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仙自走棋》正文 第二十九章 防一手的事,怎么能说是欺师灭祖呢?
    方唐顺着这赵佳泽的意图反算他一手,除了想趁机将阴尸宗这滩死水搅浑,以方便自己浑水摸鱼之外

    另外还有一个目的,则是想要借这家伙和他后面可能存在的组织势力防备来他那便宜师傅

    倒不是方唐丧心病狂,想着欺师灭祖

    实在是先前尸众长老看他那眼神太过渗人了!

    那神情方唐再熟悉不过,和他看着砧板上的山鸡野兔的模样一般无二

    也和第一次见面收徒是的漠不关心完全不同

    对此,方唐只能猜测为后来自己身上多出来的【尸】羁绊,与【阴】羁绊一起,成为了吸引这尸众长老的因素,让他对自己起了兴趣……说不得就是想要把自己炼成尸魁进行培养实验之类的!

    在阴尸宗这等宗门里,这种情况不是不可能!

    为了保证自己在完成鬼将军的嘱托,逃离阴尸宗前不会“意外死亡”,成为尸山中游尸中的一员,方唐不得不为自己谋取一些自保之策

    然而,还没等他真正想出办法,赵佳泽就自己送上门来了

    不管对方真正的目标到底是谁,可终究涉及到了尸众长老,这就能成为方唐的一个后备手段

    只要对方行动,就算不能将尸众解决,多半也能让他焦头烂额,暂时性地把他这小弟子抛到一边,方唐的安全就能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保障

    而且,这本来就只是个后备的自保手段而已

    若是尸众并未对他不怀好意,方唐到时大可不去理会赵佳泽,甚至是直接去向尸众告状把那小子给卖了,让尸众警惕起来以免堕入对方陷阱,也算是对得起这淡薄的师徒情分了

    可若是尸众真要拿他去做什么尸魁实验的话,管你什么情分不情分,方唐也就只能配合赵佳泽一把,把尸众给卖了

    这全看尸众准备如何对待他

    更何况防一手的事,怎么能说是欺师灭祖呢?!

    “你倒是想得比我远多了……”

    听着方唐的解释,方靖的僵尸脸上稀奇地浮现复杂之色

    一直被自己护在身后的弟弟突然就长大了,方靖自然而然就想到了当初父母小妹惨死眼前之事

    苦难是人类最好的老师

    方靖虽然未曾听过这句话,此刻心中却有着相似的想法

    他无法想象,方唐到底是怀着怎么样的痛苦,才在这步步是危机的阴尸宗成长成如今这副一步一算计的成熟模样

    作为兄长,以保护方唐为执念而活下去的他此刻突然感到一阵无力,心中难以遏制地升起对力量的渴求

    ……

    “在这世上,实力不济又想要活下去,自然就要多想一些”

    方唐看他这表情自然知道自己这位兄长是又想多了,随口解释一句,便转移话题:“加上你,我们又有了三具尸鬼,【尸魁决】的修行我们可以开始了”

    虽然尸众这便宜师傅有可能不怀好意,但当初拜师时他所给出的【尸魁决】倒是真材实料,光是其中的一些小法门都颇有用处

    而其主体的修行内容却是利用三具以上尸魁,形成更深层次的联系,利用尸魁的阴尸之气加快【阴尸决】修行的法门

    一旦修成,除了加快修行之外,还能够提升驾驭的尸魁数量,以及对尸魁操纵的灵便程度,远超普通的阴尸宗弟子

    并对同修的尸魁的提升也有极大好处,同样能加快尸魁的进阶

    唯一的问题便是,修行【尸魁决】会在原有【阴尸决】带来的尸化上,再度加深修行者的尸化程度

    以至于方唐第一次翻看这份功法的时候都忍不住吐槽:“好家伙!这分明就是强行把自己打入尸魁内部,这才更好忽悠他们乖乖听话了吧!”

    玩笑话过后,摆在方唐面前的其实是一个相当沉重的选择

    此时他的修为已经达到炼气十重,阴尸决的造诣然已不浅

    或许是有【尸】羁绊加成,方唐虽然明显能够感受到自己身体各处都开始变得僵硬,但却依旧能够挥洒自如,并没有大碍

    可真正的问题在于,他真切的感受到自己身躯的活力在下降,虽有巨力傍身,却仿佛只是在卸下生者枷锁后,可以肆意挥洒的增强

    细细想来,代价何其巨大

    死意,逐渐在他的身体里堆砌,随着每一份法力的吐纳增长,随着每一道尸气的涌动,一点一点侵蚀着他原本充满生机的身躯

    方唐甚至开始怀疑是否自己的寿命都因这功法被消减了!

    “这就是本典型的噶韭菜式魔功,修成了你是宗门砥柱,修不成你就变僵尸去填补宗门底蕴……左右你阴尸宗都是赚呗!”

    方唐如此评价着,神情竟带着几分钦佩

    这阴尸宗的创始人绝对是一个种田流大师!

    ……

    玩笑归玩笑

    仅修行【阴尸决】带来的隐患都如此恐怖,若是再加上【尸魁决】的话,修行速度和法力是得到了提升,可越是变强,他就离生者的身份远了一步

    难道真要为了练功,把自己一个活人炼成僵尸么?

    方唐不禁问自己

    然而,刚问出来,方唐就发现自己其实没有选择

    如果放弃【尸魁决】的修炼,或许尸化程度会弱一些,但相应的他提升的速度和同阶段掌握的力量也会更弱

    可现在的他,最需要的就是时间和力量!

    突然冒出来的赵佳泽虽然是个可以利用的机会,但也同样刺激到了方唐,他的实力还是太弱了……

    如果只是这种水平的话,或许没等他完成鬼将军的嘱托,获得真正的自由,就要被阴尸宗这吃人的环境给碾死

    而且,若他同样也有炼气十二重的修为的话,处理那赵泽佳的方式也可以更多

    以计谋算计他人或许不错,但一切都必须以自身力量为基础,否则就是无本之木,一推就倒

    更何况,若是方唐修为境界足够高的话又何须受制于人?

    直接以力压人,随心所欲不是更爽快?

    越是运用计谋,方唐就越是觉得力量的重要

    所以,哪怕会加深自己的尸化程度,有着让自己在筑基之前就变成一具僵尸修士的风险,方唐也决定必须开始【尸魁决】的修行

    “在鬼将军所说的时机到来之前,我的修为至少要达到炼气十二重,一是实力需要,二是到时正好可借那地环境来突破筑基”

    “呵,尸魁决,尸魁决……这根本就是尸众那糟老头子为自己培养精英尸魁的法决吧!”

    方唐语气嘲讽,神色异常坚定,直接将李、张两具尸鬼棋子放出,以尸魁决秘法打入烙印

    一旁方靖同样上前站定,配合着方唐的法决

    作为兄长,也作为方唐的尸魁,他所能做的也只有配合了

    他,同样也需要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