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仙自走棋》正文 第三章 资质
    “方师弟为何不说话,是在怨恨我杀你全家了么?”

    走在路上前往供奉堂的路上,方唐背着一具棺材正走得艰难,突然听身前的消瘦男子开口说道

    此时的他倒是没了最初那高高在上的冷漠,说话间反而客气起来,但说的这话就……听得方唐直皱眉!

    ‘这家伙该不是脑子有问题吧?’

    不会聊天就不要聊,开口就“我杀你全家”这种事,真有点把方唐给问懵了

    念头转了转,方唐面无表情开口道:“李师兄这么问未免也太可笑了,你与张师兄二人杀我全家,难道我连在心里怨恨都不行么?”

    脚步不停,李师兄转头看了方唐一眼摇摇头道:“呵,你不懂!我们那是为你好!”

    “杀我全家是为我好?!”

    前身遗留的仇恨情绪翻涌,方唐顿时怒极反笑,拳头紧握,眼里几乎要蹦出火来

    看着这样的方唐,李师兄丝毫不以为忤,反而露出冷笑:

    “你可知,修行一途万般艰难,每一层境界的突破都是一次次枯燥修行日积月累而来,若是心有尘缘杂念只会令你修行之时无法全心投入,拖累你在长生路上的脚步……以此为理念,宗门早有‘断尘缘’之规矩,若我等不动手,到时候就是让你亲自动手……嘿!相比之下,我等动手还让你在修行之初拥有了一具血脉相连便于操控,潜力不错的本命尸魁,有了斗法手段,能够自保!”

    “这般‘好事’我可不想要……”

    “我与张师兄引你入宗,让你得以窥见长生之路,更是助你得了一具本命尸魁,这等好事别人便是想都轮不到他们,不说你要你感恩戴德,但你若是再不知好歹……”

    话说到这,李师兄脚步一停,身后就冒出一具森森鬼影,冰冷的杀机几乎压得方唐喘不过气,加上正背负着尸魁,险些两腿一软就跪了

    ‘这是什么邪道宗门?!所有宗门弟子都要行这什么断尘缘杀自己全家,这位李师兄居然还将其奉为圭臬!’

    听李旭峰一番话,方唐只觉自己三观都要崩裂,就差没大吼出来了

    ‘为了自己的修行完全将人命视为草芥,甚至不以为忤反以为荣,这完全就是邪魔歪道,必须尽快逃离这鬼地方,不然迟早小命不保!’

    方唐的信念越发坚定

    此刻他们离供奉殿然已不远,来来往往的弟子不在少数,见到这一幕多数人神情冷漠毫不在意直接离开,同样也有不少人露出一副看好戏的模样,驻足停步,远远看起热闹

    被李旭峰身后鬼影幽幽望着,森冷杀机涌来,方唐心头一窒,如堕冰窟,什么情绪都被压下,可他的脊柱、双腿却始终挺立,前身的仇恨与他的尊严都不允许他向仇人屈服

    见方唐这般作态李旭峰冷笑一声,也不见他又神秘动作,身后的鬼影就猛地扑出落在方唐身上,鬼物的阴寒侵蚀着他的身体,带来难言的阴冷与痛苦

    然而,纵使如此他也没有屈服的意思,只是死死盯着李旭峰,目光坚定,如火光灼灼

    大不了就是一死,反正已经死过一回,也没什么好怕的,但若是跪了,可就一辈子都起不来了!

    看着被鬼物缠绕浑身发抖,面色惨白的方唐,李旭峰冷哼一声最终还是收了鬼影,转身继续朝供奉殿走去

    若是在回宗路上方唐敢这般忤逆,以李旭峰的习惯早就直接将其从高空抛下,随手杀死也无所谓

    但这时方唐已经通过了密室考核,更是仅用了一天半就从中出来,足以让他的接引任务评级上涨个半成,若真杀了损失的反倒是他自己,是以李旭峰这般行动也只是稍作惩戒,好让这姓方的小子知道敬畏

    心怀怨恨又怎么样,对方不过是一个刚刚引气入体连称之为练气一层都勉强的蝼蚁,老实服从也就罢了,若是还敢再跳,他有得是法子弄死他

    阴尸宗确实有弟子不得私下残杀的门规,违反者惩罚亦是不小,但那是明面上,只要做得神不知鬼不觉,谁又会为了一个低阶弟子去为难筑基有望的高阶弟子?

    不过从密室出来之后,在供奉殿入籍之时还会由执事再进行一次资质检查,天资不凡者将直接上报长老会由其中长老收为弟子,天资尚优者亦将直接归入内门,其余则收归外门当修为达到练气六层时才有收入内门的资格

    而这也是李旭峰没有对方唐直接动手,仅仅只是以鬼物压迫稍事惩戒的原因,方唐不到两天就能从密室中走出这等资质已是不差,万一对方真被长老看中收为弟子,若是身上有伤在面见长老时被发现也是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见李旭峰竟没动手,看热闹的人直接就嘘了出来一副大失所望的模样,更有好事者远远挑事,说李旭峰这般都不动手真是丢了老弟子的脸之类的

    然而李旭峰丝毫不为所动径直离去,方唐深吸一口气抹了把冷汗也快步跟上

    没有力量就只能任人欺凌,没有力量你的道理就是狗屁,他早该有心理准备,现在也只不过认识得更加深刻了

    更何况,就算是有前身残留仇恨情绪作用,他之前的态度也无异于是茅房里点灯——找那啥!

    在死亡威胁面前硬归硬,但该反省的还是得反省的

    “这么容易被前身遗留的情绪影响实在太不稳健了,就算有【修仙自走棋】这金手指,但在没发展起来之前也必须苟一点才行!”

    一边走着,方唐暗自警醒着,有意识地加快自己对这个世界的适应

    ……

    “把手放到柱子上,注入你的法力”

    供奉殿偏殿中,一个老头面无表情地吩咐着方唐,那死气沉沉打卡上班的模样神似方唐前世的社畜

    点点头,方唐也没多问就直接走到面前那根柱子前将体内那微弱的法力注入其中

    这就是入籍前的资质检查了,如果说之前密室所做的是初步的资格筛选的话,此刻的检查就是进一步的分类筛选了

    至此之后,方唐他们这些从密室活着走出来的人,在这阴尸宗也就有了三六九等之分

    “不知道有羁绊加成的情况下我的资质能否达到进入内门的要求……”

    心里一边想着,方唐就看见身前的柱子亮起光芒

    从下到上,森冷的蓝色逐节亮起,从淡蓝到黑蓝足足亮起四节!

    顿时,那打卡上班老干部模样的执事老头就激动起来:“斗之……啊呸!阴属四节!居然是阴属四节资质,这和先前的那两名弟子一样已经达到了长老的收徒标准,方师侄你先坐,我马上上报长老会!”

    说完,这老头又转过头看向脸都黑了的李旭峰:“李师侄,你的任务我这里已经给你记录好了,额外的宗门贡献奖励也发放下去,现在你可以走了”

    ‘当初初步检测时这方唐仅不过勉强而已,若非有一家血祭的僵尸搭配他甚至都不配作为一个任务份额被招收进宗门,而且这小子花了近两天才从密室走出,资质怎么可能会有四节之高?这,这不道法……’

    如果不是李旭峰为了多拿一个接引任务的奖励份额,实际上前身一家是完全可以幸免于难的,本来只是拿来凑数可以随意拿捏的弟子,此刻摇身一变竟成了能够惊动长老收为弟子的天才

    眼前发生的一切,让他有种老鼠变大象的荒谬感!

    面色阴沉的李旭峰看着那亮了四节的柱子,心里还在怀疑着,突然听到这么一句顿时神色就更加难看,他扫了露出惊喜之色的方唐一眼:“麻烦执事师叔了,请容师侄告退”

    说完半点不犹豫转头就走,没走两步就听到了身后传来方唐的话语

    “还请师兄慢走,师兄的大恩大德小弟铭记于心,来日必有厚报!”

    除非方唐能抛却血仇,不然他们双方关系早就没有缓和的余地,这时刺这李旭峰一句也问题不大

    “哼!你先活到那时候再说吧!”

    冷哼一声,李旭峰加快步伐出了供奉殿,脚下腾起云气就架云按原路回返,他现在急需和张山商讨一下,若是方唐资质真有四节并被长老收做弟子他们应如何应对

    嘴上说那么多大道理,实际上李旭峰与张山二人只是看方唐资质离达标差一线,为了多凑一个任务名额才屠戮了他全家为他练出一具本名尸魁好凑数罢了

    当时二人算盘打得极好,一个蝼蚁般的人而已就算杀他全家炼成尸魁凑数招进了宗门也难有成就,根本不足为惧,拿来抵了一个任务份额却能让二人任务收益又多上一些,又何乐而不为呢

    本以为是一个资质凑合,难有成就可以随意揉捏的弟子,现在竟突然一跃而起成了一个不小的麻烦,就算阴尸宗确有“断尘缘”的规矩,可这血仇却是不假,要是不能好好应对,说不得哪天就真得死这小子手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