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仙自走棋》正文 第三十八章 修为大进
    “哪怕走上了修行之路,我们方家的香火传承也不能因此断了,爹娘生前就没少念叨……”

    方靖瞪了方唐一眼,摆起兄长架子严肃说道

    方唐怎么都没想到,在故乡现代社会被催婚找对象也就罢了,怎么到了这仙道世界还能被催着结婚生子的!

    偏偏方靖所言他还没有道理去反驳

    念头转了转,方唐只得无奈说道:“若将来有合适的姑娘我必然不会放过,可咱们在这阴尸宗朝不保夕,哪来的闲心思想这些事啊!”

    方靖点了点头:“这倒也是,待我们完成鬼将军的嘱托,逃离阴尸宗后,你须得将此事提上日程!”

    话里话外的意思,还是惦记上了方唐传承子嗣的事

    “我知道了……”方唐无力应是,“不过说起来,我们两兄弟还真是惨,我被那便宜师傅盯上不知道做什么打算,你就被那常伟盯上了想夺去做尸魁……”

    随便说点什么想着将方靖的注意力转移,方唐却一下反应过来

    他被尸众盯上多半是因为【阴】、【尸】羁绊,而方靖被常伟盯上多半同样有羁绊因素,再加上融合了多颗棋子本源,稍一表现就能看出他作为尸魁的优异,被盯上也实属正常

    至于这里包星的死,方唐判断之下觉得或许都只是一个引子了,不然当初那唐合分等人也不至于一开口便是索要尸魁,他本人的生死反倒成了其次

    【修仙自走棋】给方唐带来好处,让他有了强大之机的同时,也让他惹来了许多不必要的觊觎

    福祸相依,诚不欺我!

    一想到这些威胁,方唐顿时没了扯淡的闲心:“开始修行吧!”

    “第一次尝试你悠着点,可别把我撑死了!”

    “你可说点好话吧!”方靖翻了翻白眼

    两人盘膝而坐,方靖两手搭在方唐肩上,方唐则同时运转【阴尸决】与【尸魁决】,催动方靖体内的烙印,与方靖配合吸纳他体内的尸气

    一切都进展地相当顺利

    尽管方靖晋升筑基,但在自走棋的联系下,【尸魁决】设下的烙印依旧坚挺,加上方靖的配合,调动他体内尸气渡给方唐的整个过程都很丝滑,两人气息也彼此交融,并无排斥

    直到那一缕尸气真正被方唐纳入体内……

    唰的一下,方唐就猛地睁开眼,那双目突出,面色涨红的模样,像极了个快被噎死的青蛙

    果不其然,哪怕只是一缕,那尸气也依旧是升华后的液态尸气,一进入方唐体内就对他的一身法力形成了碾压之势,如不是双方血脉相连,气息交融的话,恐怕方唐已经被那尸气撑爆了

    好在方靖反应迅速,在双方气息相连的情况下,立马控制住了自己的那缕力量,开始配合着方唐涌上来的法力一点一滴的分解、吸纳那道尸气

    仿若同本同源的力量,在方靖控制住了尸气之后,方唐消化起来并无多少阻碍,甚至只需稍一炼化,那尸气就完全化成了他法力的养料,推动他修为快速增长

    随着他将那道尸气消化完,方唐能感到自己的法力提升了近乎半成!

    这是何等的急速!

    这等效率简直比方唐见过的任何灵丹妙药都要高!

    当然这也是他作为一个穷光蛋本来就没见过多少丹药就是了

    但与此同时,方唐也明显感受到了那一缕尸气融入法力后对自己带来的影响,由于【尸】羁绊的存在,身躯的僵硬其实并不严重,但他发现自己的生机被死意进一步的侵蚀,虽很微小,但并不代表不存在

    而这一变化,显然是会随着他继续炼化方靖尸气而加剧的,若再多一些,量变带来质变,或许就是方唐彻底沦为僵尸之时

    感受着这变化,方唐稍稍沉默就是一笑:“再来!”

    见他坚持,方靖并未多说,再次从体内调出尸气渡给方唐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两人都小心翼翼,没再闹出差点撑爆方唐的危险事故来,炼化效率一下有了提高

    很快,一缕,两缕,三缕

    方唐的修为就在这枯燥的尸气炼化流程下高速提升着

    ……

    一月后

    “呼……出来透透气也不错,一直这么埋头修炼下去,我都有些控制不住身体的变化了”

    三月一次的期限已至,领了宗门任务,再度出宗的方唐在云上喃喃自语道

    此时他已打通了足少阳胆经晋升到了炼气十一重,而且法力充盈气息浮动,离打通最后一条经脉足太阳膀胱经,晋升十二重也只差一步之遥

    在方靖源源不断筑基尸气的支撑下,方唐的法力修为一路狂涨,原本艰难的法力积累过程在他这里变成了只要不断重复就能快速提升的事情,几乎没花多少力气便法力充盈,轻松打通了足少阳胆经

    提升速度如此之快,确实是一件让方唐振奋不已的好事

    但枯黄如草的头发,饱含巨力却些许萎缩的血肉肌体,苍白发青的皮肤,逐渐发黑变硬带着剧毒的指甲,乃至身体里逐渐透出的尸气死意都在提醒着方唐,这轻易得来的力量是有着代价的

    身躯的尸化是如此明显,方唐清楚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如果不能尽快突破至筑基,以突破之力重新整合一身尸功的话,恐怕他就只有沦为尸鬼一途了

    但继续枯坐炼化方靖的尸气实在过于危险,凡事过犹不及,出行稍微缓一缓,反而更有利于方唐接下来的突破

    “这次的任务是……嗯?”

    方唐回想着任务内容,突然眉头微微一皱

    几具尸魁传来的感知告诉他,身后有人远远缀着,不知作何打算

    “这气息有点熟悉……是他们?”

    “易佰不是已经警告过常伟了么?怎么这么短的时间,他们还敢对我动手……”

    “到底是常伟指使他们来的,还是他们的个人行为,特意趁着我出宗这机会来报我当初戏弄他们的仇?”

    这两者差距极大,方唐不得不慎重考虑

    “不过现在离山门距离不远,动手不合适,那就看他们愿意跟到什么时候吧!”

    方唐想了想,脚下黑云立刻加速,消失在了山峦浓雾之间