回应的

    屡试无果,方唐一颗心也在这个过程中沉了下去,名为绝望的情绪渐渐泛起,意志也随之消沉

    这个与原本科技繁荣的蓝星截然不同世界水有多深,暂且不关方唐的事

    重点在于,危机近在眼前,稍有不慎便是命丧黄泉,这又如何能让他不绝望!

    原身因为被一家名为阴尸宗的接引弟子看中,准备将他带回宗门完成招收弟子的任务,这直接导致方唐全家除他之外,父母、兄长、小妹尽数被接引弟子残忍杀害

    甚至死去的兄长更是被种下尸毒变成尸鬼,失控之下,将父母、小妹的尸首撕咬吞食,完成了“血祭”

    造成如此人间惨剧,这阴尸宗的接引弟子口中理由也仅仅只是所谓的“断尘缘”与帮方唐练就一只血脉相连的本命尸魁,让他真正获得被阴尸宗收为弟子的资格

    杀了他全家,这两人言辞之间也没有半点别的情绪,有的只是冷漠与高高在上的施舍

    想到此处,潜藏在灵魂深处的刻骨仇恨又是一阵翻涌,令方唐思绪难平

    若是只是这样倒也罢了,就算方唐观念上不认同,视其为邪魔,为了小命他也就只能暂时认了

    尽管他接收了前身的一切,但记忆融合只在浅层,死去的前身对方唐有影响,但并不足以将原本的他完全改变

    而且,就算要为前身做些什么,现在的他也没有那份能力,能苟则苟,能保住小命就不错了,想那么多有的没的怕不是有点飘

    活着,才是一切!才有机会去复仇!

    然而,事情却没有这般简单

    按照阴尸宗的传统,那两名接引弟子在将方唐在内的一批弟子带回来之后,一人发了一本小册子便直接将他们与尸鬼一起关到了一个个装有定量饮水、食物的密室之中,将门彻底关死

    想要打开门出去很容易,只要能够完成引气入体,练就自身第一缕法力,将法力传入门中便能开启禁制,轻易推开大门走出密室

    可若是不成的话,石门重达千钧,外面不打开,从里面根本不是常人力气能够推动的

    这样一来,不说困在密室饮水、食物耗尽后的绝境,久久得不到血食的尸魁也会嗜血发狂将近在眼前的生物,撕碎吞食,直到满足为止

    等过一段时间估算饮水食物耗尽,见不再有弟子打开门出去,再从外面将密室打开,阴尸宗也能收获一具潜力不错的尸魁

    从这看来,回收尸魁虽然比收取一名有潜力的弟子要相差不少,但对阴尸宗这等提倡弱肉强食,养蛊行径的邪魔宗门而言,与其耗费资源收取一个资质、心性等方面欠缺的弟子,倒还不如收取一具尸魁,这同样也能增添宗门底蕴

    看着不远处站立不动的“大哥”,方唐控制不住地心跳加速,对死亡的恐惧终究战胜了一时的绝望

    打了个寒颤,求生欲的驱动下方唐强打精神,准备继续前身没有完成的修行……毕竟,只有这样才能活着走出这扇门,才能活下去!

    在再次尝试引气入体之前,他先翻看了一下剩余的水和食物,感受着身体的饥饿程度,初步判断出时间还算充裕,“他”应该没有昏迷太久,也就是说实际上他也才被关进来应该也就在一到两天时间

    才过了这么短的时间,前身就没了小命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他方唐之所以能够穿越到这具身体上来,多半是因为前身在仇恨的驱使下急功近利强运功法,出了什么岔子,加上心神俱疲,直接就一命呜呼了,这才给了他鸠占鹊巢的机会

    “占你身体得以重活一世,若能活下去,他们的仇我会帮你报的!”

    默默想着,方唐突然感到心底一松仿佛卸下许多压力,当即不再浪费时间拿起掉在手边的小册子,就见封皮上写【阴尸决】三个大字

    尽管前身翻看的记忆还历历在目,但鉴于对方死的不明白的事实,方唐还是不敢疏忽,仔仔细细从头翻看一遍,以求查漏补缺

    全部看过一遍之后,方唐这才松了口气,这【阴尸决】看似冠以“阴尸”之名,实际上只是阴尸宗最低级的奠基功法,谈不上珍贵,册子上记载的更是只有引气入体相关内容,基本不涉及什么筋脉、穴位等知识,只是简单的呼吸法,进行修行完全没有任何难度

    大道至简,很多东西说起来简单,超凡门径看似一戳就破,可实际上普通人若无人指引入门,除非少数自悟道途的天纵奇才,否则终其一生都只是一个凡人,难逃尘归尘土归土的结局

    “所以就这么简单的呼吸法你是怎么把自己练死的?”

    方唐松一口气之余也很想问一问前身

    摇摇头,调侃一句将紧绷的心神放松下来,清理杂念,方唐沉下心神调整呼吸

    密室再度陷入一片宁静,只剩下静静的呼吸声回荡

    一刻钟……

    两刻钟……

    半个时辰……

    方唐胸口的起伏越来越激烈,最终……

    “淦啊!”

    “完全没感觉怎么办!”

    半边身子都坐麻了,两条腿都没知觉的方唐终于忍不住喊了出来,好不容易振奋些许的情绪,也再度滑向低谷

    枯坐近一个小时,除了感到阵阵阴寒与气血不流通带来的麻木之外,册子上所说的“气感”方唐是半点都没感觉到,倒是阴寒感越来越明显,几乎让他有种进了冷冻库的感觉,冻得牙齿都忍不住打架

    如果不是册子上标注了这是可能出现的反应之一的话,方唐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又走上了前身练死自己的老路

    照道理来说,原身能被看中应当资质不差才是,怎么会连最简单的引气入体做不到?!

    难不成是我的问题?!

    方唐满脑壳问号

    他开始相信前身练个呼吸法能把自己练死这件事,也许不是偶然了

    还没等方唐,可能是他这一嗓子嚎得太狠,一旁僵立不动的“大哥”都睁开了猩红的眼,转头看向他低吼出声,满身黑毛、青面獠牙的狰狞模样差点没把方唐吓尿,顿时止住了动作,缩成一团,一动不敢动

    [检测到周围10米内存在可收取棋子【尸鬼】,请问是否收取?]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