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仙自走棋》正文 第二十六章 大仇得报!(求收藏!求推荐!)
    “谁知道那方唐是耍了什么阴招才把包家兄弟打成那样的,区区一个入门几个月才不过炼气六重的弟子而已,至于这般忌惮么?”

    张山一脸不满地和李旭峰说道,看似不屑,却被眼底那若有若无的畏惧出卖了自己的真实情绪

    当人羞愧或恐惧到一定程度时,就会下意识用愤怒来掩饰自己内心的不堪

    此刻张山便是如此

    “不论怎么说,包家两兄弟败在那小子手上是事实,提高警惕,防备着点总是没错的,张师兄你且忍耐着些吧!”

    李旭峰随口接着话,始终没有放松过对周围的警惕

    他对张山的想法心知肚明,只不过是想逞几句口舌之快,试图挣回点面子而已,又何必戳破

    他自己又何尝没有这样的想法,只不过保住小命比面子更要紧罢了

    “哼!既然你这么说,那便听你的吧!”

    张山哼了一声,一副勉为其难答应下来的模样,好像这样就能显出他并未将方唐视作威胁,接下来的防备动作都是给李旭峰面子一般

    见此,李旭峰不再接话,张山也没了闲聊的心思,两人就这么沉默下来,架云超目的地赶去之余,始终维持着对周围的警惕

    前行一段距离,正当他二人飞过一个山头,下方突然窜出一道黑绿流光,朝他们二人直冲而来

    铛!

    只听一声脆响,一面小盾突地浮现在了两人面前,挡下了那黑绿流光

    张山动作之快李旭峰看了都不由挑眉,还说你不想防备?!

    有了小盾一挡,李、张二人才有机会看清,袭来的流光是何物

    “这是包龙的法器……果然是你!方唐!”

    李旭峰登时大喊出来,两手掐诀就要往下方山头进行攻击,试图将方唐逼出来

    “散!”

    “落!”

    然而没等到方唐的任何回应,下方却再次传来了两声古怪难明的声响

    未等李、张二人疑惑,那响动仿佛有着某种奇异力量,立刻他们脚下黑云就溃散开来,连身躯也仿佛变得沉重,不受控制朝下方摔去

    “不好!”

    张山心头惊骇,念头一动想让那小盾将自己接住,以减缓下落之势,却只见那黑绿小剑在空中一旋,速度加快就将他盾牌直接斩成两半

    上品法器全力之下斩破这凑合中品的小盾还是不难

    张山的自救之法就此失败,只得一摸储物袋掏出一张羽落符拍在自己身上,试图减缓下降速度,并掐起法诀想再度架起云气

    那黑绿小剑却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斩断了小盾后直接一个加速冲向张山,瞬间从他身上一穿而过,在空中划出一道血痕

    炼气期修士虽能架云但由于法力有限,所飞高度也有限

    此刻有“落”字咒在身,下落速度更快,在半空挣扎这点时间,等到张山身受一剑,惨叫着维持不住法诀,一转头就直接栽到了山上,摔得半死

    另一边同样中了九幽咒文的李旭峰,在云气溃散的第一时间,他看都不看另一边的张山,反手取出一柄小剑法器,催动之下转头就要逃

    不管敌人是谁,仅出两个音节,就轻易驱散了他们脚下黑云,还让他们身形止不住下坠,已经有点惊弓之鸟意思的李旭峰直接就被这手段吓破了胆,连抗衡的心思都升不起来,一门心思只想逃命

    可有“落”字咒加持,他刚取出小剑就落入了方靖的攻击范围,下方山里中猛地跳出一具尸鬼,手持哭丧棒,滚滚尸气席卷,一棒子就把他法器打飞,连带整个人也扫落下去,和张山一前一后栽向地面

    早已在下面埋伏等候的方唐没有给他们借落地之时逃跑的机会,黑绿剑光一闪,将李、张二人的双腿斩断

    这样,他们便没可能跑掉了

    也不顾两人的惨叫,方唐提着他们二人来到方靖面前,聚到一起

    砰!砰!

    两具少了一半的身体拖着一路血迹,被丢在地上,撞在一起发出闷响,被却两人的惨叫声掩盖了大半

    “方唐,当时都是李旭峰动的手,我只是看着,不关我的事啊!”

    “放屁!你没动手?!”

    “当初分明是你提出来的,我争不过你才……”

    “方唐,放过我,我有……”

    死亡当前,李旭峰和张山都顾不得那么多,一心想把锅甩给另外一人,为自己谋得生机

    可方唐和方靖都不是来听这个的

    没等李旭峰、张山继续争吵下去,方唐和方靖两人对视一眼突然同时出手

    只有脑缺才会给敌人废话半天,争取翻盘的机会,报仇就要果断一点!

    唰!砰!

    黑绿剑光一闪,前一刻还在惨叫着想要求饶的李旭峰直接被小剑穿破头颅,钉在地上,双眼瞪得溜圆,死不瞑目

    另一边,方靖哭丧棒挥出,直接砸烂了张山的脑壳,红的白的喷了一地,尸体无力瘫倒,再起不能

    做完这一切,方唐心里一松,如同卸下了千钧重担,一下连神魂都轻快不少

    执念已解,属于前身的那份意志趋近消失,只剩下来纯粹的记忆

    残余的那点,也仅仅是和方靖有关而已,影响不大

    至此,这具身体完全属于方唐,再无任何隐患

    脱下枷锁,心念一松,就连体内法力也变得活跃

    周边灵气飞快汇聚,涌入方唐体内,推动着法力节节攀升,如同水满自溢一般冲入经脉,开始冲击手少阳三焦经

    察觉到方唐的异动,一旁同样发生着变化,连甚至意志都开始松散的方靖却立马回过神来,提起戒备为方唐护法

    僵尸秉怨气而生,尸毒只是引子,此时方靖大仇得报,怨念消散,就在意识溃散彻底永眠的危险边缘

    当初化作尸鬼的他吞食了全家的血肉尸骸,害得父母小妹连全尸都未留……

    清醒过来后回忆着那时破碎的记忆,心中的自责几乎将他淹没,此时意识溃散倒让方靖觉得是时候下去陪父母小妹了,心底没有排斥,反而顺从着这变化准备就此永眠,连尸气、怨气都开始从体内飘散出来

    可方唐突然的变化却触动了他心底的另一个执念——保护弟弟

    全家丧生,只剩弟弟独活,作为兄长,方靖放不下方唐

    这一执念瞬间让他清醒过来,收束住了意志,一身力量再度纳入掌控,然后毫不犹豫站到了方唐身前

    正如一直以来那样,尽着一位兄长的责任

    之前在古战场时,鬼将军给方唐疗伤之物颇为珍惜,治好他之后拔升了两重修为,还有不少药力潜伏在方唐体内,形成底蕴

    后来一月修行挖掘不少,此刻方唐大仇得报神魂升华之际又再度松动,成为推动法力冲破经脉的助力

    没过多久,方唐周身压抑的气势一变,如戳破薄膜般突然高昂,节节攀升……在达到一个高度之后,才渐渐平缓,消散不见

    “呼……”

    睁开眼,方唐正想说话,却和方靖齐齐神情一变,警惕看向树林一处

    一个身影正不急不缓穿过树木阻隔,向他们缓步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