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仙自走棋》正文 第十章 虫卵
    现在方唐的棋子栏中有【尸鼠】*2,【尸狼】*2,【尸虫】*1,【尸鲮鲤】*1,【尸雀】*1,这些棋子的品阶都是“一品下”,除此之外他还有两头“一品中”的【尸鬼】

    “鲮鲤挖洞打穴的本领一流,浑身鳞甲坚固,更有一根灵巧长舌,在一些情况下必然能有大用,这不能舍弃”

    “而【尸鼠】、【尸雀】、【尸虫】的作用在一定程度上重复,【尸雀】隐蔽性不如【尸虫】,和其他棋子的搭配程度不如【尸鼠】,倒是可以舍弃……”

    “可光卖这一只才回3灵点血,能有什么用?还不如留着以防万一!”

    这算是这【修仙自走棋】最良心的地方了,卖价跟进价相同,居然没压榨用户!

    “至于【尸狼】……一个敏捷型游走单位还是需要的,不管是驰援尸鬼还是保护我自身都能起到作用,不能放弃”

    “嚯!好家伙,算来算去还是只能暂时停手,凑合着用,除了水了一波字数啥用没起到!”

    方唐吐槽一句,收起【尸鬼】,将这些棋子依次放出一只来施以控尸术,打上烙印,收归控制,再将其“放生”收到了阴尸袋中

    可能是因为这些棋子动物尸化而成,方唐哪怕将每一种棋子都控制了一只达到五只总量,神魂的压力也没有到之前预料的程度,甚至依旧游刃有余

    而控制这些动物尸魁后,方唐发现它们的思绪完全就跟一张白纸没什么区别,跟“大哥”这个从现实收取的【尸鬼】截然不同

    本来方唐还以为因为这些尸魁原本都是动物的原因,但他放出另一具尸鬼试着以控尸术感应了一番后发现对方思绪同样是白纸一张,虽然不是死气沉沉,但就像是新生婴儿一般脑子里啥都没有,需要从外界获取一般

    这一发现让方唐不由啧啧称奇,用着这些棋子也就放心了些

    白纸好作画,操作得当的话这些尸魁都可以成为他忠诚、有力的帮手,也不用担心会被其发狂反噬……毕竟他们甚至连嗜血的念头都没有

    将每具尸魁放出试验了他们各自的能力,在心里有基本的了解,能够初步形成配合后,方唐这才满意停下

    “有了这几个尸类棋子,修为也突破到了六重,等完成任务回来也就可以开始着手修炼【尸魁决】了”

    此时天色已晚也不便再出行,方唐取了白天留下的饭菜填饱肚子,练了套雏鹰起飞活动活动筋骨,一边练着他还在考虑是否要去藏书阁换取一些拳法之类的以免浪费了这一身巨力,练完广播体操稍作放松后潜心修行至半夜,他这才睡下

    尽管很多苦修士都提倡以修行代睡眠,但方唐在尝试过几次之后就选择放弃,睡眠是最好的休息方式,对安抚心神有着无可替代的作用,以修行代睡眠对于神元的压力过大,从长期看来并不见得能有多大好处

    他有羁绊加持修行【阴尸决】一日千里,现在的修行速度就已经是有意识夯实基础,尽可能扩宽经脉,在一定程度上拖缓的情况了,完全没必要在这样去压榨自己

    旭日东升,天空开始泛起鱼肚,但受山门大阵的影响,光亮也仅限于此了

    受功法影响的方唐虽然逐渐朝着喜阴的方向发展,但多日以来未曾见过暖阳的他,醒来后还是忍不住有些兴奋

    不管待会接取的任务是否会给他逃离阴尸宗的机会,但终归能让他暂时脱离笼罩在头顶的阴霾,重新感受太阳照在身上那暖洋洋的触感

    ……

    任务殿

    “方小子,你的任务老夫已经给你打过招呼,除了有些繁琐之外危险不大,只要不深入其中……”

    排着队翻看着杨老头用弟子腰牌发来的消息,后面还附上了一张地图,还未细看方唐便听见眼前任务殿弟子喊到自己的名字,原来已经排到他了

    “方唐?”

    执事弟子一边说着就把一份卷宗和一块玉牌递给了他,与此同时桌上一个瓶子自行打开,从中飞出一物来

    “这是你的任务,还有这个……服下去吧”

    拿过卷宗一看,采集植脑菇,果然是繁琐但不危险的任务,还没等方唐露出笑意,一颗如绿豆大小如虫卵一样的东西在弟子的操控下飘到自己面前,当即他眉头就皱了起来

    “这是……”

    那弟子看了方唐一眼,僵尸脸上半点情绪波动也无地解释道:“炼气期弟子出宗历练,都需要在体内设下手段,不同时期不尽相同……全看长老们研究出了些什么小玩意儿”

    “至于这个是一种尸蛊,超过两个月没有服下解药它就会吸收你的法力孵化,将你的五脏六腑啃食殆尽……解药会在完成任务交付卷宗时给你,快点服下!”

    听了解释,方唐的眉头皱得更深,但这时也没有选择的余地,他伸手拿过虫卵,稍作迟疑没有等到希望中的系统提示,只好一口吞下

    本来他还想着如果是蛊虫的话或许能够被自走棋面板认可为棋子,这样的话只要将其收为棋子就能将这手段直接解决于无形……然而现实直接给了他一拳,告诉他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用金手指来解决

    看着方唐吞下虫卵,执事弟子突然掐诀打出一道灵光射向方唐

    “你做什么?!”

    方唐神情一变就要反击,此刻灵光已经落到了他身上,在他胸口位置映出一点绿光

    看着点绿光所在的位置,方唐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克制住把阴神刺丢这弟子一脸的冲动

    “确实服下了虫卵,你可以走了”

    看着绿光所在位置,执事弟子点点头,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那面无表情的僵尸脸看得方唐越发气不打一处来

    你?要检查就直说呗,搞突然袭击是几个意思?

    做手脚不想吞这虫卵的人是有多少啊?

    从这防备的手段来看,想逃离阴尸宗的弟子似乎真不在少数

    ‘也不知道这些人里有成功的没有……’

    刚才那么一闹,现在周围的人都跟看猴一眼看着方唐,他也不想再这废话下去,当即阴着脸收了卷宗和玉牌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