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仙自走棋》正文 第二十二章 三位老师
    方靖,是方唐大哥的名字

    化作尸鬼的他,竟在方唐被逼入古战场身处这段时间里恢复了自我意识

    尽管,【控尸术】和【棋子】的联系依旧存在,且牢不可破

    但方唐看着面前的尸……方靖,他心绪却是前所未有的复杂

    陌生又熟悉,欣喜又排斥

    “是我!”

    “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直到这两句话落入耳中,方唐心底情绪井喷而出,双眼一红,险些落下泪来

    当两份记忆融合后,哪怕这具身躯是现代人方唐主导,但农户之子方唐和现代社畜方唐早已不分彼此

    方唐并没有排斥,这也是他融入这个世界的一环

    “我没事……好!你能苏醒过来就好!”

    方唐摇摇头,声音有些哽咽

    “作为僵尸能在炼气后期时便能恢复生者时的记忆,你大哥资质不比你差”

    一旁的卫太中插嘴道,他看着方靖的神色有些奇异,仿佛看见了什么珍稀品种一般

    僵尸并不像鬼物那般存在的核心是魂魄,实际上僵尸是没有魂魄的,当他们作为僵尸重新站起的时候,他们魂魄早已经破碎成片融入到了僵尸之躯中

    基于这个区别,僵尸更多是像被对阳气、鲜血的需求所驱使的茫然野兽,想要恢复神智千难万难,远不能跟鬼物在成型之初就能恢复神智和记忆的特点相比

    而且因为魂魄都已破碎,僵尸的神智多半是在力量积累下逐渐诞生出来,而后消化体内魂魄碎片中的记忆,才真正成型的

    严格来说,眼前的方靖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方靖,真正的方靖在被李旭峰种下尸毒残忍杀害时便已经死了,后来站起来的只是一个继承了方靖部分魂魄碎片、记忆的僵尸而已

    这一点,卫太中知道,方唐也知道,就连方靖自己也隐隐约约有着意识,但这重要么?

    鬼物的本质本来就是残缺的,既然他苏醒过来,吸收原本意识之后始终承认自己的身份,那他就是方靖

    ‘或许是因为【阴】、【尸】这两个羁绊,还有棋子升级让他吸收了其他尸鬼本源原因,方靖才这么快就从迷蒙中苏醒了?’

    听到卫太中的话,方唐脑子里马上就想到这个可能

    方靖自我意识苏醒得实在太快,太早了,按照常理僵尸这类存在没到筑基往上基本上是没可能真正苏醒自我意识的,这才是方唐直接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的原因

    他之前根本没想过自家大哥会突然觉醒神智!

    “这位是……”

    面对周身鬼气环绕,身形若隐若现,气息却远远胜过自己的卫太中,方靖僵硬地皱了皱眉,看向方唐

    方唐笑了笑解释道:“这位前辈乃是古战场鬼将军座下鬼卒,先前我被那灵光一裹带入了古战场深处,还是这位前辈救的我”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先回营中吧!”

    没给这两兄弟叙旧的时间,卫太中招呼一声,鬼气涌出将方唐他们二人还有几具尸魁一裹,化作一漆黑遁光飞向战场深处,消失不见

    方唐现在身为鬼将军脱困计划的一环,在方唐出去开始实施计划之前,卫太中自然有责任保证其安全以及隐蔽性

    这么多只尸魁、筑基鬼物还有一个人族修士扎堆在这外围区域实在过于反常,若是正巧被路过的阴尸宗高阶修士注意到就有暴露的风险,自然不宜久留

    ……

    “将军,可否安排一位前辈也教授我大哥一段时间?”

    军营中,方唐向鬼将军请求道

    一路上,他已经和方靖将他进入古战场之后的事情说明了一番,让他清楚了现在的处境

    而且在这个过程中,他可以明显看出来,方靖虽然恢复了自我意识,但却依旧不如正常情况灵活,显然对现在身体的掌控适应极不到位

    不管是出于为方靖考虑,还是尽可能地提升自身实力的目的,方唐都有必要厚着脸皮再向鬼将军申请一名教官

    “唔……居然在炼气期就觉醒了神智么?”

    “你们两兄弟还真是有点意思,此事本将军允了!”饶有兴致地打量方靖两眼,鬼将军看向帐中缩在角落,几乎没什么存在感的沉默男子:“敖大力,这徒弟你可愿教?”

    “既是将军有令,我便教他几天”

    这沉默男子才慢慢抬起头,僵硬脸庞上挤出一抹狰狞的微笑

    然后站起身来,在方唐惊讶地目光下身形一点一点拔高,直到完全站直了,方唐才发现他竟完全高出了自己大半个身子,身形壮硕如柱,仅是站在那里就带来无尽压迫

    ‘这位居然是僵尸?!’

    方唐表示自己从未见过这般阳刚的僵尸,一时有些怀疑自己之前看的典籍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走吧小子!”

    敖大力没有废话,巨大手掌挥动间掀起飓风,招呼方靖朝外走去

    “爹娘还有小妹的仇还等我们去报,在这里你比我更能获得好处,快去吧,诸位前辈自会将我安排好,不必担心”

    面对方靖投来的目光,方唐宽慰他一句,便催促他快些跟上

    “嗯”

    方靖点点头,快步跟上那尸巨人敖大力

    “大力他家族可能是有些许山魄血脉,当初在军中时只以为是少见之大力士,遭劫后我们才看出不同来,我观你们兄弟二人气息相连,皆有巨力暗藏,有他教导你大哥,必然受益匪浅”

    鬼将军解释一句,挥了挥手:“好了,接下来便是你了”

    话音一落,在座之中就有几位金丹鬼物站起

    “这位是我军师爷郝良,将在接下来教授你法术遁法”

    “这位是陈鹏义将军,将教授你拳脚功夫,免得浪费一身巨力”

    “这位是尤子明将军,将教授你阵法通调度,阴尸宗以尸魁为手段,你终究要在这上面多下些功夫,不然未必能有脱颖而出的能力”

    “拜见三位老师!”

    方唐连忙恭敬行礼

    “我们三人每天一人教你两个时辰,剩余时间你可自行支配”

    郝良正是之前递给方唐阵盘的儒雅鬼物,他点头应下,向方唐简单解释一句

    “这先前应承你的【九幽文】典籍,若有艰深之处可来向本将军请教”

    介绍完这几位,鬼将军以法力托着一卷玉简送到方唐面前

    “多谢将军赐书!”方唐又拜,做足感激涕零之态

    “去罢”鬼将军摆摆手,郝良也适时开口:“事不宜迟,跟本座来吧”

    然后,方唐就老老实实跟着出了营帐

    也就此开启了他地狱般的一个月

    1603447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