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仙自走棋》正文 第三十三章 制衡
    “几位师兄拦住我的去路可有何见教?”

    看着这来者不善的几人,方唐淡定问道

    他倒是没想到在路上跟杨老头聊几句的功夫,那常公子就已经派人来堵门了

    不过这几人都只不过炼气后期,跟方唐相差仿佛,也就为首者有十二重修为,并没有他之前所担心的筑基修士,这样一来在宗门阵法下倒是不怕他们突然动手,正好周旋一二探探那常伟的打算

    “我等来意,你心知肚明……包家兄弟不过是公子手下的两条狗,那般废物死了也就死了,但打狗也得看主人!”

    “你先杀包龙,后杀包星,还敢截了公子赐给他的法器,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噢!原来如此,几位师兄原来是在那常公子手下办事,失敬失敬!”

    没等这人接着说下去,方唐作恍然大悟状,一边说着还上前拱了拱手,一副久仰大名的做派

    都说伸手不打笑面人,可这群本来就不怀好意而来的家伙却没有这想法

    其中一人冷哼一声直接开口:“哼!少在这装模作样,你事犯了,是想死还是想活?!”

    “谁准你说话的,闭嘴!”

    话倒是说得霸气,可刚一出口就被为首的那弟子给呵斥了回去:“公子不在我就是你们的首领,我不开口,你们谁也别乱说话!”

    “你……唐合分你不过侥幸比我等早一步突破罢了,公子从未开口许诺,你竟敢以首领自居!”

    “我看你是不把公子放在眼里!”

    “……”

    此言一出,顿时引得其他几人开口声援,显然早对这唐合分不满

    ‘好家伙!你们是来找麻烦还是来内斗的?’

    眼看着这几人就要在自己面前吵起来,方唐表面上毫无表情,心里却忍不住吐槽

    简直比包星还不靠谱!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看着这几个家伙,方唐不由有些同情那位常伟公子……手底下都是些这样的人才,日子应该很难过吧!

    不过话说回来,那常伟收手下到底是个什么标准,为何能如此精准地将这“卧龙凤雏”般的人才尽数搜罗到自己手下来?

    难不成他本人也脑子不……

    这边方唐思维发散,感觉自己似乎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脸上涌上些许怜悯的时候,这群人终于反应了过来

    “够了!”

    那唐合分被几个猪队友说得面色涨红,气息浮动,但多少还记得自己等人是来做什么的,当即一声怒喝止住了其他人的声讨

    本来他还想借这机会彻底奠定自己的在公子一众手下中的领导地位,却不曾想到这群人争权夺利压根不看场合,哪怕当着外人的面也依旧没给他半点面子

    见这几只疯狗越咬越起劲,连面前的方唐都露出怜悯之色,他这才清醒过来

    根本不给其他人再反驳自己的机会,唐合分直接向方唐下了最后通牒:“方唐,要么你献上尸魁自废修为,公子还可饶你一命,要么……你就去死吧!”

    一听这话,方唐并没有意外,反而有些惋惜:“这就不吵了么……”

    唐合分脸都黑了:“死到临头还耍嘴皮子功夫!”

    方唐一脸好奇:“那我倒想问问,若我自废修为的话,还能保住现在的内门弟子的待遇么?”

    “哦对了,家师尸众长老!”

    对面几人当即面露冷笑,毫不犹豫嘲讽道:

    “区区一个记名弟子罢了,金丹长老怎么把你挂念在心,都成了毫无用处的废人还想保持内门弟子的待遇,我看你就是痴心妄想了!”

    “你废人一个,也只配去与那奴仆为伍了!”

    “不过能保住小命已经是公子对你的恩典了,还不快快献上尸魁,再敢推三阻四,小心你性命不保!”

    眯了眯眼睛掩住那一闪而逝的怒意,方唐笑了:“啧啧啧……明明是做着跟强盗一样的事,还要让我感恩戴德,这面皮可真是堪比护宗大阵啊!”

    此言一出,顿时这几个家伙就炸了锅

    “你!放肆!”

    “竟敢如此编排公子,找死!”

    “口出狂言,寻死有道,去和包家兄弟作伴吧!”

    一个个跟方唐杀了他们亲爹似的,气的面红耳赤,激动不已,法力涌动,仿佛下一刻就要出手将方唐拿下

    可方唐却丝毫不慌,反而将两手一摊:“既然如此,那你们便动手吧!”

    “或许,有那常公子护着你们,宗门规矩也不算什么?”

    说这话时,方唐一脸真诚,好似真的期待他们能无视宗门规矩向他出手一般

    只是他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多出来的留影球,却将他的打算暴露无遗

    阴尸宗规矩,弟子不可互相残杀,违者必有重罚,至少在宗内是这般

    这几个家伙喊得起劲,可一见方唐手里这留影球,如遭冷水泼面,一时热血顿时退了下去

    本以为以公子之名头,再以几人之势威逼,这方唐自然能乖乖妥协,此法欺压普通弟子简直往无往而不利

    可现在,他们才发现若真有人不吃他们这套的话,接下来陷入尴尬境地的就是他们了

    只要他们动手,这留影球里记录的一切,就是铁证,到时绝对逃不了宗门刑罚殿的处置!

    当然,杀了方唐确实一了百了,也能将他的尸魁夺了

    可在宗内杀人,这是何等猖狂之事?恐怕不消片刻,捉拿之人就会到场,他们没有任何一个能逃得了干系

    常伟心性薄凉,他们办事不力反而违反了宗门规矩,不可能出手保下他们

    双方气势顿时反转,气势汹汹的唐合分一伙反而畏手畏脚起来

    一时空气陷入了沉默

    方唐开口了:“不动手?那我可就走了!”

    “慢着!”

    唐合分下意识喊住了他

    方唐转过头一笑,颠了颠手中的留影球:“看来唐师兄是想挑战一下宗门规矩了?”

    “不……”唐合分又缩了

    “告辞!”

    说着也没人来拦他,方唐不再理会他们,云头一沉,朝下方山头落去

    而唐合分几人看着这幕,面上满是挣扎,却终究无人先出手,最后眼睁睁看着方唐进了住处,没了动静

    “唐合分你怎不动手?!”

    最终,来自队友的埋怨打破了僵局

    “我动手?什么都要我去做,还要你们干什么?!”

    “就你这胆子还想当首领……”

    “你……”

    队内甩锅这就开始了

    制衡,除了宗门的规矩之外,这几位之间的离心离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