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仙自走棋》正文 第二十四章 人比人都得……
    一个月后

    “终于……活着出来了!”

    将彻底暗淡的任务玉牌收好,方唐看着悬于天际的烈日从心底发出感叹

    回忆着这一个月地狱般的经历,方唐甚至觉得最开始和包家两兄弟的生死之战都显得无力了不少

    不夸张的说,方唐自信现在的他就是只靠拳脚,在单对单的情况下都能轻易胜过他们任何一个,若是两个一起上则需要动用法术

    想到那两兄弟,方唐眼睛一眯:“说起来两兄弟中的弟弟最后同样动用纵地符逃了,好在那家伙本就是以大欺小倒是不能以宗门规矩压我,可终究是个隐患……”

    “那就找个时机把他和李旭峰、张山都解决了吧!”

    方唐决定道,就像在决定晚上吃什么一样平淡

    一个月的修炼,在几位金丹老师的极限教导下,方唐的提升连他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

    虽然修为上方唐仅仅只打通了一条手厥阴心包经晋升到了炼气九重,正式步入后期层次,但他真实实力上的变化却远不止于此

    而更重要的是方唐心性的升华

    古战场之行,方唐亲手杀死过仇敌,还将其收为了尸魁,虽然马上尸鬼包龙就成了方靖的养料,但这经历却是宝贵的

    在之后一个月的修行中,他练习道法,体悟拳意,排兵布阵,乃至学习九幽文时的极限压榨式修行,以上种种经历,都让方唐在各方面有了改变和进步

    与鬼军为伍的一个月,他真正体会到了这个世界的真实所在,有意识地主动融入到了这个世界,成为了一个有资格在修行路上继续走下去的修士

    走上了自己的道

    有道无术,术尚可求也,有术无道,止于术

    这是方唐向郝良军师交出的答卷,也正是在无尽的重复练习中悟通此理之后,方唐这才明白为何鬼将军会奢侈到让三位金丹强者来教授他

    金丹者,明心见性,已见己身之道,其道与天地共鸣就是金丹异象的由来

    由他们教授,得到引导,方唐便时刻都处在一个无限接近他们传授之道的状态下,整个过程事半功倍,自然突飞猛进

    虽然直接受他们的大道影响有些会留下隐患,但相应得到的好处是巨大,方唐也有信心在将来隐患爆发之时将其克服,只会好生利用,不会有半点抵触

    所见所感一多,自身实力底蕴也有了质变,方唐自然不会还向最初时那般畏缩,遇事当断则断,遇敌当杀则杀,打不过的转身便跑也半点不会犹豫

    保持冷静、稳重,善用谋略的同时,也在一众鬼将言传身教下学会了杀伐果断

    重伤逃走的包星是隐患,那便找机会将他抹除,实力既然已经足够,那就寻机会斩杀李旭峰与张山报了前身的血仇

    可以咸鱼,但不能放任威胁的存在

    念头转动间,方唐已架起黑云快马加鞭朝阴尸宗山门飞去

    脱离阴尸宗恢复自由身小目标随时可以实现,现在方唐再回到那个鬼地方只是为了完成和鬼将军的约定

    离开鬼军营时,鬼将军赐了方唐一道元婴鬼气,传了他一句以九幽文驱动的口诀,让方唐可以在任何时候动用这道元婴鬼气,将阴尸宗可能设下的牵制手段抹除,恢复自由

    至于他身上这尸蛊倒是不用理会,接下了鬼将军的嘱托,方唐还需要在阴尸宗在待一段时间,完全可以在交付任务时以解药化解

    临了,见方唐要走,鬼将军还似真似假地来了句:“本座观你颇合眼缘,资质悟性更是不错,可惜你是个活人,不然本座还真想收你为弟子!”

    一边说着,他还上下打量方唐几眼,一副在犹豫是否要就地让方唐变鬼的样子

    这作态登时就把方唐吓得一哆嗦,连称自己没这福分,还请他打消这想法,转身逃也似地出了军营,惹得身后一众将士大笑不已

    ……

    “你居然还活着?!”

    杨老头看着眼前的方唐一脸吃惊,当他注意到方唐的修为之后更是抑制不住惊讶:“你的修为……两个月不到你是如何连破三重的?!”

    “承蒙杨老关照,小子我运气不错,活着回来了,至于修为,一点小机缘,不值一提……”

    方唐淡笑说道,没有深说的意思

    “咳……古战场之事与老夫绝无关系,一开始就是图它安全简单才让你去,老夫也是在那包星重伤回宗后消息传出来后才推测出来李旭峰居然请动他们对你动手的”

    看出方唐的冷淡,杨老头轻咳一声解释一句,又忍不住问道:“说起来,你小子竟能杀得了包龙,重创了包星还有命回来,你真的是我认识的那个方唐?”

    “绝境之下搏命险胜罢了!师傅的【尸魁决】对我颇有启发,在尸魁的驾驭上有了几分心得,一番谋划谋划侥幸抱住了小命……”

    方唐毫不犹豫搬出了自己拿便宜师傅做挡箭牌,将战绩说成侥幸,丝毫没有吹嘘的意思,面上更是做恍然大悟状:“原来那两兄弟姓包,活着的那个叫包星么?”

    而且那包龙被他乱拳打死时包星并未看见,他这一身巨力依旧不为人所知

    现在稳一手,藏一张底牌,日后碰上强敌之时,胜算就会大上一分,低调总是没错的

    “你以为老夫是在夸你么?”一直被敷衍,杨老头适时露出冷笑:“你可知道,那包家两兄弟同样是宗内长老的弟子,而且和你这不受重视的弟子不同,这两兄弟一早就投身于那长老亲儿子手下做了爪牙,倒是深受那位公子的器重,而你将他二人一杀一伤已经冒犯了那位公子!”

    “说不得什么时候就会向你发难!”

    “虽同样是筑基气海境的修士,但老夫和那位公子一比简直就是残渣……”

    “而且光凭那位公子的身份,便是料理了你,你的师兄师傅也多半不会阻拦,你的后台没有任何作用”

    杨老头摇摇头,一副人比人都得死的模样不愿再说

    可方唐却不愿他就此停嘴,招惹上敌人已经是事实,既然这样那就更要尽可能的了解对方的情报,以做好应对的准备了

    “还请杨老将那位公子和包家两兄弟之事与我详细说说,毕竟,您老也在我身上投资不少了,总不会想连半点回报都未得到就任由其打了水漂吧?”

    听着这话,杨老头撇了撇嘴,心说自己投资的人多了去了害怕少了你?

    但想归想,实际上方唐还真是杨老头投资过的诸多弟子中唯一一支超级潜力股

    半年不到的时间,方唐就从一介凡人一路晋升到了炼气后期,这等速度让差点没让他这在炼气期蹉跎半生,拼了老命才搏得机缘晋升筑基的老修士当场为自己掬一把辛酸泪

    货比货都得扔,人比人都得死!

    不外如是

    越是这般,杨老头越是不想让方唐就这般折了,此子潜力非凡,说不得就是他再进一步的机会,还真舍不得就这般舍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