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仙自走棋》正文 第三十四章 奇怪的默契增加了
    哪怕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等人似乎从头到尾都没被方唐放在心上,反而还被对方给戏耍了一番,唐合分这群人心头恼怒之余,也还是没有胆子去破开方唐房屋的禁制,冲进去将他擒杀

    一群人在半空中纠结半响,最终还是灰溜溜的选择了离开

    “他们现在多半已经在想等我出宗完成任务时,要如何虐杀我了……只可惜,他们这一想法大概是没可能实现了”

    房屋里,方唐借助禁制目送唐合分几人离开,面带戏谑地说道,将手中的弟子腰牌收了起来

    不久前,易佰传来了消息,让方唐不必担心常伟的事,他已亲自前去拜访常伟,自会帮他解决

    “虽然不能排除是这位师兄主动护持我的可能,但以我跟他有限的接触来看,他根本不是那种会在意所谓师弟生死的人……”

    “看样子,那便宜师傅果然是对我有点想法啊……唉!又莫名其妙多了个要防备的人,也就还好他身为金丹几乎没可能亲自对我动手,不然我也别挣扎了,有啥想吃喝的尽量满足了自己,趁早上路吧!”

    方唐一脸无奈,如果有得选的话,其实他只想好好过完普通的一生,鬼才想跑到这么个危机四伏的世界来修仙咧!

    “如果不是时候还没到,真想快点完成任务早日脱身啊!”

    方唐在心里发出呐喊

    …………

    “公子,属下办事不力,那方唐……”

    请示过后,唐合分和几个同伴一进屋,头都不敢抬便立马跪地请罪

    “不用了!”

    没等他说完,常伟冰冷的声音就打断了他的话语

    一下唐合分在内的一众“卧龙凤雏”们面色就是一白,身躯开始颤抖

    唐合分更是立马就开始求饶:

    “不……公子!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只要等那小子出宗,我们一定能将他解决,把尸魁给您带回来……”

    “我说,不用了!”

    常伟的声音更加不悦,吓得他们心头又是一颤,正当他们还想说些什么以挽回过错,保住小命的时候却只听常伟语气一下缓和不少

    “易师兄,几个下人不懂事,让你见笑了!”

    直到这时,他们才意识到房里还有外人在!

    之前竟完全没有感受到另外一人的气息!

    连公子都要喊师兄,姓易……

    难不成是那尸众长老的首徒易佰?!

    传言难道有误,方唐那小子竟颇受尸众长老重视不成?!

    唰地一下,唐合分等人只觉自己心脏一停,冷汗止不住的冒

    你打人家小的主意,结果人家家长转头就找上门来了,这搁谁能不慌啊!

    更别说,易佰之名在宗内更是颇有分量,一众筑基弟子中,能与易佰相提并论的都在少数……相比对方,气海境的常伟只不过是一个小孩罢了!

    这等人物,常伟平时交好都来不及,又如何会去得罪

    本以为尸众和易佰他们这些人根本没将方唐一记名弟子放在心上,常伟才会是那副可随意拿捏方唐的做派,现在既然易佰都找上门来了,自然就不能照之前那般想法了

    可之前的事,既然做了且确实结怨,那就要有人担着

    好死不死,唐合分几人就在这时前来拜见请罪,这不就是现成的替罪羊么!

    唐合分几人这般心惊胆战,正是因为想到了这点,才会瞬间变得如此不堪

    真要被常伟当成替罪羊抛出去填了易佰、方唐的怒火,恐怕死亡都是最好的结局了……尸众的那座尸山可不是靠杀戮凡人积累起来的啊!

    正当这群人抖似筛糠,都快尿了的时候,易佰开口了:

    “无妨,既然只是误会,那我就告辞了”

    那冷漠没有波动的声音落入唐合分几人耳中,却仿佛仙乐般悦耳动听,只要对方没有追究的意思,以常伟好面的性格多半不会主动把他们给抛出去

    说着易佰也没有跟常伟寒暄的意思,就直接起身朝外走去

    “那小弟送送师兄”

    常伟连忙起身,口中说着就一脚将跪在面前拦住去路的唐合分踹开,跟上易佰一路将他送至屋外

    这时,屋子里也就陷入了暂时的空档

    跪在地上几人对视一眼,又望了望被踹飞出去爬起来重新跪好的唐合分,皆是嘿嘿一笑,眼里、脸上堆满了死里逃生的喜悦

    这一刻,这群家伙忘却了一直以来的各种竞争、矛盾,有的只是共同扑街,共同患难,共同死里逃生的快乐

    男人之间的友谊,就是来得这么莫名其妙

    很快,脚步声传来,几人身子一颤连忙收敛表情,跪得整整齐齐,像极了你当初晚自习聊天班主任突然出现时的帅气模样

    “哼!几个废物!”

    常伟重新回到屋里,看着跪在地上的几人气不打一处来,想起易佰突然登门时自己心中的惊慌更是面色难看

    他重新坐回位置,暗含怒意地扫了地上几人一眼:“保持对那方唐的监视,但没有我的允许,不要去招惹他”

    今天他算是在方唐身上栽了个跟头,死了手下,派人前去解决还铩羽而归,自己更是被易佰登门警告……

    他修行以来还从未在谁身上吃这么大的亏,方唐不死他心意难平!

    ‘而且我的四煞尸尚缺一角,搜罗那么久就没有比方唐手下那具尸魁更合适更出色的选,且当是给易佰一个面子,暂缓一段时间不动那小子……’

    常伟在心里盘算着,他如今功决还有进步空间,虽需填补四煞却非燃眉之急,完全可以押后一段时间再将方唐解决把那尸魁夺过来

    哪怕亲自出手也在所不惜!

    只要处理好首尾,有父亲在,别说易佰,便是那尸众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是!”

    唐合分等人自然不知常伟心中所想,尽管心中恼怒愤恨想向方唐寻仇,但既然常伟下令也只能苦着脸应下,心里却在想着是否能找个机会神不知鬼不觉将方唐给……

    这一刻,这一屋子几人,所思所想之事竟这般相同,方唐若是知道怕是少不得要道一句受宠若惊

    ……

    哈qui!

    揉了揉鼻子,方唐一脸期待将尸鬼包星从阴尸袋中放出

    以这家伙炼气十二重的修为来看,或许这具尸鬼能有着“一品上”的级别也说不定

    若是这样,方靖只差一只“一品中”的棋子,就能凑够晋升资源了,直冲筑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