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仙自走棋》正文 第五章 拜师
    进了宫殿,方唐也不敢到处乱看,低着头一路跟着,经过一些位置时周边似乎不断有各色灵光闪过,照在身上感触皆有不同,令他越发紧张

    不同于方唐的紧张畏惧,到了这时,一直死气沉沉的执事老头反而激动起来,把跟着方唐看得莫名其妙

    宫殿虽大,但结构也不算复杂,没多久这高瘦男子就将他们带到了一大殿之中

    “师傅,人带到了”

    高瘦男突然停住脚步,向坐在大殿主位上之人行了一礼,语气毫无波动地说着

    “拜见尸众长老!”

    一旁执事老头头都不敢抬连忙恭敬行礼

    听着这句,方唐这才抬起头来看向上方

    抬头一望,方唐没有看见想象中的人影,反而如见恶鬼地狱,整个世界瞬间陷入冰冷死寂,一具具行尸的低吼在耳边响起,狰狞的面庞,漆黑尖锐的手爪,干枯青黑的身躯在眼前不断浮现,它们挣扎着汇聚着朝他袭来,要将他淹没、吞食

    仿佛从灵魂深处涌现出前所未有的阴寒,眨眼间他就感到自身躯体飞快寒冷、僵硬,难以动弹,这让方唐心底涌出自己下一刻就要变成一具行尸,成为游荡在尸山中的一员的恐惧,越发接近失去理智的边缘

    “嗯”

    仿佛在天边响起了一声轻响,霎时间行尸消散,冰冷退去,一切重归正常,身体也恢复掌握,好似方唐之前所见所感都只是幻觉

    恶鬼地狱没有半点痕迹,方唐眼中只剩身着黑袍的阴翳中年男子随意坐在首座之上,背后异象流转,漆黑深邃浓雾浮动,恶鬼、行尸幻像起伏,阴寒死寂,演化之相正如方唐所堕幻觉一般无二

    “金丹修士异象已成,若是修为不济,直视者必将为其侵蚀、同化,日后可不要因此死得不明不白了”

    见方唐回过神来阴翳中年开口说着,声音沙哑刺耳

    刚死里逃生的方唐听到这话也来不及庆幸,连忙俯下身子行礼称是,额头冷汗如瀑流下,这才知晓方才是何等凶险

    当修为高到一定程度后,哪怕不含恶意,却连外露气息,自身道韵凝结的异象都能对修为不济者造成致命威胁!

    弱者在这个世界要生存下去简直举步维艰,步步是坑!

    方唐这恭敬模样阴翳中年并不在意,反而朝一边候着的执事老头伸手随意一指,一个灰黑光点从指间飞出落在对方眉心,执事老头先是露出若有所悟之色,很快就清醒过来,神色顿时狂喜不已,朝尸众长老连连叩拜

    此时这好处,也正是执事老头最初看到方唐资质时突地激动起来,并且作为筑基期修士对方唐一个才不过引气入体的弟子态度那般温和的原因

    作为一个困守筑基难以存进的修士,将资质优异的弟子引导给长老时的赏赐说不得就能给他带来莫大好处,自然值得他上心一把,这也是他愿意在供奉殿处理杂事蹉跎修行的最主要原因

    靠自己已经不行了,还不如将希望放在长老的赏赐上

    “你给本座带来了一个好弟子,提点你一二也无妨”

    “赐座!”

    阴翳中年也就是尸众长老,说着摆了摆手:“你等候片刻,我与这新徒儿说几句你便带他去登记入籍吧”

    得了好处的执事老头当然没别的话说,压抑着喜色退到一旁坐下安静等候

    这时尸众的目光才放到方唐身上:“本座尸众,拜师吧”

    金丹长老的眼里自然能轻松看出方唐的资质到底如何,原本的资质再有【阴】羁绊的加成不说极好但也算是上等,收做记名弟子足够了,但却并不值得太上心也懒得废话

    “啊?”

    方唐一愣,这么直接的?

    “怎么?”

    尸众皱了皱眉,方唐瞬间汗毛倒立,整个人立马拜下行拜师大礼,口中大喊:

    “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嗯,从今往后你便是本座的记名弟子,若你能突破筑基到时可收为正式弟子传我衣钵”

    见此尸众长老神色稍霁点点头,指了指一旁沉默寡言的高瘦男子:“这是本座大弟子易佰,修行若有问题可向他请教,至于其他师兄师姐有机会你再去拜见吧”

    得!这意思是有事别来烦他!

    “大师兄!”方唐念头转动,连忙向易佰行礼

    易佰向他点点头,神情依旧僵硬

    “见你背着尸魁,此【尸魁决】你回去好生钻研,根基功法自有供奉殿发下【阴尸决】你按部就班修行便是,退下吧”

    让两人认识之后,尸众翻手取出一本比先前删减版阴尸决稍厚的册子以法力托着送到方唐手中,也不等他翻看一眼就开始赶人

    “谢师尊赐下功法,弟子告退!”

    方唐只得见礼后退,跟着执事长老就出了洞府

    “走吧,老夫带你去入籍……能拜得尸众长老为师,虽只是记名弟子你的待遇也要比普通内门弟子好上一筹,以你的资质在修行一途上必将激流勇进,要不了多久恐怕我这老骨头还得靠师侄你提携一二了……若老夫当初有你这机缘又何至于困顿至此?”

    卷起黑云带着方唐,兴许是在尸众那得了好处,这老头也来了几分谈兴

    “师叔说笑了,我这连门径都未曾窥见的普通人又如何与您相比?承蒙您关照,日后若我方唐修行有成必不会忘了今日您引路之恩,但在这之前怕是少不了叨扰您”

    方唐可不敢顺着他的话去说什么困顿,只是笑着奉承,临了提醒对方不要想着空手套白狼,若想日后有所回报前期投资总是少不了的

    心头更是忍不住腹诽,漂亮话嘛,谁不会说?可先前拿到那灰黑光点时,你这老头狂喜的模样就忘了?就算有引路之恩,顺带帮忙压了一手李旭峰,相比方唐这便宜师傅的赏赐显然就不值一提了,从这看来方唐压根不欠他什么

    方唐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够达到能提携这老头的水平,但这恩却不能随便应下,不然把自己卖得太便宜不说,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让他给卖了都不知道,既然对方有这意思,总得要些“前期投资”才行

    深深看了一眼笑容真挚的方唐,执事老头同样露出笑意开口道:“老夫杨正锡,今日与师侄相谈甚欢,在供奉殿也算小有职权,若日后师侄有相关要事相求,自可前来寻我,又算哪门子的叨扰?方师侄这话说得太客气了!”

    “既然如此,那就提前感谢杨师叔照拂了,师侄我若有所成必不忘师叔的恩情!”

    说话间,两人对视一眼,笑得真诚,协定这就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