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仙自走棋》正文 第二十三章 我真的一滴都没有了!
    表面上,这三位老师一人教两个时辰,一天十二个时辰也才占了一半,就时间来说可以说是相当宽裕了

    但是,第一天方唐就疯了!

    累疯了!

    第一位老师,郝良军师,一手阴属法术出神入化,光是一个最低级的阴神刺在他手上都能玩出花来

    相较于方唐就是按部就班地掐诀释放,如同游戏里使用技能那般连自己的思考理解都没有状态,完全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不过郝良军师说话还算客气的,开始之前他以法术浮影复盘了一波当时方唐与包龙、包星的战斗,笑眯眯地说了句:“除了时机把握还算不错之外,其他方面一无是处!”

    然后,郝良军师不急着跟方唐深入讲什么内容,也不传授他新的法术,而是直接让人搬了一把摇椅过来悠闲躺下,就这样让方唐开始释放阴神刺

    什么时候把阴神刺练到让他满意,或者说,方唐能从练习中得出让他满意的结论了,什么时候才会进入正式的教授

    然后,方唐真就在这位金丹鬼师面前一刻不停地练了两个时辰的阴神刺,法力耗尽了就休息吐纳,恢复好了就继续,如此往复,练得体内法力的流动,两手掐诀时的动作都快成条件反射了

    结束时,郝良军师问方唐有什么收获,方唐想了想说:“如果法力和掐诀的配合的时机能够更好的话,引导出来的神魂之力会更凝实,阴神刺的威力也会更大”

    郝良军师不做评价,只是一抬羽扇示意方唐:“去吧,陈鹏义将军已经在等着你了”

    很好,连课间休息都没有的

    此刻方唐正好法力消耗了大半,就向陈鹏义将军申请能否先让他把法力恢复一二再开始

    结果这第二位老师倒是体贴,嘿嘿一笑打出一道禁制,直接将方唐的法力给封禁了

    “没有关系,我教授的内容不需要用到法力”

    陈鹏义随口说着,将身上甲衣一抛,就来到方唐面前

    “那……那可真是太好了!”

    方唐语气苍白地说

    本来法力就消耗大半,现在又被金丹强者封禁,着实让方唐体会了一把身体被掏空的滋味

    “废话少说,你当初的战斗我在营帐里也看了,那两兄弟修为皆高你四重,你却做到杀一人重创一人,你小子不错!”

    “阴尸宗弟子大多以尸魁为核心,法术为辅,少有善用拳脚之人,你懂得扬长避短,以拳脚对抗,凭一时悍勇将其中兄长打得措不及防,最终以拳毙之可以说是相当不错了,在战斗方面破有几分天赋!”

    “哈哈哈,承蒙老师谬赞了……”

    能得到金丹鬼物的承认,方唐面上也不由露出一丝得意

    “但!”没等方唐说完,陈鹏义就狠狠瞪了他一眼,吓得方唐一缩脖子顿时老实起来

    见此陈鹏义满意点头继续说道:“但你问题也很大,空负巨力,却不懂合理使用,半点拳脚功夫都不通,只会凭一时悍勇胡乱挥拳,若不是那小子错估了你法术的真实威力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连一个法术都没用出来的话,死的绝对是你!”

    “而且,你仅仅挥出了三拳,三拳就让你几乎耗尽体力,接下来第二个小子脱困出来的时候,你别说继续以拳脚对敌了,就是连闪避都吃力……这也就是你提前缴了他的法器和储物袋,不然当初砸在你身上的可就不是纵地符,而是直接能要了你小命的攻击性灵符了!”

    “处处是问题,处处是破绽,若不是你小子脑子还算好使,提前阴了他们一手,单靠实力对比你根本不是那两兄弟的对手!”

    “既然跟我学,你这些毛病统统都要给老子改过来,一成力要给劳资掰成十份来使!”

    “现在,我先教你我军这些年来博采众长,集思广益创出的拳法【三意拳】,“三意分别为‘战意’、‘杀意’、‘静意’,前两者分别用以应对群战与单一搏杀,后者重养神静心,有站桩观想之法门,让修行者能在战斗中心神清明,更好地驾驭力量”

    “整套拳法兼顾锻体,偏向实战,只是由于是我等鬼物所创,对于一般人族修士来说可能过于酷烈,但我观你身体早有尸化迹象,又有巨力傍身,多半能够顺利修成”

    说到这,陈鹏义顿了顿接着道:“只是刚开始时,多半要吃些苦头”

    连金丹鬼物都说要吃些苦头,方唐都不敢细想,苦着脸直接要求马上开始

    陈鹏义欣然应允,反手一拳打向方唐

    随着一拳挥出,难以形容的恐怖杀气随之喷薄而出,却没有丝毫外露,收束如剑,顺着拳意尽数压向方唐

    这一刻,直面森罗杀气的方唐,如见阿鼻地狱,满目都是赤红,仿佛整片天地都对他充斥着杀意,要将他抹杀

    拳未临身,肌肤便是阵阵刺痛,神魂都在这杀意下颤抖,方唐心想反抗竟没有半点反抗之能,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拳头离自己越来越近

    然后……咚!

    “痛!”

    拳势一转,被弹了个脑瓜崩的痛呼一声方唐捂着脑袋猛地倒地,刚才那一瞬间他甚至以为自己的头盖骨都要被弹飞出去

    “这便是杀意拳的拳意,你自己好生揣摩,我现在开始教你具体招式……”

    “是!”

    方唐噌的一下爬起来,投入到了学拳之中

    接下来,陈鹏义又依次向方唐教了一遍战意拳与静意拳,让方唐以静意拳为基去锤炼拳法,以心驭拳,不要被拳意裹挟

    至于身体可能会有的痛苦,那就只有等他出现之后再想办法处理、克服了

    很快两个时辰过去,继法力被掏空之后,方唐的体力也被彻底掏空

    本来身体逐渐尸化之后,他已经很少出汗,可光是跟着陈鹏义初步学了个把式,都还未真正深入任何一招,在结束之时他却跟从水里捞出来一眼,浑身汗湿,面色更加苍白

    “这下真就身体被掏空了……”

    感受着解除法力禁制后依旧空乏无力的身体,方唐表示现在自己只想做一条咸鱼,就让他摊在地上慢慢风干吧

    ……

    “到本座了,起来,给你一刻钟收拾好自己,一刻钟之后开始授课”

    第三位老师尤子明的出现,让方唐咸鱼的想法彻底破灭

    但他却没有半点迟疑,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了自己,重新来到尤子明面前

    而尤子明的授课,是通过法令调度军营中无意识的游尸,来学习更高效的操控方法,并在熟练之后,开始以一定数量的尸魁进行阵型变化,形成联合作战

    有法令作为媒介,并不需要方唐动用法力或体力,但却着实是极大消耗了他的心力

    无论是操控每一头尸兵进行走位,还是进行排阵调度,还是进行气机联合下的进攻,都让方唐耗尽了心力……而且在仅接触个皮毛的情况下,哪怕他尽全力了也依旧做得很差

    直到两个时辰结束之时,心力消耗巨大的他心里一松险些当场睡过去

    就这样,仅半天时间,方唐从法力到体力再到神元心力都全部被榨得干干净净

    “我真的一滴都没有了!”

    睡梦中方唐下意识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