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仙自走棋》正文 第二十一章 方靖
    “我们需要你在特定时机将此物激发!”

    说着,鬼将军摆了摆手,一旁就有一气质儒雅,阴气内敛的鬼物上前,递给方唐一块阵盘

    “我可与你明说,虽然本将军很看好你,但我等筹备良久之计决不允许出现任何错漏,在你之前还有一人同样被委以此任,只要你二人中有一人激活了阵盘便可”

    “当然,若是你二人都成功了,两块阵盘齐发也不是问题,对我等而言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为了保证你的实力能够完成本座的嘱托,接下来在座的诸位将领将对你进行为期一月的教导,你可愿意?”

    “我自然是愿意的!”

    方唐一口答应,他一直以来都是自己摸索修行,欠缺甚多,巴不得有人来教他

    高兴过后方唐才想到,他曾听闻鬼物修行之法与人族修行截然不同,这鬼教人,真的没问题吗?

    方唐突然惴惴不安起来

    一月之期已经不短,想起自己遗留在原地的尸魁们,方唐又说道:“将军,我的本命尸魁和其他零散尸魁还流散在外,可否让我先将他们收回再说?”

    “阴尸宗的功法……罢了,那便还是由卫太中你陪他走一趟吧”

    鬼将军本想批判阴尸宗,可他如今身为鬼物也拿不出比这更合适的功法了,还是答应下来,直接点了当初接方唐的筑基鬼卒

    “遵命!”

    卫太中出列恭敬一礼,口中应承下来

    “那便麻烦卫前辈了”方唐朝卫太中行礼道

    “去罢,回来之后便开始对你的教导,莫要浪费时间!”

    “是!”

    …………

    带着方唐一路飞遁,连鬼将军都认可了方唐,卫太中神情也不再如先前那般冰冷

    看着在眼前飞快略过的场景,沉默良久的卫太中面上有些犹豫,但还是开口说道:“你先前之言可还作数?”

    方唐笑道:“卫前辈说的可是报恩之事?”

    “若无前辈出手,我现在已是游尸肚里血食,只要是我力所能及之事,前辈大可直言”

    从言说报恩一事开始,方唐就一直强调力所能及,言下之意就是我有恩报恩,但你也别想以此让我去做什么要命的事,不然我做不到放弃了你也别怪我

    方唐愿意做一个恩仇必报的人,可他永远都不会因他人恩情的裹挟去强迫自己

    人活一世,终究是要以我为主的

    “此事可能会有些许琐碎,但绝不会有任何危险……”

    怎么说作为鬼物也活了几百年了,卫太中自然能看出方唐的意思,解释一句就继续说道:“我当年追随将军于青年战死,只留家中老父老母和妻子带着幼子艰难生活……数百年岁月过去,我心知他们当早已尘归尘土归土,但不知是否有后人留下……”

    “我希望你能去我老家所在,替我一探后人踪迹,若是无果便罢了,若我还有后人留存的话,他们生活富足安乐则无需打扰,若是生存艰难还请将这些财物赠与他们,也当是我这不负责的先人尽一次当年未曾尽到责任,以慰我心安”

    一边说着,卫太中就递给方唐一个稍显破旧的储物袋

    看着这口袋,方唐沉默片刻,露出笑意一把接过:“此事容易,方某必定为前辈完成此愿”

    先接过来答应下来之后,方唐这才提出自己疑问:“恕在下多问一句,将军谋划多年,即将带着诸位摆脱枷锁,重获自由,卫前辈为何不到时自己前往?”

    “这种事情,由您本人亲自去做不是更好么?”

    卫太中看了方唐一眼,目中幽幽鬼火似是暗淡了些许,他开口说道:“将军之谋是场豪赌,能否成功不是我能判断的,但我知道一旦发动,那必然是将军最需要人手之时,便是脱困而出,我也不可能就此离去,必将护卫将军左右,为将军奋战至流尽最后一滴血!”

    “而且,我这样的祖先又有什么脸面去见后人呢……”

    “……你的尸魁还没找到么?”

    好生硬的话题转移技巧,方唐嘴角抽了抽,老实回答道:“就在前方不远处,感知已经很清晰了!”

    卫太中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方唐看着他的背影,回想着刚才两人的对话,只觉这原本强大的身形是那般萧瑟、孤独

    卫太中是如此,整个鬼将营中又有多少人和他一样呢?

    若是没有仇恨与对鬼将军的忠诚作为支撑,可能早有鬼物因失去执念而魂飞魄散,消亡于世

    或许对他们来说,当日战死沙场不再醒来才是最好的结局吧……

    方唐摇摇头,不再去想

    他没有说谎,尸鬼就在前方不远处,而且出乎他意料的是,其他几只尸魁也被尸鬼控制着龟缩到了尸鲮鲤挖出的地道里,直到与方唐恢复了感知才冒出头来

    由于距离问题,哪怕先前面板让方唐和尸鬼这枚棋子始终保持着感知上的联系,但实际上方唐是无法对其作出指示的,也无法收回棋子栏

    这次的事情虽然是祸,但同样让方唐对【修仙自走棋】这个面板有了更深的了解

    他作为【棋手】,与【棋子】之间的联系是不受地域隔绝始终存在的,比起用【控尸术】在尸魁身上打下烙印后所形成的的联系,无疑是要强上不少

    但当所隔距离远到一定程度后,他也就无法用这份联系来对棋子传递任何指令,也无法将其收回棋子栏了,这在日后是需要多加注意之事

    感知着越来越近,甚至在云头已经能够看到的【尸鬼】,方唐神色突然变得古怪,不知是喜是悲

    终于,云头落下,方唐再度见到了他的尸魁们

    如果出行之前,方唐没有刷一波卡池为自己凑出一套尸魁阵容来的话,单靠原本只是低阶的尸鬼,在遭遇包家兄弟的第一时间方唐恐怕就已经凉了

    以至于此刻见到他们,方唐心里不由生出来几分亲近、欢喜

    但重新将尸魁们收归掌握的喜悦,依旧不能让方唐古怪的神情平复下来

    他看着缓步走来的尸鬼,神色有些迟疑:“方……方靖?”

    听到这个名字,走来的尸鬼脚步一顿,越发趋近于常人的面容上浮现复杂情绪

    他张了张嘴,声音滞涩,如两片生锈的铁片在相互摩擦:

    “是……我!”

    “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1603411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