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仙自走棋》正文 第十七章 “将军要见你!”
    “他这是想用这符箓把我送到古战场深处,把我逼死?”

    本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方唐现在一脸懵逼,死里逃生的喜悦都还未浮现,透过灵光看着身边飞快略过的场景,顿时变成了绝望

    如果只是解决包星一人的话,他再强也只是一个炼气后期的修士罢了

    更别说当时,方唐的尸鬼已经顺利晋升到了“一品上”同样有着后期战力,打他一个重伤的后期修士完全不成问题

    可现在方唐需要面对的,却是不知何时会碰上,但只要碰上了就绝无可能生还的筑基期乃至金丹期鬼物!

    更别说,他现在身受重伤,法力见底,根本没有了半点战力,几具尸魁更是与自己相差了不知多远也驰援不及,除了作为棋子的尸鬼还保持联系之外,其他由【控尸术】操控的感知已经相当微弱,可以说是半点自保之力都无!

    这时的方唐都不用碰上筑基鬼物,便是外围最弱小的骷髅妖都能要了他的小命!

    “这飞遁灵光根本不受控制,只能强制性朝一个方向而去,我就是想停下、转头都做不到,只能看着自己越来越深入,感受着越发深切的绝望……这也是你算计好给我的报复么!”

    方唐一边想着,惨白的面上已经看不出多少表情来了

    这灵光一路疾驰的同时也保护着他的身体,但这样的“保护”就导致方唐除了思绪还在之外,连半点多余的动作都做不出来,只能看着风景不断变化,心中祈祷千万别一头撞上筑基鬼物的老巢

    唰地一下,方唐面色突然又难看几分

    怕什么来什么,就在刚刚,他险些就与一只筑基鬼物来了个亲密接触

    可就连只是擦肩而过,被那森然阴冷的独特威压扫过之时,虚弱如他险些直接去晕过去

    “还好没追过来!”

    感受那气息越来越远,方唐这才松了口气

    然而下一刻,他就感到裹着自己的灵光消耗速度突然加快,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要彻底耗尽

    “这口气松得有点早啊!这下真完了……”

    方唐绝望了,这起起伏伏的,老折磨大师了!

    他塌下的左肩此刻已经从剧痛渐渐走向毫无知觉,青黑鬼气不断从伤处侵蚀着血肉,带来阵阵阴冷,消磨着四周的生机

    方唐剩下那点法力连抵御这鬼气侵蚀都困难,现在这飞遁灵光耗尽之后再无任何保护的他落到这古战场深处,怕是刚落地没等鬼物盯上就要被煞气侵蚀成疯子

    诶!等等!这灵光是怎么个停法啊?

    “卧槽!踩一脚啊师傅!”

    念头冒出来的下一刻,灵光的力量终于达到极限,在方唐绝望地哀嚎中消散,带着他一头栽到地上

    砰!

    泥土飞溅,尘土四散,灵光散去,露出方唐面无表情摊在坑里的模样

    他挣扎着,尝试爬起身来

    扑腾!扑腾!

    方唐使用了水溅跃,什么也没有发生

    本来就废了半边身子,刚刚灵光失效那一撞好悬没把他撞死,现在脑子还是蒙的,身体也不太听使唤了

    好在眼神还不错,可以看见坑边已经有鬼物聚过来了

    “我?情愿我没看见!”

    方唐咬牙强迫身体发力,继续挣扎着,被那么多只鬼物、活尸盯上,他怕自己连全尸都保不住

    他必须承认他低估了古战场鬼物对开餐的积极性,煞气都还没冲他脑门呢,他们就已经赶着趟围过来了

    “额……哈!”

    砰地一声,刚离地半寸不到的身体又摔了回去,哪怕方唐尽了最大努力,身体依旧完全使不上力,两条胳膊,哦不,是这具身体都跟不是自己的了似的

    有时候,并不是你奋尽全力就一定能取得自己希望的结果,更多的时候你会发现,你的努力可能没有任何用处,反而会把你推向绝望

    就像方唐现在试图在多张鬼嘴下给自己留个全尸一样,越是挣扎,越是让那些鬼物垂涎欲滴……嚯!一看这食材就新鲜啊!不尝尝那能行?

    没等这些鬼物扑下来,就这会儿工夫,便有一个筑基鬼物被他吸引了过来,还把周围聚过来准备开餐的其他小鬼给赶走了

    得!这真不用挣扎了!

    见此一幕,方唐索性躺好不动,试图让自己死得舒服一点

    好歹保住全尸的目标实现了不是

    算了,毁灭吧!赶紧的!累了!

    他挣扎过了,实在起不来,重生为人他很抱歉,争取下辈子不做人……

    “诶诶诶!你要做什么?!”

    眼睛都闭上等死了,方唐却突然感到自己飘了起来,登时猛地睁开眼下意识喊道

    “将军要见你!”

    那身着甲衣的筑基鬼物扫了被他用法力摄拿到半空的方唐一眼,冷然道

    被那幽幽燃着鬼火的目光一扫,方唐心头一窒,不再开口,心中却不由浮现希望

    在这古战场有资格被称之为将军的鬼物只有一个,那就是当初处在战场核心力竭战死,在无尽阴煞、血煞,以及冲天怨气与军道杀气诞生出来的那位鬼将军

    虽然后面他都没来得及做些什么就直接被阴尸宗的长老给镇压了,但这等鬼雄般的存在要见自己总不可能就是为了弄死自己吧!

    再是有气没处撒,也不至于找他这炼气中期的阴尸宗小辈不是,在这古战场活动的筑基乃至金丹修士可不少见啊!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这位鬼将军找自己到底有什么目的,如果不能满足他的话自己的小命还有没有保住的可能

    方唐胡思乱想着,这位筑基鬼卒却不去管他,只是带着他一路飞遁,朝着古战场深处进发

    越是深入,整片天地的煞气就越发浓郁

    在不知不觉中不断涌入方唐体内,冲击着他的神魂,令他神志不清,充斥杀意疯狂,于此同时又侵蚀着他的体魄,使他生机越发衰弱

    被飞遁的速度压得话都说不出来的方唐,双眸渐渐涌上血色,清醒、挣扎与疯狂交替浮现,与他身体的虚弱截然相反

    两者冲突,更加剧了方唐的伤势

    噗!

    “救……”

    他苍白面上突然涌上不正常的潮红,一口殷红鲜血猛地喷出,被狂风一卷糊得满脸满身,仿佛一身精气生机都随着这口血喷了出去,刚张开嘴想要呼救就脑袋一歪昏死过去

    “如果还有活下去的话,我这辈子都不会再让任何人带着飞遁了!绝不会!!!”

    这是方唐彻底失去意识前最后一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