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仙自走棋》正文 第十二章 捷足先登(求收藏!求推荐!)
    随着方唐越来越靠近那灰白天幕笼罩的平原,阴煞、血煞、怨气与军道杀气混同在一起形成的力量对他造成的冲击就越是强烈

    飞在高空之上,他可以清楚的看见大地上的残破尸骸、破烂甲衣、折戟断剑乃至腐蚀殆尽的战车,这是几百年前那战争残余,在种种力量的作用下留存至今

    散去黑云落到地上,煞气顿时冲来,一瞬间仿佛有无数冤魂在耳边哭嚎,又仿佛战场上血肉横飞、杀气冲天的场景在眼前重演,种种幻象冲击着、影响着方唐的神志,让他心头泛起丝丝杀意与疯狂

    “我都还没进去,光是透出的力量都能对我造成影响,这地方有点邪性……”

    “呵!我在说什么呢?一个死伤难以计数,还被施了手段将整个战场的尸体、冤魂、煞气等所有的一切都截留下来,化作养料孕育的资源点,能不邪性么!”

    方唐摇摇头,法力在体内一卷,阴寒的气息令他一下清醒过来

    警惕提到最高,方唐先放出尸鬼和尸虫,前者护在身前,后者则在周围飞了一圈,运用【尸魁决】上的小法术借着尸虫感知,他确保周围并无异样后,这才一手持发下的制式长剑,一手持任务玉牌催发出濛濛绿光将他与尸鬼罩在,缓步走向气幕,进入古战场之中

    穿过灰白气幕,顿时一阵更为强烈的煞气涌向方唐,但此时他以做好了准备,有法力护持,短时间内这古战场煞气对他的影响微乎其微

    抵过煞气后,方唐神色一动,有些惋惜:“好浓郁阴气,可惜煞气太重,质地太杂了……”

    与煞气一同浓郁起来的还有阴气,但受这环境所限,除非功法特殊,一般人很难将其利用起来

    至少,方唐是无福消受了,哪怕有【阴】羁绊加成

    倒是尸鬼在进入这里后,僵硬的脸上就多出了一抹明显的愉悦,开始主动吸纳周围的阴煞死气

    “既然你受得住,就多吃点吧!”

    见尸鬼没有其他异动反而气息在一点一滴的提升着,方唐也就没有多管,将暗淡许多,还能在出阵的时候再用一次的任务玉牌收好,径直将尸狼、尸鲮鲤、尸鼠、尸雀全部放了出来

    取出地图辨认好方向,他念头一动,尸雀、尸虫就分散开来,朝着两个方向飞去,地上的尸鼠也挑了一个方向快速离开

    尸鲮鲤则在原地直接开挖,一会儿的功夫就消失在了路泽脚下,钻入地底不见踪影,只余下一个看不出深浅的小洞

    至于方唐本人,等到离开的几句尸魁将周边初步探查一遍后,直接跨坐到了尸狼身上,让尸鬼跟着一起,朝着一个方向疾驰而去

    尽管尸狼这干枯的皮毛,略微萎缩腐化肌体的触感和气味都让方唐有种屎壳郎撒娇——恶心心的感觉,但比起像边上尸鬼那样自己跑,哦是跳,还是要好太多了!

    与尸为伴的生活,终究是要习惯的

    另外,在这鬼地方他可不敢架云,别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便宜师傅给的【尸魁决】真不错,我都还没真正开始修行这份功法,只是一道共享感知的小术法都能这么好用!”

    借着尸鼠、尸雀、尸虫兵分三路扩散开来的感知,方唐轻松将自己周围和前进路上存在的大部分危险探明,做到了提前规避,以最高效率朝着地图上标示最近的采集点而去

    在炼气期还没有掌握神识的情况下,这等手段已经相当实用了

    在他身后则有在地底挖洞前进,远远跟在后面的鲮鲤来断后

    前有三方探路,后有地下断后,身边有尸鬼、尸狼护卫,有这等阵容护卫,这古战场外围对方唐来说就算没到如入无人之境,也确实谈不上多危险了

    “不过,没有一个防御法术防身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不够稳妥,没有安全感……”

    坐在狼背上,方唐渐渐习惯了同时接收几个尸魁传来信息的感觉,握着长剑,一手掐诀,体内法力流转,做好随时丢出阴神刺以应对突然冒出来的敌人的准备

    但正是因为这时刻保持警惕的感觉让他有些心累,这就导致此时此刻他心里对防御法术的渴求就更加强烈起来

    “第一个采集点快到了,尽快完成任务,去藏经楼挑一个法术练起来!”

    一路过来,几个动物尸魁除了探路之外,同样也发现了一些零散的灵物,其中就有少量的植脑菇,如果运气好的话或许在马上就要到的采集点就能收满份额

    只要能完成任务份额,接下来他也就没有压力,碰上危险能打则打,打不过也可以毫无顾虑地转身就逃了

    “被人捷足先登了么……”

    先方唐本人一步到达资源点的是尸鼠,借着尸鼠的感知方唐清楚地“看”原本应该生长着不少植脑菇的采集点现在除了一个阴气森森的凹陷坑洞之外,再无他物

    当然这感知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视觉,方唐也只能借助这感知“看”到一些轮廓,并不能看到清晰的画面

    之所以没有判断为是找错了地方,就在于坐在尸狼背上一路疾驰的方唐,已经能隐约看到前方出现了一些人为活动的痕迹

    而且痕迹相当明显,还没被自然风沙等活动掩盖、抹去,显然是不久前刚留下的

    吸了口气,方唐心头警惕提到最大,放缓了前行的速度,沿着痕迹朝前方采集点而去

    如果真是修士的话,对方如果留下了什么手段或许单靠几具尸魁的感知视角是无法发现的,哪怕有它们探路也需小心为上

    就这样,方唐一路谨慎提防终是来到了第一个采集点,途经并未有任何意外发生,尸鼠在此地已经等待许久

    直到到了这里,方唐才知道尸鼠所遇的凹陷坑洞是什么概念

    哪怕一路过来没少看到散落在地的森森白骨,连活尸骷髅也遇到过,但此刻方唐还是忍不住吸了口凉气,这不大的凹坑中竟满是残破程度不一的森森白骨,哪怕很大部分都被掩埋在了地下,可光是露出来的部分痕迹都让方唐眼里被塞满了森冷惨白

    森寒的阴煞沉积在坑洞中,在一具具白骨尸骸中流转,共同形成了这盛产阴、尸属资源的采集点,也正是这力量让这些原本平平无奇的凡人骸骨能历经数百年风沙而不坏

    “这都没有尸变?是被处理过么?”

    而在这些白骨表面,更是有着不少深浅不一被植物根植蚕食的痕迹,此时更是被拉扯、翻动了出来许多,露出了原本在地下的部分

    至于原本生长在这尸骸上的那些灵物,除了一些尚且只冒了个头的嫩芽之外,其他方唐连半根都没看到,而卷宗中早就说明这些嫩芽一概不可取,没多少价值不说,还破坏了资源点的可持续发展……真取回去交任务,非但不会承认,还要降下惩罚

    骑着尸狼,尸鬼在身边警戒,方唐静静看了一阵这白骨坑,眉头皱起

    “一个都没给我留,这是准备用任务资源来逼死我?就是不知道杨老头在这里面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这任务是杨老头给他调度来的,真要有人趁机害他,杨老头确实有很大可能是帮凶

    方唐与杨老头本来就只是利益上的关系,对方投资他,而他则要在日后有所成就后予以回报……如果在这之前他人用更大的利益打动了杨老头的话,这糟老头子反手把自己卖了方唐也不意外

    可就凭李旭峰和张山两个炼气后期的弟子,真的能拿出这代价来打动一个筑基修士么?

    先不论他们有没有这身家,若真有的话将资源用在自己身上来提升修为晋升筑基不是更好?

    到那时想摁死自己也只是一句话的事,哪用得着这般麻烦!

    “如果问题不是出在杨老头身上的话,那就只能是李旭峰他们借助其他我所不知道的外力插手其中了”

    方唐眯了眯眼,让几具尸魁的活动范围缩小了一些,以保证能最快速度驰援自己

    “希望是我想多了吧……”

    “下一个采集点,是在那边……”

    尸虫、尸鼠、尸雀开道,骑着尸狼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远方薄雾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