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仙自走棋》正文 第十九章 鬼将军,众将士
    “将军,人带来了”

    带着方唐进入别有洞天的营帐中,筑基鬼卒直接抛下身后的方唐,自顾自上前恭敬见礼,就退到一边

    “拜见鬼雄大人!”

    见此,方唐毫不迟疑同样上前一拜恭敬道

    光这一路过来筑基鬼物都见得不少,在当初尸众长老那吃过亏的方唐连头都不敢抬,只是余光一扫都如见诸多幻象,但凡有座位的他连深浅都看不出半点,只见道道异象演化,吓得他头伏得更低了几分

    先前必死之局都撑过来了,要是因为在这多看了一眼送了命,那可就实属不值了!

    “鬼雄?”

    “此处哪有鬼雄这人?”

    “大胆!小小炼气竟敢乱呼将军称谓,找死不成?!”

    “将军,此子不知敬畏,不如拿去喂了尸兵!”

    方唐这称谓一出,登时激起千层浪

    这些尸将鬼士本就对阴尸宗相关人物厌恶至极,也就因为鬼将军的谋划才稍作隐忍,现在方唐自作主张称呼鬼将军正是给了他们宣泄不满地机会

    虽然在鬼将军点头之前,他们任何“人”不会就此杀了方唐,但吓他一吓泄泄火气还是可以的

    甚至于在近些年来,戏弄恐吓因各种原因被带到营帐来的阴尸弟子都成了他们的“保留节目”,但像方唐这种开口就真将他们激怒的之前还真没出现过

    待手下将士闹腾一阵,给方唐施足了压力,鬼将军终于开口:

    “小辈!你为何称本将军为鬼雄?”

    “胆敢冒犯本将军的威严,若是你不能拿出个说法来,那你就去喂了本座手下的尸兵鬼卒去吧!”

    随着他的话语,难言的威压突然涌现,顿时将在场所有金丹异象镇压,也将方唐压得面色一白,一颗心脏几乎要停止跳动

    ‘满座金丹,这位更是元婴鬼物……此举还是有些冒险了!’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方唐抹了把冷汗,抬起头来

    此时其他鬼物的金丹异象被镇压,他也不用担心自己会因为一不小心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就把小命送掉

    只见高坐首座的鬼将军身着黑袍,面容古朴,美髯飘飘,好似一儒雅中年,看不出半点鬼物之态

    方唐心头有些诧异,却丝毫不敢冒犯,连忙稍低头颅开口说着: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我刚听闻将军事迹之时,心中便生出这般感慨”

    “私以为,将军生时,骁勇善战,用兵如神,乃人中豪杰!”

    “将军死后,虽成鬼物,仍为鬼中之雄!”

    “鬼雄之称,是我对将军最高的崇敬!”

    方唐一脸真挚,说完又深深拜下

    这可是元婴鬼物,只差一步就成就鬼仙的存在,拍马屁,多拜几下不丢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好一个‘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好诗!当赏!”

    一个赏字出来,方唐心里一喜,这马屁可算是拍对了!

    但欲取之必先予之,鬼将军什么要求都还没说便先帮方唐治愈了伤势,精进修为,现在还要赏,方唐却是不敢随意应下了!

    这赏,可以要,但不能就这般应下!

    方唐念头转了转,轻咳一声清了清嗓,抬起些头来

    他要开始表演了

    “在下方唐本住在乡下的河边,家中有屋又有田,生活乐无边!”

    “谁知那阴尸人蛮横不讲理,杀我父母和小妹,大哥炼做了尸鬼,收我入宗凑份额,将我揉捏将我扁!”

    “结果在下资质阴四节,长老看中收弟子,唯恐将来报血仇,奸人生歹意,就要将我扼杀在此地!”

    “奸人来害我,本来必死却为将军救,不但伤势尽痊愈,修为更是有精进,报答将军救命大恩来不及,实不敢要将军赏,铭记将军恩情在心间,但有吩咐任差遣!”

    哈呼~

    终于说完,方唐长出一口气,有些累到

    “……”

    “好!”

    “说得好!”

    “再来一个!”

    “来来来!小子!这是爷赏你的!好久没听过这么有意思的评书了!”

    ‘这其实算不上什么评书……’,方唐想了想,还是没敢说出来

    短暂的沉积后,立刻就是阵阵鬼哭狼嚎,啊不,是好评如潮

    之前还是恨不能生撕了方唐来下酒的鬼将们,此刻却仿佛成了演唱会上最狂热的粉丝

    一时之间,叫好声,欢呼声,乃至各式各样的“打赏”接连朝方唐砸去,一个个兴奋地要求方唐返场在来一次,丝毫不顾自身气息四溢,异象升腾,稍有些许碰着擦着,或者不小心多看了一眼,就能要了方唐脆弱的小命

    法力腾起,将朝自己扔来之物一一小心摄拿收好,认不出来也没关系,到时找份图谱一个个认就是了,正好加深一下自己灵物辨识方面的造诣

    收东西收得欢快,方唐本人则缩成一团生怕被某位过于兴奋的前辈给碾死当场

    可以做人的话,他对做鬼这件事还是没什么想法的

    不过看着这群兴奋的家伙,方唐心里也忍不住为他们感到一阵可怜,这文化生活得匮乏成什么样才能听了段他这押不上韵,踩不准拍,临时胡乱编的话就高兴得跟哈士奇一样去?

    精神文明建设有待加强,文化生活相关设施条件急需丰富啊!

    “不错不错,大伙很久没这么乐呵过了……你跟之前的那些阴尸宗弟子果然不一样!”

    鬼将军也很高兴,他是上过族学,读过兵法有文化的鬼,自然不会被方唐这么一段给逗得失了威仪

    此刻他虽然面上带笑却看不出什么兴奋,显然只是为老伙计们难得乐呵一次高兴罢了

    但上一次这么齐聚一堂,放声大笑又是什么时候的事呢?

    那太过久远,那似乎是大伙都还活着时候的事,久到他已经记不清了

    “是啊!将军,这小子跟之前那些满身尸臭连我们手下尸兵都不如的家伙,完全不一样!”

    “相比之下,这小子跟阴尸宗同门有仇是有目共睹的事,咱们也许可以相信他!”

    听了鬼将军的话,几个偏将也马上应和着,“相信”二字听得方唐心惊肉跳

    “嘿!我怎么记得方才说要拿他喂尸兵的时候就你小子喊得最欢呢?”

    鬼将军指着刚刚喊得最大声,说可相信方唐的偏将笑骂道

    “那……那要不还是喂尸兵算了?”

    那偏将摸摸脑袋,一脸不舍,活像个被父母勒令将自己玩具送个隔壁家小孩的孩子

    “此事不可儿戏……”鬼将军摇了摇头,看向方唐:“方唐,本将军有一事需托付与你,你可愿意?”

    顿时,方唐只觉场中所有目光落到了自己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