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仙自走棋》正文 第二十章 九幽大誓(求收藏!求推荐!)
    “方唐,本将军有一事需托付与你,你可愿意?”

    随着鬼将军的话问出来,霎时间,整个营帐目光尽数向方唐投来,压迫力直接拉满!

    额头渗出一滴冷汗,方唐深吸一口气,面露郑重:“在下刚才便说将军对我有救命大恩,若有吩咐在我力所能及之内可任意差遣,我自当愿意!”

    “但……”

    这“但”字出口,原本都已经露出笑容的鬼将军和其他将士顿时面色一变,浮现不满

    “但什么?!小子!刚才还说报恩,真让你办事就怕了?!”

    一脾气暴躁的偏将直接怒喝方唐,将他还未说完的话语打断

    这偏将也不控制气势,军道杀气直直朝着方唐袭来,如刀锋,如钢针,带来刺痛,把他压得面色一白,话都说不出来

    首座上,鬼将军皱着眉头扫了那偏将一眼,元婴威压落下,将他杀气逼了回去

    “让他把话说完也不迟!”

    鬼将军淡淡说着,令诸多聒噪鬼物噤若寒蝉,营帐中再度恢复了安静,一双双鬼目落在方唐身上,等他把话说完

    ‘说翻脸就翻脸,真是群暴躁老哥!’

    吐槽一句平复下心情,方唐下意识抹了把脸,竟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竟已满脸冷汗,随意一抹便将衣袖沾湿大片

    ‘这也算是个教训,以后再碰上这种情况就知道如何应对更加稳妥了……’

    深吸口气,方唐苦笑一声:“若在下力所能及,我自是愿意为将军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

    “但阴尸宗对低阶弟子管控实在严格,我此次来古战场只是完成最简单的采集任务都被种下了尸蛊手段,身家性命都在他阴尸宗的掌握中……”

    “身有这般隐患,说不得就会影响将军托付之事,我性命不保是小,若是坏了将军的大事岂不是有负将军救命之恩?实在不敢一口应下!”

    “还以为是什么事,就这?”

    “就这水平?!”

    “兄弟们!咱这是被这小子看扁了啊!”

    方唐话语一落,顿时就有在场的鬼物中就有人起哄,刚才那肃杀的气氛也在这话语里消散于无形

    “这般说来还是我等错怪你了?”,鬼将军笑得有些奇怪:“本以为你只是有些意思,是个恩仇必报的性子,现在看来花花肠子也不少嘛!”

    “在将军面前我一小小炼气修士哪敢有什么花花肠子,都只是实事求是罢了!”

    方唐连声否认,却被鬼将军打断:“行了,你不就是想要本座帮你去了这手段么?既然让你办事,本座自然会让你不再受阴尸宗钳制!”

    “届时帮本座办完事,你便是立马脱离阴尸宗也无妨!”

    这正是方唐想要的,登时他就上前一步朝鬼将军一拜:“既是如此,方唐愿为将军效劳!”

    其实说那么多从一开始方唐就没得选,如果他不答应的话,甚至可能都走不出这营帐……既然替鬼将军办事的结果是既定的,那为什么不在过程中对为自己争取一些好处呢?

    重生以来经历的每一件事都在告诉方唐这是个力量至上的世界,这个世界的一切秩序都是为强者服务的,没有力量他别说找到回家的路,便是想在这世界安稳活下去都是一种奢望

    弱小如他,必须尽可能地把握每一次机会让自己尽快强大起来

    这次大难不死被鬼将军看中就是一个机会,他开始试着在整个过程中通过细节积累尽可能地争取机缘,以强大自己,是他改变想法主动起来的一个开始

    “嗯,很好!”

    见方唐答应下来,鬼将军满意点头:“既然如此,立誓吧!”

    “只有立下九幽大誓,我们才能真正相信你!”

    “我应当如何做?”

    方唐没有半点犹豫直接问道,鬼将军的打算他已经猜到一些,其实一开始双方立场就是相同的

    只不过在鬼将军这样的元婴强者面前方唐只是一颗棋子,在他之前鬼将军都不知接触过多少名阴尸宗的弟子,布下暗棋,只等一举引爆了

    但鬼将军一举爆发之时,同样也是方唐赚足了好处全身而退之时,双方互相利用,各取所需

    直到这时,见了方唐毫不犹豫地反应,鬼将军和众多鬼将们看向他的目光才真正卸去了敌意

    “呵!你倒是不怕就这样把自己给卖了!”鬼将军似乎一下心情好了不少,还调侃方唐一句

    到这一步方唐索性光棍起来:“我只不过是一炼气小修士罢了,将军若要害我,本就不必这般大费周章!又何惧之有?”

    鬼将军笑了笑,看向方唐的目光里也多了几分欣赏,屈指一弹,一点漆黑灵光飞出在方唐身前化作大片文字

    一眼望去,这些文字个个扭曲、神秘,透出幽深之意,久看之下方唐甚至有种自身魂魄都要被吸纳进去之感

    令方唐奇怪的是,哪怕这些字他一个都不认识,通篇看下来却能清楚领会其中所含之意,简直玄妙无比

    “这是……”

    方唐发出疑惑的声音

    “这是九幽文,你现在能领会其意是因为有本座引导,无法引动其中真意,形成力量,若你想学本座可以赠你典籍,回去自行揣摩学习……以本座元婴为基,用九幽文写就,立下的九幽大誓能沟通九幽,违背者将受九幽之刑,形神俱灭”

    说到这,鬼将军深深看了方唐一眼:“对你,对本座都是一样!”

    看完这誓言,方唐也大概知道了鬼将军需要自己去做什么,虽有风险却值得去做,当即照着立誓

    待他念完,方唐就感到自身意识飞快下沉,接触到一股幽深浩瀚的意志,双方似是有什么信息流通,又好像什么都没发生,然后下一刻他就被弹了回来,眼前由九幽文组成的誓言也一分为二,分别落到他和鬼将军体内

    做完这事,方唐再次感到了周围鬼物目光的变化

    此刻,他们已经不是没有敌意了,而是将方唐真正看作了自己人

    “看来就算之前还有不少阴尸宗弟子被带到这来过,但真走到我这一步,博取这般信任的却肯定不多,甚至可能只有我一人……”

    方唐若有所思地想着,这就是他一开始便有意识培养印象带来的变化了

    ……

    “方才触及九幽意志的经历,对你日后修行好处颇大,回去当多加揣摩!”

    鬼将军满意点了点头,指点方唐一句这才开始进入正题:

    “本座的故事想必你已经听闻过了,这可是那老不死的‘光辉事迹’,在阴尸宗肯定是要大肆宣传的”

    “毕竟,在你之前的那些阴尸宗弟子就没一个不知道本座是何人的”

    方唐苦笑:“确实如此,但凡有任务需前来古战场的弟子都会有卷宗发下,其中便有对将军事迹的详细介绍……”

    没有理会方唐的回答,鬼将军自顾自地继续说着:“当年,阴尸宗操纵我等凡人国度,引我等在此血战,将死后蜕变成鬼将的我镇压,其中恩怨本座已不想赘述”

    “几百年过去,连本座当年所在小国与敌国都已化作尘土,凡人时的仇恨早已不值一提!”

    “但本座,不!我们所有人,心中依然有恨,阴尸宗坑杀我等,将我等视作资源囚禁于此,不见天日,不得自由!”

    “我们恨意滔天!”

    说到这时,鬼将军的神色一下变得狰狞,漆黑鬼火混杂这赤红军气在周身升腾

    “为了脱困,为了向阴尸宗复仇,我等已筹备许久只差最后一步……我们需要你进入……在特定时机将此物激发”1603361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