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仙自走棋》正文 第十四章 对峙
    并非什么事都必须用武力解决,更别说在还是自己实力明显远不如对手时,若是能知道这两位弟子到底为何出手,方唐或许还有机会找到武力之外的破局点

    但此时这情况,显然是没机会了

    “李旭峰、张山不过是普通内门弟子而已,他们能拿出来的代价又能有多少?我有着长老弟子的身份未必就不能说服……可惜现在的局面已经没法谈了,我一停下多半就会被后面哪两个人直接攻击,我连个防御法术都没有就算拿尸鬼他们当肉盾也不一定顶得住,不然还可以试着交涉一下……”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再多谋算都离不开自身实力的支撑,现在那两人吃定自己了,又怎么可能愿意跟自己去谈

    方唐一边想着,将尸狼奔行的速度催到最大根本不敢停下,手中握着两块灵石快速恢复着消耗的法力以确保状态始终保持在水平线以上

    说起来方唐也是真的脸黑,人家包家两兄弟早就把采集点的资源搜刮完在那等他自己送上门

    那么多个资源点,偏偏他按顺序一个个找过去,全部踩空之后最后才轮到了包家两兄弟占据的那个,在路上白白耗费不少体力、心力

    以至于现在真的遭遇敌人之后,自身状态也不如初入古战场之时那般完满了,法力可以通过汲取灵石来快速恢复,可驾驭尸魁、抵御古战场煞气侵蚀耗费的心神却没那么容易恢复,若是精力不济操纵尸魁出了问题恐怕马上就要小命不保

    “那两人都是后期修为,我与他们法力上的差距暂且不说,但作为老牌弟子在法术、法器等方面他们必然是要领先我一大截的,绝不可与其硬拼!”

    “还好早就发现不对劲,我也没有蠢到真什么准备都不做就送上门去,只是不知道他们追踪我的手段会不会看出端倪来……”

    朝着某个方向疾驰而去的方唐目光闪动,满脸冷静

    不知从何时开始,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尸鬼竟不见了踪影,而他身后一路追击而来的两个身影正快速缩短着双方的距离,眼看就要追上

    “哼!还想跑!”

    眼眸灰气流转的包龙冷哼一声,一拍储物袋,一柄黑绿小剑飞出,撕裂空气,发出尖啸,朝着前方始终没有放弃逃跑的方唐刺去

    其速迅捷如风,一路拖着淡绿轨迹,眼看就要刺中方唐,目标却突然消失

    竟是方唐突然翻身,抱着尸狼在地上一滚,以尸狼躯体抵消冲击力,闪开了这致命一击

    与此同时,稍稍落后包龙一步的包星脚下忽的裂开坑洞,一双青黑手爪探出猛地抓住了他的脚踝一拉

    砰!

    加持着术法疾驰中的包星全部精神都在方唐身上,根本没想到脚下会突然冒出攻击,被这一抓顿时狠狠栽到在地,摔得七荤八素,满脸是血,连牙都蹦出去几颗,就差没把舌头咬断

    炼气期修士尚未铸就道基蜕变体质,除了修行之初就以锤炼体魄为基的体修之外,真论身体素质实际上也不比凡人强多少,突遭这一摔,包星也只是惨叫一声就昏死过去,没了半点反抗能力

    趁此机会,坑里的尸鬼猛地发力将包星拽入坑中,钻入地道不见踪影

    若不是尸鬼已经晋升一品中,身体各方面都有活化的迹象,不复之前的行动僵硬,这事他还真不一定能办到

    而听到响动马上转过身来的包龙却只看到一只尸鼠拖着一根哭丧棒消失在那深不见底地洞中,自己弟弟包星的身影早已不见

    看着这一幕,包龙神色顿时狰狞起来,他没有跳入坑洞去追,而是直接看向了始作俑者方唐

    “小子!你把我弟弟弄哪去了?!”

    沉稳如他双眸都飞快充血变得鲜红,都连追踪的法术形成的灰色气流都维持不住,而那一击而空的黑绿小剑悬于方唐不远处不断轻颤,反映着其主人如今起伏的心绪

    实际上,没操控飞剑再给方唐来一下,都已经算他冷静了

    兄弟两人相依为命长大,弟弟对包龙的重要是任何事情都无法比拟的,关心则乱,哪怕他有着飞剑法器可以将方唐一击必杀,可他却不敢那么去做!

    包星被方唐的尸魁打晕带走遁入地道,现在都不知跑到了哪里,一旦方唐这主人身死尸魁失去控制,昏迷中的包星就有很大可能被其当成血食,撕碎吞食

    “咳咳咳……”

    推开腿骨呈现出不规则弯曲的尸狼,一身狼狈的方唐不断咳嗽着从地上爬起,一边拍着身上的灰尘,一边指了指悬在半空中的小剑:

    “剑!撤去法力,把剑抛下!”

    “我这人胆子很小的,你这剑一直飞在我面前指着我,怪吓人的!万一我心里一颤不小心下错指令给我那尸魁,伤到你弟弟那就不好了!”

    说到“你弟弟”三个字时,方唐还特意加重了语气,仿佛在提醒包龙不要冲动

    这时听方唐说几句话的功夫,包龙已经冷静下来

    他死死盯着方唐,也不撤去飞剑,只是冷冷开口:“要怎么样你才会放了我弟弟?”

    “我们两兄弟与你无冤无仇,李旭峰我们也不看在眼里,只要你放了我弟弟,我绝不与你为难!”

    听着包龙的话,方唐心头冷笑

    此人说的话,他一句话都不信!

    ‘不与我为难?在没动手之前我或许还有可能相信,但现在……呵!岂有大象跟蚂蚁谈条件的道理?只要我敢信,在你弟弟出现的第一时间你就会杀了我!’

    “先撤了你的剑,再说其他!”

    方唐坚持道

    这飞剑速度太快,要他小命只在一瞬,威胁实在太大,如果不是有三个侦查尸魁分布四周形成感知的话,他根本没可能躲开

    若是再来一次,他可不见得还能做到!

    “你……”

    包龙还想说些什么,他的尸魁已经快要赶到,在拖延一些时间,让其跳入坑内必能解决这小子的尸魁,解救包星

    而到那时,他必要让这姓方的小子付出代价!

    哐当!

    没等他把话说完,突然方唐脚下土地翻出一个洞来,一根哭丧棒突地从中跳出,落在方唐身前,被他一把抓住

    “这位师兄,你可得想清楚了,再这般拖延下去,下次再弹出来的可就不一定是你弟弟的随身法器了”

    “嚯!竟是上品法器,两位师兄还真是身家厚实啊!”

    方唐一手持着哭丧棒,那故作夸张的神情落在包龙眼中说不出的可恶

    可他却不敢再赌了

    铛!

    法力散去,黑绿小剑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