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仙自走棋》正文 第二十八章 反利用(求收藏!求推荐票!)
    最终,赵佳泽还是顺从方唐的意思,与他签订了九幽大誓

    九幽文的玄妙他也曾听闻,九幽大誓的可靠度也远超他的手段,若非还有其他图谋的话,恐怕他都要忍不住向方唐索取九幽文的典籍作为让他闭嘴的代价了

    “在需要的时候,我会联系方师弟你,再会了!”

    签订完誓言,赵佳泽淡淡一笑,黑气涌出将他一裹,就飞遁而走

    待那黑云消失在天际,方唐散去抑制尸化的法咒,通过面板将李、张两具尸鬼收做棋子

    [收取棋子【尸鬼(一品中)】*2!]

    如此一来,方唐便再度收获两具“一品中”的尸鬼棋子,为方靖更进一步攒下资源

    ‘可为何当初包龙尸变之时我没收到灵点?’

    想到两次将敌人杀死变做尸鬼的经历,方唐猜测着两次到底是哪里不同导致了包龙没给他灵点而李旭峰、张山给了他

    ‘难道是因为他是直接尸变,而这次是我杀死他们之后才尸变的?’

    ‘似乎也只有这种可能了……以后就算要把敌人炼做尸鬼填充棋子也得先杀了,再种下尸毒,不然里面损失可就大了!’

    李、张二人直接给方唐提供了43点【灵点】,如果算上他修为比这两人低了一重,可能带来的增幅的话,方唐都不敢细想当初自己以六重杀死十重的包龙时能获得多少灵点了……

    想想就觉得自己亏了一个亿啊!

    ‘可原理呢?’

    顺着这个思路方唐又不禁提出疑问

    要说其间差距只不过是死法不同罢了,除非……直接转化成在【修仙自走棋】这里并不算做是被杀死!

    ‘是了!直接转化成尸鬼,一身修为、魂魄尽数被截留在体内为转化提供养分,就没有被杀死是的魂魄消散……这么说来,这面板击杀生灵增加【灵点】的基础,是否就是吸纳魂魄,乃至是蕴藏在魂魄中更深层次的东西,转化成【灵点】?’

    ‘可这跟我本身的修为强度又有什么关系?非要说修为会影响到魂魄的话,我和前身双魂融合,魂魄强度远超同阶,以此为推论的话我现在应该根本没法从炼气期修士身上获得半点【灵点】才对!’

    想到此处,方唐发现自己得出的结论竟然相互矛盾起来

    但他倒也没有纠结,既然暂时没有办法得出完全正确的结论,那就继续提升修为,或许到了境界更高之时自己就能探悉其中的奥秘了

    收了尸魁,将周边痕迹打扫一通,方唐没有逗留直接回了阴尸宗

    直到回了宗门住处,不怕再被那赵佳泽窥探,方靖才问出了自己的疑问:“那姓赵的分明不怀好意,为什么你还要顺从他的意思与他签订九幽大誓?”

    直到回来才说起这事,方靖言语间的并没有怪方唐的意思,只是觉得他们两人合力之下并不是没有将对方拿下的可能,又何必要被对方稍一胁迫就屈从了他的要求

    看他那神色显然是觉得答应了条件反而比直接与对方一战要更加凶险,毕竟多半是要做出卖金丹强者的事,有些担心方唐的安危

    “谁跟你说与那人签下九幽大誓的人是我?”

    对于兄长的担心,方唐呵呵一笑,反问一句

    “那你……”

    方靖这才反应过来,眼珠子一转有些惊讶

    方唐也不瞒着,手掌拂过阴尸袋,提着一只尸鼠在方靖面前晃了晃

    “九幽文晦涩艰深,我虽只学了一个皮毛,但若要动些手段却不是他那丝毫不通的人能够看穿的……那誓言的签订对象,早被我借着主仆烙印转移成了它!”

    “那份动了手脚的誓言,我想不想履行,仅在我一念之间……”

    听到方唐这么说,方靖松了口气却又立马警醒:“你都能动手脚,那你和鬼将军所签的呢?”

    方唐摇摇头:“鬼将军确实坦诚,他直接以自身元婴为桥梁去沟通九幽签订誓言,是不可能像我这般动手脚的,你无需担心”

    “而且,他毫无保留直接将九幽文传授与我,也足以见他的诚意……更何况,他堂堂元婴强者,真要算计我这炼气小辈又何必这般大费周章!”

    “如此便好”

    方靖终于放下心来,僵硬脸上挤出笑意:“可笑那姓赵的小子还以为抓住了你的把柄,能要挟你去从尸众长老那谋取秘密,却不知自己才是被框了的那个……有誓言束缚,他手上的那点把柄对你也无法造成威胁了!”

    “到时他若真来找你,你也大可不必理会,他若真敢将消息传出去,未等他真正实施恐怕就已经被誓言力量所阻,甚至遭到反噬”

    看着方靖一脸僵硬,面无表情地说出这么多话,方唐感到颇为违和,觉得有趣

    他笑了笑说道:“或许我还真得如他的意才行”

    之前方唐为了伏击李、张二人已经相当谨慎,通过杨老头探知他们任务内容,在必经之地提前埋伏

    那座山峰是他挑选多个地点后才选定的相对隐蔽,鲜有人路过的地点

    整个准备过程中,更是将周围全部勘察过一遍,并用所有尸魁组成了一个感知网,确定没有其他人的存在,方唐才决定动手

    可偏偏赵佳泽莫名其妙地冒了出来,而且明明抓住了方唐的把柄却没索要任何财物,而是看中了他尸众长老弟子的身份,要他谋取尸众长老的信息

    种种反常,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或许是因为方唐这个身份的原因,此人一早就盯上了他,对他的事迹有所了解,并在他行动之时远远缀在后面,只等着抓住他的把柄,以此控制他达到自己某个目的

    而且,他的这个目的多半还与他个人利益无关,很有可能是出于他背后某个组织的要求

    不然,以九幽文的珍惜,不说金丹便是元婴也没有多少修士掌握,赵佳泽这种识货的没可能不心动!

    “不管他背后的组织想要做什么,但这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机会……到时若是他所需信息对搅动阴尸宗局势有益的话,我答应他也无妨!”

    “那样更有助于我完成鬼将军的嘱托,早日离开这鬼地方”

    方唐向方靖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